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小修行 735 小偷男

2020-01-15 15:29: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修行 735 小偷男

跑到一半的时候,长线被压下去,弯成一个弧形。

潘五在高处笑着看下来,司其大喊:“带我上去。”

潘五往下落了一点,右手握住细线,刷地一下,沿着细线向下滑落,很快来到司其面前,伸出左手一抓,同时放开翅膀,带着司其飞向高处。

很快回到风筝那里,潘五却是笑着不放手。

司其说要像他刚才那样。

潘五摇头:“我只能管住自己,你……有点重,一压就下去了。”

“你说我胖?”司其怒道。

潘五咳嗽一声:“没有,没有!”

司其低头往下看:“没意思,我要下去。”

潘五恩了一声,送司其回到地上。

落地后,司其拢拢头发:“怎么回来了?”

“我现在是天下第一人,高手寂寞啊。”

司其笑了一下:“这院子,我买下来了。”

“你能买下来?”谁敢买潘五的院子?谁又敢卖潘五的院子?

司其看了他好一会儿:“好吧,是借住,我说你是我朋友,你让我来住的,他们就同意了。”

“他们?”

“你认识的,秦烨和皓月。”

潘五苦笑一下:“一个院子而已,竟然要得到皇帝允许才能住下?”

“反正我是住下了,每天都有人送菜过来,有时候,皓月公主也会过来。”

“她来做什么?”

“你什么表情?干嘛?”

潘五摸了下自己的脸:“表情?什么表情?”

司其说:“人家来做客不行啊?还问来做什么?难道不能来?”

“她现在是大元帅,西面在打仗,还有时间来找你聊天?”

“打呗,什么时候不打?他们打他们的,我过我的。”

潘五琢磨琢磨:“小鱼呢?”

“不知道。”司其说:“对了,有几个姓武的人来找过你。”

武?潘五说:“不就是外面那个村子么?”

司其又说不知道。

潘五想了一下:“未必是找我,也许是想看看新主人是谁。”

俩人胡乱说会话,司其忽然问起唐天川的事情:“唐师去灵地了么?”

“去了,一上岛就被打跑了,现在又闭关了。”

想起自己去灵地时的遭遇,司其琢磨琢磨:“还是现在这样最好,什么都不想,只求平安、快乐。”

潘五没接话。

修行到他现在这样,对世界的了解又有不同。司其说是平安快乐,先不说是否正确,只说这种想法,不过是种希望。也是一种哄骗自己的手段。

真正忙的人,真正有作为的人,脑子里断断不会出现这种想法。

只有太过空闲,甚至是没有追求,才能胡乱琢磨。比如潘五自己。

司其又问:“你还去灵地么?”

潘五说去。司其就问什么时候。潘五摇摇头:“饿了。”

“吃饭,我会做饭了。”司其拽着潘五跑去厨房,而在高天中,那个大风筝还在飘荡。

司其确实会做饭了,简单几道菜放到桌上,又有一坛老酒:“我觉得这里比天机阁好。”

饭后,司其说海陵城有夜市,可以去看看。

有夜市,就代表着国泰民安,代表着繁荣昌乐,治安良好。

潘五回想一下从前:“你去么?”

“去过两次,不过……每次都打架。”

潘五就笑:“谁让你太过美丽的。”

司其问:“你想去么?”

“你去我就去。”

于是就去吧,去院子里牵来两匹马,两人骑马前往海陵城。

路过武家庄的时候多看一眼,司其说话:“听皓月说,他们早搬家了。”

潘五点点头。

跟上两次一样,这次逛夜市又打起来了。

司其太漂亮,虽然遮着面纱,可总有人跟在后面,又追去前面回头看,还有人想要看清楚面纱下面的容颜。

虽然未必会动粗,可是来来的,司其难免会不高兴,然后就随便打两个人,就此结束夜市之旅。

算上这次一共三次,每次情况都大同小异。

男人好美色是一定的,总有年轻男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想要一亲芳泽。

这个世界,总有很多自我感觉太过良好的人。有的男人明明什么都没有,偏生幻想着被美女看中,有着王八看绿豆的幸运。

事实是,这种情况或许会发生,但一定与你无关。

在夜市前面有几家酒楼,存好马匹,俩人沿街而行。

有了跟班的,司其不停发号施令:“我要吃这个,我要吃那个,我要买那个,我要买这个。”

一通忙碌过来,潘五先后见到两个小偷,还真有胆子大的,猛往俩人身边凑。

没一会儿,司其就不高兴了,问潘五:“打断了?”

