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山村野花開全文閱讀

2019-05-22 07:17: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稚琳聽了李軍的話,覺得他分析的有道理,但是,稚琳是有信心的。他對李軍笑著說:“我理解,謝謝您的引薦。山寨的人是忘不了你的恩情的!秦薇更是忘不了你的!”“你這個丫頭,跟你的伯伯也開玩笑。不過,我還真的希望秦薇能對我有好的印象。我很喜歡那個丫頭的。”李軍說。“李伯伯,您放心,我回去后一定會在秦薇眼前美言您幾句的。”稚琳笑著說。“丫頭,你就別逗伯伯了。秦微那么年輕,我可以當她的阿爸了!我是喜歡那個丫頭,也希望她對我有好印象,但是,我不能打她的注意吧!“李軍說。”嘻嘻,你可是當過市長的,怎樣也這么守舊?年齡跟愛情有關么?“”愛情?我這把年紀了,還談戀愛?你可不能逗李伯伯了。“李軍看著稚琳,心里想,你難道知道我人老心不老么?其實我也覺得我人也不老。”李伯伯,你才多大?你跟我的雪兒媽媽差不多,我的雪兒媽媽看上去不是跟姑娘一樣么?李伯伯,你不答應我去跟秦微說,你不會心思在我的阿媽身上吧!這可不行,我雖然很喜歡你,但是,我有阿爸。你可不能打我雪兒媽媽的主張,要是那樣,我的寨王爸爸怎么辦?你知道的,我的寨王爸爸雖然風流過,但是,他是很愛我的雪兒媽媽的!“稚琳一口氣說了很多話。”稚琳,你說什么呢?我怎么會想著雪兒?我是很喜歡你的雪兒的媽媽,但是,更多的是對她的敬佩哦。再說,寨王,你的公公,可是我的好朋友。俗話說,朋友妻,不可欺。你不能亂說了。我跟你雪兒阿媽,關系很純的。“李軍很認真的樣子。”我知道啦!你對我的阿媽很好,很尊敬。我還知道,你年輕的時候……“”你還說?我答應你去跟秦微說,行了吧!去吧,我等著你的好消息。”李軍說。稚琳告別李軍,去找人辦事了。稚琳沒有想到,李軍雖然沒有陪伴自己前往,但是,事情確切這么順利,主管領導看了她的方案后贊不絕口,表示一定會撥付專款支持山寨旅游業的發展,并當場拍板,會把山寨的旅游業開發當作全市旅游業的龍頭,列為重點項目。稚琳把這個消息告知了李軍,他也很高興:“你的事辦成了,你說了找秦微說的事,別忘記了。”“李伯伯,你放心吧!你就等著做新郎吧!我這就回去跟秦薇說。”稚琳說。“好,我也不留著你在這里玩了。你有正事要辦。”“沒錯,我有重大的事要辦!我們寨子里能有老領導去落戶,這是天大的喜事,更何況還是去當新郎官。”稚琳笑著說。“丫頭,你的嘴太厲害了。以后我真去了山寨安家落戶了,你這個丫頭可不準取笑我了!”李軍說。“我不是取笑,我是真心腸祝愿。”“好,回去吧!我都要趕著你走了。”李軍笑著說。“我知道,李伯伯是迫不及待了。好,我這就走。”稚琳說著告別了李軍,踏上了回山寨的路。稚琳回到山寨后,把好消息告訴了山寨的鄉親們,大家高興地不得了,他們說山寨能有今天,多虧了稚琳進山寨。雪兒當然也高興,她看著稚琳,心里樂呀!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自己的兒媳婦,比自己強多啦!稚琳當天晚上,約了秦薇,她看著秦薇,笑著說:“秦薇,你還是這么漂亮,你知道么?有人看上你了,晝夜想著你,他讓我跟你說說,看你同意不?他有些等不及了。說等到他過了七七四十九,就想跟你結婚。這事,我阿媽跟你說過的,你怎樣?愿意嫁給他么?他只是年紀大了點,人沒得說的。你也知道。”“我知道,你阿媽跟我說了的,我答應了。怎么,你這次進城去,他又跟你說了?”秦薇笑著問。“他讓我在你面前美言幾句,他可中意你了。秦薇,不要錯過這個機會,找個心疼自己的開明男人,好好地過日子吧!”稚琳說。“我還能有什么別的奢求?能過日子就行。再說,人家都說我克夫呢!他真的不怕這個么?”秦薇看著稚琳。“你說甚么呢?人家是有文化,有見識的老領導了,怎么會相信這個無稽之談?你放心吧。他一定會心疼你的。”“好吧,你告訴他,我愿意嫁給他。”秦薇笑著說。“這就好,我明天就給他,告訴他這個好消息。”稚琳說。兩個月后。太陽剛剛升起的時候,李軍住到了寨子里,他的家安在了寨子里。也就是這天,他要跟秦薇結婚了。