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符文猎手第四十七章陌生人

2018-11-15 18:55: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符文猎手 第四十七章 陌生人

商业之神卢德恩绝对称不上是善良神祗,虽然处于中立阵营,但很多人都认为他更偏向于邪恶一方。品书(.vodtw.)传说他在成神之前还是一个半人半恶魔的混血儿,尽管卢德恩的祭祀一直对此予以否认,但仍然有一部分底层信徒对此深信不疑。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正是商人的形象在凡人心目当中的真实写照。

在这个神权与王权并存的战乱年代里,商人的身份地位一直处在比较尴尬的境地。他们早已脱离了平民的层次,却又不被贵族阶层认可。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亮丽,然而在真正的上位者眼中,无异于待宰的肥羊。

不过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商人们之所以不受待见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他们对于利润的贪婪。

从人类文明开始发展的那一刻起,对于财富的追求就已经成为推动文明前进的原动力,或者用某一位古代贤者的话来说,金钱即是万恶之源。以逐利为生的商人,自然就是掌握万恶之源的幕后推手。为了利益他们不惜铤而走险,将世间的一切公理正义都视若无睹。

“秩序是这个世界存在的基础,是我们的祖先在披荆斩棘探索世界的过程中,付出无数代价所总结出来的真理。贵族享受尊敬,近亲不能通婚,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如果只是为了追逐利益就可以破坏秩序,那么这种商人本身就是目光短浅之辈,不值一提。”

身穿着黑色紧身修道服的年轻人站立在山岗之上,任凭凛冽的山峰从自己身边席卷而过却面不改色。他的手中抱着一本嵌银金属封面的厚重书籍,五官如同精雕细琢的雕塑,比例完美,但却缺乏生气。

站在他身后的中年男子衣衫华丽,看上去不乏贵族气质,但是眉目之间的市侩气息仍然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

很多商人都不惜耗费重金换取一个贵族身份,不过这种身份通常都只是荣誉勋爵的虚衔。而且没有继承权,真正的贵族爵位必须经过国王亲自册封。

当然这其中也不是没有可以操作的余地,更加专业一点的方法是与拥有爵位继承权的贵族子嗣进行联姻,又或者把希望放到下一代人身上……

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商人们希望获得尊重与承认,就连商人们自己嘴上也是这样说的。然而实际上对于那些真正的商人而言,面子这种东西从来都无关紧要。

只有利益,足够的利益。才是商人唯一的原动力。

就比如现在,中年人背后那支满载着生活物资的商队。如果没有一个得到官方承认的身份,这种商队是不可能在雷霆要塞当中随意穿行的。带头的商队护卫高举着带有银锭堡标志的旗帜,这面旗帜就代表了雷霆要塞唯一的商业通行许可认证。唯一就意味着垄断,而垄断则意味着无法估量的利润。

对于年轻人的发言,中年商人并没有接话,他很清楚这位大人并不是对于自己产生了反感,这只不过是他一贯性的自言自语而已。

作为一名合格的商人,就要懂得察言观色和审时度势。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要懂得保持沉默。什么时候要锱铢必较,什么时候要淡然处之,这是一门深奥的学问。

“那些真正信仰秩序的暗月教徒绝不会给你这种忠告,因为在他们眼中,任何人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敢于玩火就要有玩火**的心理准备,只有自己真正得到教训之后才会留下深刻的印象。”

似乎是感觉到了中年商人的不以为然。年轻的修道士也就没有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他抬起头,望着翱翔在天空中的飞鸟,微微眯起眼睛。

“这支自称为流亡者的队伍能够从北境瘟疫中逃脱出来,果然是不那么简单。”

“听说这支队伍的领导者是一个漂亮的女人,还是一位高阶的魔法师。不知道高文大人您有没有兴趣和她见上一面呢?”中年商人捋着下巴上修剪整齐的胡须微笑道。

“既然你这样说,那就说明这个女人也不简单,有必要让我出面吗?”被称呼为高文大人的年轻修道士回过头,看了看中年商人的表情,不置可否地说道。

“以我们目前收集到的情报来看,那位小姐确实不是普通人物。”中年商人点点头说道:“蒂雅娜?兰斯塔特,自称是北方森林狼家族最后的血脉。而且也得到了大魔法师多莉娅的传承。不过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瘟疫爆发之前的森林狼家族并不存在这样这样一位小姐。唯一相似的只有森林狼公爵的小女儿米丽雅,不过那位小姐可没有什么魔法天赋。”

