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北齐将宠妃脱光衣服供人观赏的奇葩皇帝

2019-06-30 13:30:3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高纬让冯小怜裸体躺在朝堂上,以千金一视,让大臣都来一览秀色。“玉体横陈”的典故即来源于此。

南北朝时北齐建国十七年后,高纬即位,史称北齐后主。高纬昏庸无度,宠信萧长鸾、穆提婆等人。后宫佳丽如云,乐人曹僧奴的两个女儿被选入宫。大女儿因不善淫媚,被高纬剥碎面皮,撵逐出宫。小女儿善弹琵琶,又能讨得高纬欢心,不久册为昭仪,极受宠幸。高纬给曹昭仪筑隆基堂,雕栏画栋,极尽绮丽。皇后穆氏含酸吃醋,想设法除去曹昭仪。便诬陷曹昭仪有厌蛊术,高纬就将曹氏赐死。谁知不多久高纬又宠幸一个董昭仪,再广选美女,并封为夫人,恣情淫欲,通宵达旦。穆皇后更弄得没法,每天只好与从婢冯小怜哭诉内心的不满。冯小怜貌美聪慧,精通乐器,且工歌舞,便替穆后想出一计,情愿以身做诱饵,离间诸宠。穆后没别的办法,就答应了。

齐主高纬见冯小怜冰肌玉骨,艳明如玉,不由的神魂颠倒,一番云雨后妙不可言。从此坐必同席,出必并马,尝自做无愁曲,谱入琵琶,与冯氏对谈,嘈嘈切切,声达宫外。时人号为无愁天

岳飞为什么必须死宋高宗为什么一定要岳飞死

子。高纬深幸得此冯美人,册为淑妃,命处隆基堂。冯淑妃虽奉命迁入,但因为曹昭仪旧居,恐非吉征,特令拆梁重建,并尽将地板反换,又费了许多金银。齐主纬毫无异言,纵教冯小怜如何处置,一体依从,所有内外国政渐渐荒废。

网络配图

齐主高纬极为昏聩,政权委托一群奸邪小人,甚至宫里所养的狗、马、鹰,都有和郡守一样的名号,还得食禄。侍奉高纬的宫婢都获封为郡君,宫女宝衣王食者500多人,一件裙子的花费价值万匹布,一个镜台花费千两黄金,衣服只穿一天便扔掉。大兴土木,在晋阳做十二院,西山造大佛,一夜间燃油万盆,劳费数亿计。还制作公母马交合用的青庐,马饲料十几种之多,高纬“具牢馔而亲观之”。在齐国有钱就可做官,有钱就可以杀人无罪。高纬看戏过瘾了,动辄赏赐巨万。不久府库积蓄匮乏,民不聊生,国内很多百姓都成了乞丐。高纬专在华林园旁,设立一个贫儿村,自穿褴褛的破衣服,向人行乞,以作为笑乐。他仿造民间市场,自己一会儿装卖主一会儿装买主,忙乎不停;仿建一些城池,让卫士身穿黑衣模仿羌兵攻城,他用真正的弓箭在城上射杀“来犯”的“敌人”。

高纬与大臣们议事的时候,也常常让冯小怜腻在怀里或把她放在膝上,使议事的大臣常常羞得满脸通红,话说得语无伦次。据说冯小怜的玉体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在冬天寒冷的季节里,软如一团棉花,暖似一团烈火;在夏天溽暑炙人的时候,则坚如玉琢,凉若冰块。或抱、或枕、或抚擦、或亲吻,无不婉转承欢,是一个天生的尤物。“独乐不如众乐”,高纬认为像冯小怜这样可爱的人,只有他一个人来独享她的美艳风情,未免暴殄天物,如能让天下的男人都能欣赏到她的玉体岂不是美事。于是让冯小怜裸体躺在朝堂上,以千金一视,让大臣都来一览秀色。“玉体横陈”的典故即来源于此。

有人告发南阳王高绰的暴行:高绰在定州任上姿情淫暴,见一妇女抱小孩在路上走,上前夺掉妇人怀中小孩,丢在地上喂他养的波斯狗。妇女号哭,高绰大怒,纵狗咬妇人,狗刚吃饱小孩,不去咬,他就把小孩身上的血涂抹于妇人身上,众狗一扑而上,把妇人撕裂食尽。两位兄弟见面,高纬马上就为高绰去掉枷锁,询问他在定州时有什么事最开心。高绰说:“把蝎子和蛆混在一起观看互相啮咬最开心。”高纬派人连夜搜寻蝎子,早晨时获得两三升蝎子,放进一个大浴盆,绑缚个人放进去,一同看那个人被蜇得号叫翻转。高纬大喜,埋怨高绰

