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俺是一个贼第二百章紫烈玄甲

2018-11-09 18:28: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俺是一个贼 第二百章 紫烈玄甲

迎着海风,坐在‘命运号’远洋船的甲板上,慕容小天握着白云的手,比温柔的说道:“我不让你担任任何的职务,你会怪我吗?”

将靠在慕容小天肩膀上的头微微扬起,把手从慕容小天温暖的掌心中抽出,轻轻抚摸着慕容小天的脸颊,白云的眼神同样温柔似水:“又怎么会,我知道,你是担心我。(_)”

“你,不该跟我出来的……”

“什么都不要说,”白云温柔的小手轻轻掩住慕容小天的嘴,将头又靠在了慕容小天的肩膀上:“我和你,总是聚少离多,现在,我只想享受这片刻的宁静与温馨。”

伸手揽住白云的肩膀,微微紧了紧,慕容小天不再说话。

心里,却油然的升起一丝悲凉,白云的脸比以前越发的苍白了,这个世界留恋的东西太多,可给她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了。

每下线一次,白云的病情就会加重,虽然在《命运》中,她的病情会处于稳定的状态,可慕容小天却可以感觉的到;即便是在《命运》里,白云的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了。

除非《命运》异度空间彻底的同化,白云才会得到真正的生。

可是,同化后的《命运》会怎么样?同样还是一个未知。

白云,根本就是个没有未来的人。

说实话,慕容小天很不愿意白云去打怪,练级,只希望她能够做一个真正的《命运》闲人;因为对白云来说,任何的强体力付出,精神力的过度释放,都很有可能会造成她的强制下线。

而每一次的强制下线,都会大大加剧她身体功能的衰竭,缩短她的生命。

本来到英雄城,慕容小天只是想看看白云的,可没想到,白云非得跟着来,面对白云乞求的眼神,慕容小天法拒绝。

“你知道吗?其实,能拥有你,我已经很满足了,只是,我遗憾的,是不能为你留下一男半女,”良久,白云靠在慕容小天的怀里,忧伤的说。

如果在现实里怀孕了,那就不可能进入到《命运》里,‘养生舱’的《命运》游戏导入系统,对任何怀了孕的女玩家,是法接入的。

而以白云的情况,如果不进入到《命运》里,她连三个月都活不下去,又如何能够十月怀胎生孩子?

这对她来说,只是即残酷又美丽的梦想。

心猛的如被针扎了一下,慕容小天法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果我死了,我希望你好好对待白雪,其实我知道,她心里一直都放不下你……”

“别说了,你不会死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等这次任务结束,我们就结婚全自动伸缩楼梯
,”慕容小天将白云搂的紧了,可是他的心,却在暗暗的流泪。

“好,好,不说了,嘻嘻,那个叫心儿的,你怎么认识的?我看她贴你贴的很牢呀,你可别告诉我聚氨酯保温钢管
,在现实中,你也想来个三妻四妾,”白云嘻嘻笑着,伸手在慕容小天的脸上捏了下。

慕容小天当然知道,白云是故意转移话题,她不想自己担忧。

“拉倒,我们都住在你白家的别墅里,什么时候下线,都在你白家人的包围之中,我出去泡妞,你白家的那些保镖还不宰了我?”

“好哇,听你这意思,不是不想泡,只是有贼心没贼胆是?”白云笑着伸手便揪慕容小天的耳朵。

“哎呦,你轻点,和你说笑的,”慕容小天凑近白云的耳朵,压低声音说道:“和你说实话,心儿她根本就不是玩家。”

“天,怎么可能?不是玩家,怎么加入的行会?你骗人,”白云一下子眼睛瞪的老大,一副完不相信的样子。

“汗,你小声点,也不怕被人家听见,”慕容小天伸手搂住白云的脖子,嘴巴贴住她的耳朵说道:“谁规定只有玩家才能加入行会?你听到或者见到过这样的规定吗?我告诉你,这心儿不但不是玩家,连系统城镇np都算不上,嘿嘿,你要是见到她的真实面貌,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

白云一下子‘当机’了,仔细想想,还真没这方面的规定,只是从一开始,就想当然罢了。

心儿不是玩家的事情,慕容小天并不想刻意的隐瞒,也没这个必要,何况,船上都是自己人。

只是,心儿和鬼战士,明心,还有银雪,就在不远处;如果让心儿听到你们在议论她,总不太好?

虽然你并没有任何的恶意,可你知道人家心里会怎么想?慕容小天可不想,弄出什么不愉的事情来。

“哼,别盯了,我大哥和大嫂很恩爱的,你没机会的,想什么不好,非要想学人家当小三?”银雪看着心儿,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和明心接到神风的通知,就片刻不停的赶到了葫芦湾‘命运号’上。

可等慕容小天和白云,心儿,鬼战士一起来的时候,她却发现,这女孩子怎么这么不要脸,紧贴着天哥,寸步不离。

即便是到了船上,天哥想和白云单独待一会,她还非常的不情愿离开,好不容易离开了,还一直毫不忌讳的盯着人家那里看;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究竟想干点什么?

