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毛驴的花样战斗史至今仍与美国大兵并肩战斗

2019-06-30 13:23: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运用各种方式输送人员和物资是军队机动和后勤保障的必要手段。当然,这其中除了铁路、公路、水路、航空、管线之外,最有原始特色的当属人力畜力运输了。即便在科技发达的今天,驴子依然没有远离,下面就让我们从装甲驴、防化驴、反坦克驴,导弹驴、巷战驴开始,去触摸一下这段不可思议的历史……

一段小历史认识一下驴儿们的角色

驴式自行反坦克炮出现在德军的序列里一点都不奇怪,很符合德军以动物命名战车的习惯。虽然驴式自行反坦克炮只能勉强算作战车,但是作为自行反坦克炮是名副其实的。

驴式战车属于德军“末日武器”之一,具有如下优势:

适合大量生产,广泛装备,有无油耗,绿色

宋太祖赵匡胤为占花蕊夫人上演杀夫夺妻戏

环保,无视地形,搭载武器一门“铁拳”空心装药反坦克榴弹,穿甲厚度达200mm,并配备无线电通讯设备,可随时与友军战车进行协同作战。

如若大量装备,恐怕假以时日翻盘指日可待。你跟我说这不是bug?……

据说在研制此种反坦克歼击车的同时德国工程师们也设计了马和牛式反坦克歼击车,但是最后发现驴式反坦克歼击车对道路的通行要求更低,所以决定生产驴式反坦克歼击车以支援前线的作战。虽然驴式反坦克炮有着机动性差,防护薄弱的弱点,但是其维修方便,通过性好,低碳环保并便于步坦协同使其成为一款较为成功的反坦克战车,在山地及巷间作战尤其能发挥其优势。其广泛用于意大利战场,并据可信资料称在柏林战役时至少有2辆t34的击毁记录。

谁说美帝科技树发达,满世界又是飞机、又是坦克装甲车的就不用驴了?美国人至今依然保留着最原始的骡马运输部队。

它被国外媒体称为“大狗”,美军把它带到了阿富汗进行测试。LS3在军队里的主要用途是帮助士兵们运送越来越沉重的行囊,它也应此被前线的美国大兵亲切的称为“战场出租车”。

在崎岖的山路上,四条腿的LS3依然可以健步如飞,它在平坦的道路上可以跑到28.3英里每小时的速度,即使在山路上,速度也能达到每小时15英里以上,改进过的传感器和平衡系统居功至伟。同时,LS3在静音性能上也作出了重大改进,它比前代的产品安静了近10倍,在灵活性上也更加优秀。

保留驴骡马部队的美军

作为世界上机动能力最强、机械化程度最高的美军地面部队,部队开进时,向来以直升机、装甲部队的面貌示人,但鲜为人知的是,美军依然保留着最原始的骡马运输部队。

在没有道路和平地山地,骡马有着直升机和机动车无法比拟的优势。这就是在阿富汗进行作战的前苏联和现在的美军部队都在实战中将骡马编入部队的原因。

阿富汗的山路崎岖不平,美军现代化的“悍马”战车很难施展拳脚。使用直升机又容易遭到敌方伏击。于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一个营盯上了阿富汗人重要的运输工具驴子,有意思的是,驴子也是美军在阿富汗的死对头“基地”组织最重要的运输工具,连拉登本人也经常骑着驴子东躲西藏。

这个陆战队营从当地农民手中租用了大约30头驴子,为数百名在阿富汗库纳尔省东部的偏远山区执行驱逐武装反抗分子任务的阿富汗和美国士兵运送食物和瓶装饮用水。中校吉姆·汤那莱说:“这是运送我们在现代战争中所使用的精确炸弹和物资的最好方式。对我们的纳税人来说选用这样的运输方式比起空投的费用也更为低廉。”