這天,寨子里喜氣洋洋的,到處是歡聲笑語。沒錯,山寨后來發展快速,不但成了全市的重點旅游區,還成了全省的旅游勝地,很多外國人也是慕名而來,山寨里的美女們,更是精神煥發,楚楚動人了!鄭爽看著李軍笑著說:“李軍,你來寨子里就好了,我們兩人可以下下棋什么的,打發時間了。”“鄭爽,我想在寨子里辦一個老年人俱樂部,怎樣?”李軍說。“好,好!但是,你不是老年人吧!你要是說自己是老年人,秦薇可不依你!秦薇會把你當成壯年人用的。我們這里的俗話說,你呀,正是犁板田的時候,秦薇的兩塊板田,你可不能讓它荒蕪了!一定要勤快,勤犁田,知道么?”鄭爽笑看著李軍說。“你呀!老不正經!還是那末那個!”李軍笑著說。“我可是提醒你。哈哈哈!”鄭爽笑著說。雪兒看見李軍和鄭爽開心的模樣,走過來笑著問:“你們兩人可真開心呀!李軍娶媳婦開心是自然的,鄭爽,你笑聲朗朗是為什么?”“雪兒,你不知道,剛才鄭爽跟我說了,他說,你比秦薇那些年輕人還要有活力呢!你看,你的活力傳到了鄭爽的身上,他能不樂么?”雪兒笑了笑,看著鄭爽,她知道,山寨里以后的歡歌笑語會更多!雪兒雖然知道以后的歡歌笑語更多,但是,自己跟鄭爽要想回到從前,可能很難了。自己已知道鄭爽有很多對不起自己的事,自己是不可能全部放下的。特別是她感覺到了,鄭爽居然玩弄了秦微姐妹,或者,還有她們的母親,這是什么?畜生呀!雪兒見李軍說到自己跟鄭爽的事,她走開了。晚上的時候,鄭爽問雪兒:你怎么回事?我跟李軍下棋,高興呢!他說你跟我,你怎么就走開了?難道你不想跟我有著歡聲笑語么?我想,但是,你想么?你是不是想跟別的女人有著歡聲笑語?雪兒說。“你!老夫老妻了,你怎么還說這些?以前,你不是這樣的。”鄭爽說。“以前?哼!之前我甚么都不知道!”“我不是已經改了么?”“改了?犯錯了,改了就甚么事兒都沒有了么?我是不是也犯錯幾次,然后,我對你說,我改了!”雪兒想著鄭爽的事,氣上來了。“雪兒,兒子都結婚了,你別這樣了,好不?”“我怎么樣了?你做得,我還說不得了?”“唉!雪兒,你怎樣就一根筋了?想當年,你是多么地開通。”“我什么都不管你,就開通了。我讓你跟別的女人亂來,就開通了,是不是?好了,不想跟你說了。”雪兒說著,到了自己的房間,關門。雪兒跟鄭爽已經有好幾天分開房間了。鄭爽看著雪兒的房間,心里很不舒服,他嘆息一聲,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李軍看著秦微,笑著說:“我今天跟寨王下象棋,說到你和雪兒,我說雪兒比你還有活力,雪兒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不說話,走了。我看寨王臉色也不好,怎么回事?”“你問我怎么回事?我怎樣知道?真是的!”秦微心里驚了一跳,難道李軍知道自己以前跟鄭爽的事么?他這是對我旁敲側擊么?哼,你知道又怎么樣?你不就是一個退休干部么?你以為你誰呀!說實在的,你跟我結婚,是給我快樂過,但是,跟鄭爽相比,差得遠了!“秦微,你這是怎樣了?你怎么也不高興了?”“我不高興了么?”“固然不高興了!我這個還看不出來?我還當甚么副市長?”李軍心里犯嘀咕了,“難道秦微跟鄭爽那個風流寨王也有事?怎樣可能,秦微這么年輕,他不會吧!難說!要不,那時候,調動他,都不愿意離開寨子,原來,寨子里的女人都跟他有一手?”李軍這樣想著,心里也不舒服了。“你當過副市長很了不起,是否是?看不起我了,是不是?”秦微說。這類口氣,什么意思?她是不是覺得我不該問她和雪兒還有鄭爽的事?這么說來,他們真有事了?李軍想到這里,心里可不舒服了。自己的女人,跟鄭爽有事,這是什么事?自己的女人可是鄭爽的老婆介紹的!難道,雪兒故意的么?我的天呀!我以為雪兒很單純,想不到,她會這樣耍心機?李軍看著秦微,生氣地說:“誰看不起你了?人,只有自己看不起自己!”

色即是空女星宣布结婚公然多张婚纱照帝国之子光熙自曝床照深情眼光迷倒粉丝不爱我就拉倒但张杰这个微视代言手势舞你一

辽宁葫芦岛发生山火正在救援 山上林木茂密种植有苹果树
减持玩“花式” 股民被搞懵
夏联首战砍10分5篮板周琦这是对我自己检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