穆城主的传闻,小薇的事情,‘天下第一贼’的核心成员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可那不同呀!那些不是现实社会中的人,不是玩家。

对np的行为,你需指责,也没理由,没资格指责,毕竟,这些都是《命运》游戏虚拟的东西。

可你心儿不同呀,你是玩家,是现实社会中的人,人家天哥已经有未婚妻了,你还想干点什么?

你喜欢天哥,那没什么,喜欢天哥的,不止你一个,当初的静怡,白雪手机打鱼游戏
,纳兰若西,紫风,她们都喜欢天哥;可是,她们都懂得爱是付出,不是索取的道理。

她们都把对天哥的那份感情藏在心里,默默的祝福天哥和白云。

可你心儿呢?当着人家白云的面,都毫不避违,连起码做人的道德底线都不懂。

她都忍了半时天了,这会终于看不下去了。

其实,银雪的想法也有些偏激,世界上糊涂的账,就是感情账;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谁对,谁错,本来就说不清。

银雪自因为打抱不平,看不顺眼,其实说白了,不就是因为她和白云的关系比较好嘛,人家白云都没说什么,她到多事起来了。

这还真应了那句话,皇帝不急急太监。

“什么是小三啊?”心儿的一句话,让银雪差点没一头栽倒。

鬼战士只是一个劲的嘿嘿猛笑,只有明心,平静的什么反应都没有。

她的‘心眼’,可不是摆设,从见到心儿的那一瞬间,她就看出,心儿除了那个‘天下第一贼行会’成员是真的以外,其它的是伪装。

昵称,绝对不是象玩家一样申请出来的,和她的等级一样,是伪装出来的。

‘心眼’让她判断出,心儿并不是玩家,可具体是什么,连它的‘心眼’都法探查,这一点,让明心非常的吃惊;要知道,如果不是实力达到了下阶神级以上,是逃不过她的法眼的。

所以,她知道,这个心儿,远没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她的身份,一定非常的特殊。

“天哪,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银雪伸手直拍脑门。

她以为,心儿是故意扯,存心气她,实际上,心儿确实不知道小三是什么东东。

可不要脸这句话,心儿可是听的明白的,脸色立刻阴了下来,对着银雪冷冷的说道:“我究竟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从一上船开始,你就看我不顺眼,现在还恶语相加,你要再敢出言不逊,信不信我把你撕成碎片。”

“谁怕谁呀,你本来就不要脸……”

心儿的身影刹那时动了,“腾”的一下,便跳到了银雪的跟前,‘血妖大翻印’手当头盖下。

“阎王手,”鬼战士动了,双臂瞬间暴涨,闪电般将银雪拉到了一旁。

在没有加持任何防御技能的情况下,银雪很有可能,会被心儿一击秒杀。

“碰!”的一声,一个血红的大手印盖在甲板上,直接将甲板砸出了一个超级手掌样子的大洞。

“靠,我的船,你们想干什么?”

这么大的动静,慕容小天又怎么会听不到,‘豹跳’的连续两个腾跃,再‘魅影飘移’的一个加速冲击,便闪到了跟前。

“嘿嘿,没什么,没什么滴,她们闹着玩的,”鬼战士慌忙掩饰。

“靠,还没什么,要是有什么,是不是要把这船给毁了?”慕容小天扫了鬼战士一眼,然后瞪着心儿。

这一掌,很明显是心儿干的。

“是我出的手没错,可事不是我挑的,她骂我,”心儿伸手一指银雪:“师兄,我可把丑话说在头里,她要是再敢对我礼的话,你的面子我也不给。”

“谁让她想当小三……”银雪嘟着嘴,还是非常的不服,她还觉得自己非常的理直气壮。

不过,心儿的那一掌,也让她有些心惊肉跳。

“住嘴,”慕容小天一声喝,让银雪立刻闭上了嘴。

眉头猛的一皱,冷冷的说道:“别说她不是小三,就是小三,关你什么事?”