潘五笑道:“暴力,真暴力。”

司其冷哼一声。

司其不但好看,声音也好听。她一说话,附近男人赶忙转头来看。

真是古往今来难以解决的难题,男人如何能不好色?

不过么,爱美之心谁都有,女人也喜欢看俊男不是?

反正是有了想法,就容易冲动。

到得后来,司其真的是打断了两个人腿脚。

出来夜市后,俩人取了马匹,然后出城……

回去的道路很黑,只有星光陪伴。

只是走着走着,刚刚走出几百米远,司其勒马停步:“前两次没遇到过。”

潘五举起右手:“这些是你的。”他还拿着司其买下的许多东西。

他们不走了,前面忽然响起声口哨,从黑暗中走出来七八个壮汉。为首一个竟然拿把折扇,走过来打量二人。

潘五问话什么事?

拿折扇的白痴让司其摘掉面纱。

潘五和司其不说话了。拿折扇的白痴就折腾的更加离开,先说一通狂话,眼见潘五没有反应,以为被吓傻了。这才下令抢人。

结果一定是倒霉了,拿折扇的家伙被杀死,一群壮汉被打断手脚。

离开这里后,司其问话:“男人都是这样么?”

“绝大多数男人不是,但是总有个别坏人色胆包天。”

“你怎么不是这样?”

“我胆子小。”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马蹄声在黑夜中轻轻送远,竟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总算回去潘家大院,关门后,司其说话:“我住在你原先的屋子,你住哪?”

哪里都可以住,这件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司其来到潘家大院住下,更是住在潘五以前住过的房子里面。

潘五想了一下回话:“我住的房子早拆了,现在的房子是按照以前的样子重建的。”

司其沉默片刻:“知道了。”说完离开。

看着司其进屋关门,房屋里亮起烛光。

潘五看了好一会儿,刚想去别的房间,白鳄鱼来了,好像头猪一样快速拱过来,是在表达它的不满。

潘五抱住,轻拍脑袋,找个房间住下。

从这天开始,潘五留在潘家大院。

想起以前忙碌制造鲸黄丹药的时候,还有匆忙喂养五百多头小战宠的时候,总是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那一切过去太久,好像是前世一样。

在潘五回来的第三天,皓月公主来了。

生在皇家,便是不由自己。

皓月公主的目的很明确,留下潘五。

前次,潘五在汉水寨出现过,皓月公主马上带兵过去,到处寻找一番没找到人。又让人去姜国打探消息,同样是没找到人。

潘五和司其不说话了。拿折扇的白痴就折腾的更加离开,先说一通狂话,眼见潘五没有反应,以为被吓傻了。这才下令抢人。

结果一定是倒霉了,拿折扇的家伙被杀死,一群壮汉被打断手脚。

离开这里后,司其问话:“男人都是这样么?”

“绝大多数男人不是,但是总有个别坏人色胆包天。”

“你怎么不是这样?”

“我胆子小。”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马蹄声在黑夜中轻轻送远,竟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总算回去潘家大院,关门后,司其说话:“我住在你原先的屋子,你住哪?”

哪里都可以住,这件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司其来到潘家大院住下,更是住在潘五以前住过的房子里面。

潘五想了一下回话:“我住的房子早拆了,现在的房子是按照以前的样子重建的。”

司其沉默片刻:“知道了。”说完离开。

看着司其进屋关门,房屋里亮起烛光。

潘五看了好一会儿,刚想去别的房间,白鳄鱼来了,好像头猪一样快速拱过来,是在表达它的不满。

潘五抱住,轻拍脑袋,找个房间住下。

从这天开始,潘五留在潘家大院。

想起以前忙碌制造鲸黄丹药的时候,还有匆忙喂养五百多头小战宠的时候,总是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那一切过去太久,好像是前世一样。

在潘五回来的第三天,皓月公主来了。

生在皇家,便是不由自己。

皓月公主的目的很明确,留下潘五。

前次,潘五在汉水寨出现过,皓月公主马上带兵过去,到处寻找一番没找到人。又让人去姜国打探消息,同样是没找到人。生在皇家,便是不由自己。

皓月公主的目的很明确,留下潘五。

前次,潘五在汉水寨出现过,皓月公主马上带兵过去,到处寻找一番没找到人。又让人去姜国打探消息,同样是没找到人。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网上预约
成都九龙医院咨询电话
安顺治疗癫痫医院
贵阳看癫痫病医院排名
深圳治疗睾丸炎方法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