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刀破虚空第四百三十九章塔灵

2018-11-09 18:15: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刀破虚空 第四百三十九章 塔灵

莫名的记忆出现,雷炎心情法镇定,手中残刀颤颤而动。

眼前,槐桑古树伫立,宛若亘古就存在,流转着悠久的气息,周身丝丝火焰跳动。

这一株古树,曾经强大的可怕,为强一列存在,如今自斩,一切都回归到了原点。

一道黑色刀芒落下,宛若要划开亘古世界,璀璨绚烂。

看着雷炎挥动残刀,血冥子大喝道“雷炎小友,不可”

“不可”

……

血冥族之人焦急的大喝道,但雷炎却不为所动,脑海中的画面告诉他,一定要这样做,只有这样做,方才能知道,自己的生世,自己到底是谁的孩子,自己的父母是否还健在。

“给我醒来”

雷炎大喝道,刀芒落下,巨大的树干不断的颤动,数片叶子落下,化作火焰凋零。

原本枝繁叶茂,在这一刻,瞬间化作了光秃秃的树干,刀芒落下的地方,数道火焰游走,只见犹如房屋般粗大的树干上,开始出现丝丝的裂缝。

“呼”

看着并未出事的槐桑古树,血冥族众人深深的吐了口气。

一刀未果,雷炎在次举起残刀,想要再补上一刀。

这一刻,血冥子立刻上前,抵住了雷炎手中即将落下的残刀。

“雷炎小友,不可啊!你可知,眼前的古树,乃是蛮荒塔灵的守护者,不可动”

血冥子焦急的说道,心中不断的想着各种法子。

虽然不懂雷炎生世与槐桑古树有何关系,但护住槐桑古树,是必须的事,否则回到族中,定会被魔族其他分支谴责。

“前辈,此事,与你们关。我的生世,我必须弄明白,小时候的我,期待着,抱怨着,现在好不容易想起了一些,任何人,都法阻挡我,都不可以”

雷炎大喝一声,体内九大窍穴开,精血隆隆而响,如天雷炸响一般,血气翻滚而出,化作真龙在体表游走,吼动九天。

“给我破”

雷炎大喝道,手中残刀携带滔天血气,再次落下。

刀芒璀璨,所畏惧,一刀落下。

附和在槐桑古树上的火焰顿时被击散,刀芒携带冲霄血气落下。

“轰隆隆”

这一刀,差点将槐桑古树斩断,巨大的树干上,出现一大巨大的裂痕,丝丝神秘的气息流转,那气息,让雷炎倍感舒心。

看着即将倒下了槐桑古树,以及莫名的舒心,雷炎知道,距离真相,不远了夹持工具

随后,又是一刀落下。

那一刀,在血冥族众人惊讶的神色中速的落下,众人都别过了头,知道这一刀所带的后果,一定会震动魔族。

而雷炎,不喜不忧,一直盯着槐桑古树。

“道者涯,心平气和,方为处世之道,一切,风吹云散,你们也该离开了。”

就在刀芒即将落下的刹那,一尊树的虚影出现,枝桠一点,霸道的刀芒瞬间破碎,凋零一地。

那尊树的虚影,很矮,只有三米高,但伸展的枝桠,似乎尽,在虚空中缓慢的摇曳着,犹如发丝一般。

看着突然出现的虚影,血冥子恭敬的说道“塔灵前辈”

看着来人管链输送机
,雷炎并未停下手中残刀,依旧斩出。

困扰他数十年的秘密,就在眼前,若是不能知晓,这一生,他都会后悔。

曾经的他,人生天养,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期望亲情,只是他没有而已。

“够了,我不希望我说第二遍,你们离开吧”

看着依旧挥动残刀的雷炎,塔灵震怒,大手一挥,将雷炎震飞。

境界的差距,在一定的距离,终究法逾越。

“噗”

霸道的力量,将他体内窍穴封锁,一股神秘的力量游走,禁锢自身力量。

仙儿一步迈出,周身帝王道撑开,九尊帝王虚影出现,站在其身后,手中帝王剑犹如璀璨银河,闪烁着冰寒的寒光。

仅仅瞬间,仙儿的气势就提升到了顶点,虚空中,一道道涟漪爆发而,守护在雷炎的身前。

残刀中,血刀出现,此刻的他,身躯上被邪道下的禁制已然消散,回归到了曾经帅气的模样。

“老匹夫,你再敢动手试试”

血刀双手负于身后,周身流转着强大的气势,属于魔帝境界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蔓延开来。

在其身后,宛若有一片血域成型,一把把血色大刀飞舞,一对巨大的血色羽翼出现,缓慢的扇动着,遮天蔽日,血气冲天。

这一刻,他似乎成为了此地的主宰,神色犀利,如刀一般。

“你是谁?”