“我……”

“你不觉得你太鸡婆了吗?”慕容小天根本不给银雪说话的机会,语气冰冷了:“你给我听着,如果有关‘天下第一贼’的公事,说什么都没关系,你可以提出你的任何见解和想法;但是,如果是我的私事,尤其是牵扯到私人感情方面的,我不希望有人来干涉。”

银雪没有说话,紧紧咬着嘴唇,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她还从来没见过,天哥如此冷酷过。

“银雪,走走,我们到二层酒去,”明心赶紧拉着银雪就走,再不解围,真的就不太好收场了。

“你呀,也真是的,就不能好好说呀,银雪她才十七岁,还是个孩子,任性一点是难的,”白云瞪了慕容小天一眼,追着明心她们去了。

“嘿嘿,贼老大,这下可好,把人都给得罪了,”鬼战士幸灾乐祸起来。

“你妈的还好意思说?你没长嘴呀,这么屁大点事都处理不了?”慕容小天压着嗓子一声吼,拉着心儿走向了船头的驾驶室。

鬼战士这王八蛋,他又不是不知道心儿的底细,只要稍稍的给心儿透露那么一点,就啥事没有,这丫的,摆明了是想看自己的笑话。

“操,我招谁惹谁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呀?”鬼战士的脸比哭还难看。

“离‘涅海’还有多远?”进入驾驶舱,慕容小天开口问。

“了,再四十海里,”‘命运号’船长卢大伟回答。

“嗯,”慕容小天点下头,又转身走出了驾驶舱,迈步走向了船尾。

至于被心儿打坏的船甲板,自然会有船上的修理人员,会去维修。

根据任务地图坐标显示,‘涅海’在华夏大陆的东南方向,从‘葫芦湾’出了外海,以‘命运号’的航行速度,不到三个小时,就可以到。

这到是有些出乎慕容小天的意料,但仔细想想也正常,华夏大陆是第一大区,《命运》系统的升级任务,设置在离华夏区比较近的地方,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当然,也不排除是随机随到这里的可能。

“心儿,刚才的事情,我替银雪向你道歉,她虽然任性了点,但心地善良,你别见怪,”到了船尾,慕容小天开口说。

“过去了的事情,我从不放在心上,”心儿平静的回答。

“那就好,”慕容小天点下头,将‘紫烈蜈蚣’爆出的那件铠甲从‘混沌之戒’里拿出来,装备在了装备栏里。

紫烈玄甲(十级圣器):幸运+3,悟性+3,回避+10,魅力+2,力量+115敏捷+105智力+110感知+108体质+120,对冰系伤害百分之百绝对防御,对其它系魔法攻击防御增加百分之十,对物理攻击防御增加百分之十五。不占装备位置,职业要求:。

虽然不附带任何的技能,但对冰系伤害的绝对疫,就已经比任何一项神级技能牛逼了,说不好听点,遇到冰系魔法师,或者是以冰系伤害为主的怪,自己就是打不死的小强。

又是属性加成,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

其实以前的那件‘玄冰铠甲’,慕容小天就非常的在意,可是,只有一项体质的加成,还是有缺陷,所以,他才送给了寂寞。

自己这次要对付的‘海兽’,既然是海里的生物,就和水离不开关系,而水和冰是殊途同归,那么,这‘海兽’有可能就是冰系。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爽死了,可以放心大胆的限攻击。

将装备戴好,望着一望际的海域,慕容小天长长出了口气。

广阔的海洋,能让人的心胸宽阔,也能让人的思维敏捷。

“天哥,对不起了,我错了,”不知什么时候,银雪走到了慕容小天的身后,小声的说。

显然,她已经接受过了白云和明心的批评再教育。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天哥刚才说话态度也不好,你也别生天哥的气,”慕容小天转过身来,伸手在银雪的头上揉了揉,笑着说道:“不过呢,以后呀,可不能这么冲动了,说话前要动动脑筋,想想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嗯!”银雪重重的点了下头,又对心儿说道:“心儿姐姐,对不起了。”

“呵呵,什么对不起呀,刚才的事情我已经忘了,”心儿一笑:“不过呢,以我的年纪,给你当奶奶都足够了,你应该叫我姑奶奶才对。”

“嘻嘻,行,那就心儿姑奶奶,”银雪“咯咯”笑了起来。

慕容小天也被逗乐了,真想不到,心儿现在也懂得开玩笑了。

先前的那点隔阂,在笑声中,烟消云散了……

很,驾驶室里便传来了卢船长的扩音声音:“贼大哥,距离‘涅海’入口,距离500米,下一步该怎么做,请指示。”

“开进去,”慕容小天开骑士勋章的扩音功能,大声回答。

‘涅海’,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海洋上的岛中之湖,一个巨大的月牙般的岛屿,将‘涅海’环绕在了其中。

而它敞开的地方,又和限的海洋连在一起。

但这个岛屿,又不是完独立的岛屿,因为它的另一面,一直与自由区域的陆地相连;也就是说,到达‘涅海’,不光是从水路才可以过来,从陆路一样可以到达。

可是,如果从华夏区走陆路过来,你首先要先从‘极寒之地’进入自由区域,还要绕很多的路才能过来,那就不是几个小时的事情了,估计几天都到不了。

“放缓速度,减速前进,”慕容小天用骑士勋章的扩音功能又是一声喝,然后放出了小白:“去,到空中低空飞行侦察,注意海面上的一切异常动静。”

这里已经是‘海兽克拉斯’的‘涅海’领域,它绝对不会看着有人侵入它的领地,而动于衷的。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