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乡村闪小说四题

2019-05-16 18:57: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谷歌金山WPS将于年底提供下载
素菜首选莴笋木耳炒山药
苹果iPhone8包装盒已曝光距离发售不

洗澡

叔高大魁伟。婶娇小清瘦。

叔六十五岁那年,五十五岁的婶瘫痪在床。

阳光从山顶滑落,透过秋叶和炊烟,飘洒地坪,盈满了屋内的澡盆。叔笼罩在一片橘黄里,给婶擦拭身子。

婶爱洁净,虽然下半身不能动弹,却很少中东风汽车管理层否认与一汽合并
断洗澡。每次,都是叔从床上抱到澡盆里,象给婴儿洗澡一样细致地庇护。

一晃2十年过去了。曾经,儿女欲请保姆服侍婶。叔痛斥,保姆哪有我体贴?儿媳、女儿要给婶洗澡,叔大愠,你们没轻没重的,弄不好弄痛了你娘。此后,儿女再不提给婶洗澡的事。

叔八十五岁生日那天,儿女孙曾围了一屋,争相给婶喂水果。

叔起身,看看婶,突然眼前一黑,栽倒地上再没醒来。

鼓乐响起,儿女孙曾悲伤哭泣。

婶淡然地看着堂屋中央那具黝黑锃亮的长方形棺材。

下半夜,哀伤的旋律低回婉转,如雾似烟飘浮在村落。

晨刻,天边一轮毛月亮。

曲调缓缓沉落,夜歌声、炮竹声此起彼伏,堂屋一片肃穆。

<此花有毒!清明出行看见这花别乱摘
p>妆殓的白发老者拴上了门。

老者揭开棺盖,给叔妆殓。叔面容安祥,象是熟睡了。

儿女孙曾绕棺恸哭不已。

1声撕肝裂肺的哭声传来。

是婶扑过来了!

老头子,你走了,谁给我洗澡?婶的哭声很响,句句击痛人心。

婶不是一直坐在里屋床上?

婶能下地行走了。这一走又是十年。十年里,婶的生活基本上能自理,不要人服侍。

心涸

这年大旱,坳冲唯一的池塘干得只余一碟浅浅的浊浆,就像一张泛黄的锅巴,供全冲的人口牲口排队轮番舔食。

某天清晨,哈欠连天的村民提壶携桶排队取水。

“唉哟,哪个缺德鬼,把碎玻璃撒这里,害得老子割破了脚?”排在前边的汉子捧着脚大骂不休。这一叫,又有人沾染似的跟着“唉哟唉哟”哼起痛来。原来他们都踩到星星点点的玻璃碎片了。

一双双愤怒的目光扫向排在队尾的驼七。

“对不起,对不起了,是我家的三个淘气包玩‘家家’不当心打碎了瓶子。我来给您包脚……”

几个受伤的村民歪七扭八离开了,取水队伍继续向前蠕动。

又一大早。

“好难闻的一股尿躁味!一定有野孩子在池塘屙屎拉尿。”村民纷纷捂嘴拥鼻,低低地议论。

一双双鄙夷的目光齐刷刷地再次射向了驼7。

“昨天傍黑,我家几个小子放牛回来……这些教不变的猪,屁股都被我打烂了……嘿嘿,口干不怕牛尿水嘛。”驼七勾着头,嗫嚅道。

“这口塘是全冲的锅和碗,水脏了怎样煮饭做菜啊?弄不好要出人命的。”

“不如放水灌溉下边的梯田算了,秧苗快干死了。”

“……”

塘下的一丘丘梯田已布满拇指宽的口子,蔫头耷脑的秧苗让人心痛死了。于是,村民宁愿颠簸百余里挑水饮用,一致要求放水救秧。

旱季过后,所有稻田只有斯坦福招生官理查德-肖——世界不会因为你被斯坦福拒绝了,而否定你的价值和努力
驼七家的收获了金灿灿的食粮,其他皆颗粒无收。田块干裂如筛,根本存不了水。驼七家的田位于地势最低处。

握手

李书记的车队拐过了山坳,看不见影了,越山村民还站在粉刷一新的村部门前,回味与书记握手的幸福场景。

村长眉飞色舞:“书记回村看望乡邻,大家都想跟书记握手,但不可能人人都能握得上。亏得我们前天开了会,传达上级精神,作了部署。”

老邻居瞅着双手,1脸喜悦:“没握上的也不要失望,以后还有机会。叶落归根嘛。小时候,我跟书记一块放牛,下河摸鱼……后来书记当了官,进了北京城,就只在电视报纸上看到过他。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书记还没忘记我老邻居。”

6婶眼睛不好,边说边抹泪:“要说这李伢子啊,你们看我,过去喊伢子喊惯了,是李书记……他舍得吃苦,他人睡得香,他却在煤油灯下看书。他考上县中学,我送了鸡蛋给他补身子。你们刚才听到了,李书记紧紧握住我的手说,‘6婶,我一直记得您当年送我的鸡蛋’。我想跟书记多唠会儿,唉,人挤人的,却抓不到他那双热乎乎的手了……”

没握手的看着握上的,眼光饱含羡慕。众皆红云满面,不舍散去。

“李书记握我手了!还和我拉话呢。”提着簸箕的二傻从山坳跑出来,沿田埂上了公路,像中了彩票头奖般兴奋。

“说甚么?”村长不信。大家亦摇头。

“李书记下车了,主动握我的手,夸我们村卫生弄得好,干净,整洁。我说是啊,村上前天布置的,发了工钱,刷墙壁,捡垃圾……”

玉媛

岭沟村妇,名玉媛,生两女,皆已成年。

夫外出,女出嫁,空守老屋,孤寂难耐。便喂鸡,孵得鸡崽数十。房前屋后,鸡鸣声不绝于耳,煞为壮观。

有满叔种田,常助玉媛干活,盛饭散地饲鸡,说笑逗嫂欢颜,怡然自乐。

后夫死于工地,尸回堂屋。玉媛愣怔呆立,默然抱住老母鸡,轮番梳理其翅翎,无泪亦无言。

岭沟村人皆戳其脊梁。

小鸡渐大,换得柴米油盐,保持生计。满叔埋头做活,田地内外,使得力气之事,替嫂干完,从不声张。即使筛酒蒸蛋,也不留步。

也有媒人张罗满叔相亲,也有阔绰男人停滞玉媛门前久久不去,皆不合意。

母鸡渐见衰老,进食一日不如一日,昔时丰满之态,凸现佝偻之姿。玉媛心焦如灼,常暖鸡于怀,宛若婴儿。

过了数日,母鸡豆眼一瞌,永不睁开。玉媛恸哭,泪雨倾盆。

村民义愤填膺,高呼,老公去世没一滴眼泪,死了一只老母鸡却哭得死去活来……啧啧啧。鄙夷遍地。

克日,玉媛与满叔成亲。堂前屋后,鸡鸣声声响亮。

安准血糖仪多少钱
空腹血糖正常值范围
血糖多高是糖尿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