“你从哪里找来的情报?”高文有些诧异地望着中年商人,他在意的并非情报的内容,而是这份情报的来源。

要知道北方诸郡远在千里之外,正如埃尔之前从未听说过雷霆要塞一样,很多生活在南方的平民也未必了解三百年前开拓的北方领主。像银锭堡这样拥有官方背景的大商会拥有北方的情报倒是不足为奇,但就算是他们也不可能有足够的精力去搜集这种鸡毛蒜皮的琐碎情报。

区区一个女人的身份问题,为何会引起这些商人的注意?

“事实上,在这之前我们曾经从‘特殊渠道’收到过一封密函,密函的内容就是调查这位小姐的真实身份。”中年商人迟疑了一下,走进高文身边低声说道。

“特殊渠道?是谁有权限动用特殊渠道调查一个女人的来历?那帮家伙想女人想疯了吗?”高文皱起眉头,寒声怒道。

“密函的印鉴是来自于……响尾蛇。”中年商人低声说道。

“响尾蛇?斯奈克伯爵?”高文思索了一下,脸色微变。他直视着中年商人的眼睛,沉声问道:“他已经死了。”

“是的,不过那封密函就是在他临死之前发出来的。”中年商人叹了口气,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所以,您明白我在担心什么了吧?”

“这绝对不可能。”高文摇了摇头,脸色阴沉地说道:“**使徒的觉醒,已经给奥克兰特带来了无法挽回的灾难。不可能出现其他使徒……”

“现在这个世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中年商人苦笑道:“从潘多拉殿下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起,整个计划就已经偏离了轨道。我们银锭堡对此一直持有保留意见,然而现在看来终究无法置身其外。”

“你们之所以持有保留意见,只是不想提前下注而已,说白了还是担心风险问题。”高文冷哼一声说道:“不过你们的谨慎也是明智之举,现在的真理会已经被那位殿下完全掌控,所有的反对声音都被彻底抹杀,在这种时候像你们这样的外围附属也只能保持沉默。”

“恕我直言,高文大人。”中年伤人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道:“您说商人逐利这句话没错,但是我们也很清楚,没有养分的土地长不出粮食。现在国内瘟疫肆虐,局面已经糜烂。如果雷霆要塞再出现意外的话,奥克兰特恐怕前途堪忧。”

“你想多了。”高文摇了摇头,沉着脸说道:“从潘多拉出现的那一刻起,这个国家就已经敲响了毁灭的丧钟,玛丽薇安的消失只是延缓了最后崩溃时刻的到来。”

高文刻薄的语言令中年商人的脸色大变,然而他终究城府深沉,脸色几度变换之后,还是硬生生地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陪着笑说道:“无论如何,我们银锭堡都将守护雷霆要塞到最后一刻,这是先祖传承的使命。”

“先祖的传承?不要跟我开玩笑了,从你们的灵魂被金钱俘虏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抛弃了昔日的荣耀。”高文对于中年人慷慨激昂的说辞嗤之以鼻,不过既然对方愿意做出这种表态,他也懒得多说废话。

“您难道忘了么,当年建立银锭堡的先祖,不正是那个年代里最成功的商人吗?”中年商人哈哈笑道:“我们从未抛弃过信仰。”

“好吧,看在你还有这个自信的份上,我就陪你去探一探那个女人的虚实。”高文的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沉着脸低声说道:“不过最好不要耽误我的时间,你知道我这次过来的真正目的。”

“那是当然,如果您能确认那位小姐的身份最好不过,这样我们可以提前做好应对准备。但无论怎样,您这边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耽误,这次我们把最好的探测设备都拉了过来,绝对不会出现疏漏。”

中年商人转过身,指着自己身后的商队,殷勤地笑道。

“只是测量墓穴数据的设备用不着这么多货物作掩护吧?”高文眯起眼睛,看着前后不见头尾的商队驮马,意味深长地问道:“莫非你还真想和那群逃难过来的乞丐做什么生意?他们身上能有多少油水?”

“这您到不用担心,人口,本身就是最有价值的货物啊。”中年商人胸有成竹地笑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