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四八七章 解决问题的终极方法

2019-10-12 22:39:4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四八七章 解决问题的终极方法

虽然卢卡并不是在清醒的状态下,他也能明白,这样的感觉极不真实。但脑子里那个声音拥有一切让他信任的特点,让他完全没有抗拒的意识。

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

在身体和精神完全放松下来的时候,如果被狠狠扇上一下,疼痛感也是加倍的清晰。

此时,卢卡就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么一下,还顺便附送了闭嘴那刺耳的喊声,震得他耳朵一阵鸣响。

他用手指使劲揉了揉耳朵,脑子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状态有多不正常。

“白痴法师!赶紧清醒一下!用魔力流护住你的脑子!”闭嘴仍然在大叫,“要是早知道有这种事,应该让你学个精神防护的。”

“这是怎么回事?”卢卡问道。

“怎么回事?我们被攻击了!你看不出来吗?”闭嘴说道。

“用精神类的法术?难道是多兰干的?”卢卡想不出在沸腾海,还有什么人能有这样的本事。

“不像。”闭嘴摇了摇头,“他那把琴没这么大能量,而且他一般都是用声音作为引导媒介的,不像这次,是用气味。”

“你也闻到气味了?”卢卡问道。

“是啊,一股烤得香香的坚果味道,”闭嘴砸吧了一下嘴,似乎还在回味,“要不是我根本不是生物,没有可以被影响精神中枢,早就跟你一样起不来了,更没办法把你叫起来。”

卢卡看了看它,猛然想到另一个问题:“如果我们俩都被攻击了,那其他人呢?会不会也是一样?”

他大步走向门口

,推开门来到走廊,推开最近的一扇门,那里是丹尼尔和克里特所住的客房。

从外表上看,他们两个似乎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不管卢卡是在他们耳边大吼,还是用手啪啪的拍脸,都无法把他们叫醒。

“我也叫不醒。”闭嘴摇了摇头。

“那你是怎么叫醒我的?”卢卡问道。

闭嘴说道:“你是个法师好不?我那种特定频率的叫声,配上用翅膀扇你脑门的动作,可以让你体内的魔力流产生共鸣,把这种外来的魔法能量驱散出去。”

卢卡皱了皱眉头:“用翅膀扇应该不是产生共鸣的条件吧?”

“不做这个动作我叫不出那声音来,不行吗?”闭嘴歪着头说道。

“好吧,你说了算。”卢卡早就习惯不跟鹦鹉去争论这些,他转身看着沉睡中的那两个人,“可是他们俩怎么办?”

“不知道,先去看看其他人吧。说不定这效果只是针对人类,嗯,还有幽灵的呢?”闭嘴说道。

卢卡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查看过去,不光是他的人类船员,包括侏儒、地精和半巨人,甚至身为永恒之火的诺拉都一样陷入了沉睡。

他又用窥视之眼在上面几层看了一圈,岛上守备队的木精灵们也没能幸免。

“全都睡着了,这怎么办?”卢卡有些着急了。

“一般来说,如果你没有能力对付某种魔法效果,那还有一个终极的解决方法。”闭嘴说道。

“是什么?”

“去解决掉使用这个法术的人,”闭嘴停顿了一下,觉得这里似乎并不只是人类,又补充一句,“或者其他生物。”

“那也要知道到底是谁在用这个法术啊。”卢卡说道。

“我先声明啊,”木精多兰的声音从他身边的一扇窗子外传来,“我不是你们说的那个‘其他生物’。”

“啊?”卢卡没听明白。

“我是说,这事情不是我弄出来的。”多兰解释道,“我刚才一直在海岸上扎根,看见这里有变化才过来的。”

“可你好像并不受影响。”卢卡隔着窗子打量着他。

“因为他是一根木头啊!”闭嘴说道,“你见过谁去催眠木头的?”

不光是木精,其实闭嘴作为一个魔法装置,也是不会被催眠的。不仅是他们俩,如果送到黑市去的那个岩石巨人也在此地,大概也不会受这种效果影响。

“可是,”卢卡皱了皱眉,“如果真如你所说,诺拉就是永恒之火的话,她怎么也睡了?难道火焰能被催眠?”

“永恒之火没有实体,她的实体仍然是一个火精灵,只是内核是永恒之火而已。”多兰说道。

“那么,到底是谁在施放这种法术呢?”卢卡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原点。

“不是法术,是魔法效果。”闭嘴纠正道。

“有什么区别?”卢卡问道。

“这东西是由没有经过提炼的魔法能量散发出来的,这么做的效率级低,有经验的法师用法术达到同样的效果,消耗大概只是这个的几百分之一。”闭嘴说道。

“也就是说,有人坐拥极大的魔法能量,但是不会善加利用?”卢卡感觉这情况似曾相识,在闲田岛侏儒和地精的两个传送箱里,就有过这样的能量。

“那个,我能插一句吗?”多兰完全没听懂他们俩在说什么,只是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现在的情况,免得他们一直陷在这种学术讨论的氛围里,跟被催眠好像也没有多大区别。

“什么事?”卢卡问道。

“我刚才说,我是看见这里有变化,才过来的。”多兰指了指脚下。

卢卡从窗口探出身去,看了一眼问道:“怎么?你要找人擦鞋?这恐怕有点难度,那些精灵全都睡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多兰无奈的摇头,“你出来就看见了!”

没等卢卡说话,闭嘴先从窗口飞出去,盘旋了一圈,在空中大声喊道:“白痴法师!快出来看啊,真的有变化!”

卢卡也跟着从窗口翻了出去,向周围看了一圈,似乎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到这边来,那里看不见的。”多兰说着,向后退了几米。

卢卡半信半疑的跟着他走过来,站在他身边问道:“哪里?”

多兰指了指他的身后。

他转过身去,发现刚才自己所站立的地方,从地下泥土和岩石的缝隙里,透射出明亮的紫色光芒。

“这就是菲尔所说的,有问题的地方会发出紫色的光?”卢卡揉了揉眼睛说道。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什么地方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专家简介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手术价格表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专家在线门诊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路线查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