突然出现的血刀,令塔灵神色一沉。

而血冥族众人,双眼瞪得老大,因为他们早就知道雷炎体内有尊强者。

没想到却是一尊残魂,虽然是存在,但那气势,却是魔帝境,强大的可怕。生前,绝对是一尊敌之人,否则,给人的感觉,不会这么强烈。

“别管我是谁,有些话,不是乱说就可以。今日,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槐桑古树,好胆”

血刀大喝道,话语间,给人冲霄的怒气,双眼怒睁,身后血域,似乎有边的杀戮出现。

尽的血腥味,蔓延此地,萦绕在众人的鼻间。

区区异象,就能如此,让人惊叹。

血冥族众人不自觉的后退,空中,只剩下两人。

一尊虚影,一尊血影,相视而立。

此刻,雷炎吐出一口血,自地上缓慢的战起身,眼中没有愤怒,没有抱怨,一步步的迈向槐桑古树。

脑海中的残缺记忆,不断的侵扰着自己,让自己去做出抉择,让自己发疯似的去想,去了解。

而这一切,都因为他幼时所吃的苦,那常人难以承受的苦难。

“你不是我,所以你不懂。小时候,看着别人穿衣服,看着别人吃的饱睡的好。而我呢,睡破庙,穿别人扔掉的破衣服,这一切,拜谁所赐?我渴望亲情,渴望被呵护,这一切,有错么?我只想知道,我的生世,我只想知道,我到底是谁,雷炎?还是李炎,还是什么阿猫阿狗?这一切,有错么?”

雷炎仰天长啸,手中残刀再次挥出一道刀芒。

三千发丝风自动,白色的眼瞳如火一般,不断的跳动。摄人心魂,这一刻,雷炎犹如魔主,豪气盖世,面对至强者,所畏惧。

脑海中残缺的记忆,给了他莫大的勇气,给了他面对一切阻碍不放弃的强大精神支柱。

刀芒落下,塔灵再次动了,将刀芒凐灭。

下一刻,血刀动了,手中一把血色大刀出现,后背血翼扇动。

一道血河出现,尽阴灵嘶吼,杀向塔灵。

这一层的塔灵,修为乃是魔王境巅峰,但若是因此小视他,就大错特错。

蛮荒塔,有着神秘力量加持在塔灵身上,只要在塔内,就是敌的存在。

每一次挥动枝桠,都能引动蛮荒塔的力量。

霸道的力量化作一道巨大的磨盘,镇压雷炎和血刀。

旁边,仙儿神色一沉,眼中神曦流转,给人一种冰点的寒冷。

只见,九尊帝王顿时化为一尊,给人诡异的感觉。

手中的帝王剑,璀璨夺目,犹如一尊皓月持在手中,黄袍风而动,莎莎而响,三千青丝,犹如三千忧愁,化作惊艳的一剑落下。

但却法对磨盘造成任何的伤害。毕竟,那磨盘代表着整座蛮荒塔的力量,岂是轻易可破?

“为何要阻挡我,我只想知道我自己的事而已,为何要阻挡我”

雷炎疯狂的吼叫道,双眼如火眼跳动,看向槐桑古树。

“槐桑古树,早已自斩修为,至今还未通灵,若是被你伤其身躯,注定缘在拥有力量。不管是何事,百年后再来,一定给你一个交代,如何”

塔灵双手推动巨大的磨盘,镇压雷炎三人。

“百年?百年之后,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你以为,现在的枫月,还可以平安百年么?百年之后,或许我战死也说不定,让我如何可以等待百年”

雷炎不甘的怒吼。

乱世将起,若是心中的执念都法了却,如何一战?又为谁而战,为了虚缥缈的亲情非洲菠萝格
,去守护?

面对整座蛮荒塔的力量所形成的磨盘,雷炎所畏惧,身躯瞬间化作百米高的巨人,脚踩大地,头顶磨盘,双手向上撑,体内所有的力量,疯狂的涌动。

看着雷炎的样子,塔灵叹息一声,随后道“既然如此,我便给你机会,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不可动他,否则,必杀你。你也是聪明人,知道该如何”

随后,塔灵挥动大手,巨大的磨盘顿时散去,雷炎瘫坐在地上,双眼中,在这一刻,终于出现了激动。

嘴角上,挂着一丝微笑。

残缺的记忆,让他难以沉静,先前,只不过是强行抑制,不想让自己失去了方寸。

“老匹夫,这样做才对,一个孩子从小失去了亲情,你不觉得太残忍了么?还好你今天答应了,要不然,百年后,你们蛮荒塔,只能等着被镇压”

血刀傲然的说道,看向此刻的雷炎,心中愈发的想念自己的亲人与孩子。

“我蛮荒塔,万世不倒,何人能镇压?”

塔灵不屑一顾的说道,随后双手结印,一道若隐若现的光门出现,流转着神秘的气息。

百年后,蛮荒塔灵终认识到了血刀口中所说的镇压为何,那等憋屈,让他们今后,永远上了耻辱,被后人称之……这一切都是后话。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