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超级学神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小九的哥哥?

2018-11-09 18:31: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超级学神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小九的哥哥?

平时,这家伙在自己面前,那叫一个恭敬,但是换了再别人面前,那铁定就是另外一个人了。

而且,昊天中的疫毒虽然恐怖,但也并没有传闻中的那么恐怖,苏航之前就在想,会不会是施毒之人手下留情,现在看来,真是有这种可能的。

“昊天的事情,我暂且不与你二人计较!”

过了一会儿,苏航终于开口,这样一句话,却是让瘟疫二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当然,此刻的苏航,心中也是有所忌惮的,因为,他看不清楚面前跪着的这两个人的境界。

当年这二人名动天下,威名赫赫的时候,那就已经是天尊境巅峰的境界了,如今几亿年的时间过去,虽然天道境不易成就,但这两人乃是大道门人,资质必定是不凡的,难道几亿年的时间,还不足够他们跨过那一道坎么?

所以,在苏航想来,这二人只怕已经有了天道境,好在这二人不知什么原因好像很害怕自己,但苏航也要知道见好就收,万一起了冲突打起来,他可没什么把握。

更何况,天都峰上还有那么多人,他得顾及一下这些人的生命安全。

苏航看着这二人,“昊天的事可以不追究,但是,还有一事,你二人可得给我一个说法!”

两人一听这话,顿时又紧张了起来,喷嚏男道,“前辈有话但问无妨,我兄弟二人必定知无不言!”

苏航道,“我有一宠兽,听昊天说,是被你们给带走了?”

虽然小九那小家伙,并不受苏航待见,那小家伙的嘴巴可以说是比昊天还臭,总是三两句话就让苏航感觉怒火中烧的想要揍它,但毕竟,那小家伙也是跟着自己混的,真要被外人给欺负了,苏航这个当主人的,能没有话说么?

这就好比你自己家的东西,想扔就扔,想丢就丢,可是,别人若是想来染指想来偷,那绝对是不行的。

“前辈,您说的,应该是九少爷吧?”

这时候,肺痨男开口了,两个人在听了苏航的话之后,都是汗如雨下,仿佛苏航刚刚问的这话是有多么大的分量似的。

“九少爷?”苏航听了,眉头一皱,“你们叫它九少爷?”

两人口中所谓的九少爷,不会就是小九吧?苏航心中泛起了嘀咕,那小破鸟,怎么还成九少爷了?

两人连忙点头,肺痨男道,“回前辈的话,九少爷乃是我家主人的九弟,那日我们见昊天天帝追着我家九少爷,以为天帝要对九少爷不利,这才有了冲突!”

苏航微微颔首,肺痨男的这番解释,倒也说的过去,但他口中的那个主人,确实引人深思了。

“你家主人,莫非?”这时候,苏航心中已经有了几分猜测,但这个猜测却是让他倒吸了一口娘气。

话说了一半,苏航就没有再继续问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猜测应该是对的。

他曾经听小九说起过生世,那小家伙有兄弟姐妹九人,除了它之外,个个都是牛逼哄哄的人物,尤其是他那个大哥,还是一位这方世界之外的大道境存在。

这么说起来,这两人背后的所谓主人,很有可能就是小九的那位大哥了,因为,这两人说了,小九是他们家主人的弟弟。

鹦鹉大道?

小九口中说起过的那位大哥,难不成来到了这方世界?

当然,这也没什么好稀奇的,这一方世界可以看成一栋房子,开辟这一界的大道境修士,那就是这房子里的主人,旁边也有人建房子,大家都算是邻居,互相串个门儿什么的,那有什么稀奇?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好半天,苏航问这么一句。

肺痨男道,“回前辈的话,我兄弟二人今日前来龙皇宫,就是奉了我家主人之命,请前辈回去一叙的!”

“哦?请我?”

苏航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这两人的话语中,究竟有几分真实,他都尚未清楚,就算说的是真,他也不敢保证这二人口中那个主人究竟是敌是友。

毕竟素不相识,突然派人上门邀约,这不得不让苏航多想。

“我家主人诚心相邀,还请前辈随我们走一趟,否则的话,我们兄弟无法向我家主人交代,到时候主人怪罪下来,我等少不了皮肉之苦。”

两人乞求道。

眼前这一幕,着实让人意外又惊讶。

“父亲,我看,这事还得从长计议。”这时候,苏进忍不住开口了。

苏进的性格小心谨慎,眼前这两个人的身上都透着几分邪性,让他不得不防,如果苏航真的贸然答应跟着他们走,他还真担心苏航的安全。

这事,得考虑清楚。

苏航自然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总不能别人来请,自己就跟着去吧?那不是显得自己太掉身价?再说,万一对方摆的是鸿门宴,那不是自己往坑里跳么?

考虑再三,苏航站起了身,“二位远来是客,便暂时在这儿歇息几日吧,我会让人带你们四处观览观览,领略一下这天都峰的风光。”

“前辈……”两人急了,有话要说。

不过,苏航却摆手打断了他们,“不过,我也先警告一下二位,鉴于您二位的过去,最好不要搞什么动作,否则的话,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你们已经是死过一次了,想必应该不想再死第二次吧。”

两人听了,都是紧张的汗如雨下,唯唯诺诺,连连称是,肺痨男道,“前辈放心,我兄弟二人早已不是当年的瘟疫二神,虽然算不上善人,但也绝不会作恶。”

“如此最好。”苏航淡然一笑,也不知道是相信他们,还是不相信他们,“我还有点事,等我空了,自会再来见你们。”

敷衍啊,这摆明了就是敷衍,两人哪里听不出来,但是却也不敢多说啊,只能赶紧称是,目送着苏航离开。

直到苏航走远,两人才突然发现,他们的身上早已被汗水浸湿,额头上布满了汗水,风吹过,凉飕飕的,直凉到了心里,犹如劫后余生。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