谜团巨鹿之战是司马迁刻意夸大的

:“这么好玩的事,为什么不早派人告诉我知道。”

消息传入周廷,北周武帝宇文邕亲率六军伐齐。共六万兵马,向长安日夕进发。

网络配图

齐主高纬正与冯小怜在天池打猎,警报从早晨至中午已来了三次。高纬居然说:“只要小怜无恙,战败又有何妨!”齐国的右丞也斥责士兵道:“皇帝正游猎为乐,边境稍有战争,乃是常事,何必急急奏闻?”到了晚上,平阳报称失守,高纬也开始不安起来,便想集将卒抵抗。冯小怜兴致未尽,还要接着游猎。于是又猎了好长时间,获得几头野兽,方才尽兴而回。

第二天高纬大集各军,出兵迎战周师。他打仗也不忘带着爱妾,命丞相率前军先进,自己同冯淑妃后行。严冬将届,北周军队已经退回长安。齐主听说周已退师,便攻打平阳,妄图收复。北齐兵为收复失地,抵御外侮,个个奋勇争先,挖掘地道,架设云梯,昼夜猛扑。毁去城堞与城墙,挖地道进入城下,城墙塌了十余丈,将士们打算乘势攻入,然而高纬却敕令暂停进攻。原来他听说晋州城西的石头上,有圣人留下的痕迹,他打算与冯小怜一同去观看。冯小怜画眉刷鬓,抹粉搽脂,对镜顾影自怜,好多时才姗姗来迟。然而那城墙缺口处,早已被周朝守兵用木为栅,堵塞得十分坚固。齐兵失去了大好时机,士气十分低落。高纬又怕城中射下的弩矢伤及爱妾,便抽出本来就不多的攻城木具,拆了筑造一座桥,他与冯小怜得以登桥遥视。不料桥不坚固,禁不起人来人往,突然间坍了。当时高纬与冯小怜正在危墙上面,差点做了水底鸳鸯。古代军队本来就视妇人从军为不祥之兆,心理上已有必败的暗示。这时周朝诸军八万人直趋平阳。齐兵士气却极为低落,均无斗志。两军兵刃初交,高纬与冯小怜并骑观战。见周军如潮水一般,

为何清朝后半期皇后都不住在坤宁宫

齐左军似乎难招架,向后倒退。

冯小怜遽然变色道:“败了!败了!”

穆提婆道:“皇帝快跑!”高纬便挈冯小怜往后就跑。

开府奚长谏阻说:“半进半退是用兵的常事,现在军队未曾伤损,陛下却骤然返驾,恐怕陛下一动,人心散乱,军旅不可复振!那才是不可挽救了!请陛下速西向镇定各军!”

高纬沉吟多时,武卫张常山来报齐主道:“军已收讫,完整如故,围城兵仍然不动,陛下即宜回至军前!”

高纬勒马欲回,穆提婆拉着高纬的右肘道:“此言未可轻信。”

此时冯小怜又在一旁做态,柳眉锁翠,杏靥敛红,一双翦水秋瞳,几乎要垂下泪来。弄得齐主仓皇失措,不由的扬鞭再走。齐军失去皇帝,顿时大溃,死亡至万余人。齐主高纬奔至洪洞,才停下来,冯小怜揽镜照影,重匀脂粉,突闻后面又报追兵大至,便上马再往北逃。其间高纬忽发奇想,让太监化装回晋阳取皇后衣饰,封冯小怜为左皇后,在逃跑途中让小怜穿上皇后礼服,反复观瞧欣赏后接着奔逃。

网络配图

兵败如山倒的北齐军队一路狂奔数百里,退回了晋阳,周军长驱而入,逼近晋阳,高纬打算弃城北奔突厥。大臣们一再谏阻,齐主不听,夜开五龙门出走。晋阳是北齐实际的政治和军事中心。从史书上可以见到:北齐皇帝一次次从晋阳出发征讨北周和北方的几个游牧民族,又一次次在战争结束之后率军返回晋阳。有一件事情很能说明晋阳对于北齐的重要性,就在先祖高洋自立前夕,领披甲将士八千人向东魏孝静帝辞行。望着高洋远去的背景,曾经被高澄辱骂殴打却无可奈何的孝静帝哀叹道:高洋看来不能相容于我,我真不知道会死在哪一天。年仅二十岁的高洋之所以如此的飞扬跋扈肆无忌惮,无非就是因为他牢牢掌握着难与争锋的晋阳这一军事重镇。然而高纬却轻易放弃了前代数十年苦心经营的地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