这次靠驴队支援的的行动是将那些武装反抗分子驱除出山谷。部队指挥官担心在山谷中执行任务的其他直升飞机有可能也有被击落的危险。美军在科伦加尔山谷被怀疑是武装分子藏身之地的一端设立了一个临时补给基地,数个班的海军陆站队员亲自背负沉重背包牵着驴笔前行。每个驴子身驮两壶水、一箱食物以及一袋谷物,好几个驴队从基地出发,执行任务,看上去阵势还真不小。

每位陆站队员携带足够他们吃两天的食物和饮水,他们的驴队可给每个班携带足够使他们维持48小时的补给。一旦用完,这些驴子将被领回到基地,重新进行装载,然后再次返回山林。

中尉约翰·莫斯哈尼说,在这些队员来阿富汗之前,他们已经接受了如何驾御驴子的训练。他说:“自美国独立战争,美国军队就开始使用驴子运送物资。”他们在驴子身上用颜料喷上代表它们身份的记号。

但是在使用驴子时,很多犟驴拒绝合作,如果将它们松开,它们就跑到其他驴子那里亲密,这使它们的驾御者颇为头疼。每当陆站队员愤怒拍打它们臀部时,这些驴子为了报复就会立刻还以颜色,用后腿猛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武汉会战从持久消耗的战略上看,仍不能不说是成功的;但在战术战斗方面,缺点的地方还是很多。而且失败的情形,属于偶发的过失者少,属于覆辙重蹈者多。语有云“失败为成功之母”,这是说纠正过去失败的经验,自然可以达成后来的成功。但如前车之覆并不足以为后车之鉴时,则反复失败的悲剧自不能免。

中间指挥单位过多,就是历次会战失败的一大原因。这一痛苦的经验,我们老早就知道得很清楚。但到武汉会战时,中间指挥单位不但没有减少,反倒更加多了。师上有军、军团、集团军、兵团,以至战区长官部,真是极叠床架屋之能事,欲其不误事机,又如何可能?争名誉、争地位,是官僚主义的遗毒,然而根深蒂固,牢不可破。如不因势利导,可能引起离心离德的后果。为了团结抗战,两害相权取其轻,叠床架屋的安排,正是有所不得已。对于这个问题,我曾提出“自请降级”的建议,也很难得施行。所以终抗战之世,指挥单位太多的问题,一直未获解决。

作战的唯一要诀,就是争取主动,就是要“制人而不制于人”,在战略上是如此,在战术上也是如此。沪战的最大成就,就是在战略上我们已经做到这一点;但是谈到战术,则主动落到我们手里的,可就绝无仅有了。本来抗战只是被迫而起的应战,本质上是以弱敌强不得已的被动战争,所以在战略上我们不能不取守势,然为争取主动,又不得不在战术上取攻势。这一辩证式的原则本极正确,可是轮到实行,就往往无所措手。

《孙子·虚实篇》:“故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善守者,敌不知其所攻。”这真是微乎神乎,谈何容易。普通都是能攻者始能守,今我既取守势战略,足见其战略攻势之不可能,不能攻之守,欲使“敌不知其所攻”难矣。故不能攻之守,必采多为之备的守势,其结果就是“备前则后

揭秘神话传说中的托塔天王李靖的塔的来历

寡,备后则前寡;备左则右寡,备右则左寡;无所不备,则无所不寡”,此即所谓备多力分。在备多力分情形之下,难合“五则攻之”的条件,又安能战术上取攻势乎?战略上既取守势,战术上又难取攻势,其必无往而不陷于被动,乃为不证自明之事。被动是兵家

三军联合作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即已发展成功的新形势。因为我们没有海军,长江非但不是我们的“天堑”,反而资为敌用,牵制了我们大量的江防部队,结果还是防不胜防,可笑之至。而沿江重镇,在敌海军炮火协同轰击之下,尤感不易守御,这是武汉会战和淞沪会战同有的一大劣势。至

一个官员为讨小老婆为何致大明王朝覆灭

于我们的空军,战斗意志虽然很强,可惜兵力悬殊,制空权始终操在敌人手里。所以在阵地作战的士兵,终日在敌机威胁之下作战,倍增攻击上的困难,尤其补给增加困难使士气也因此大受影响。因此,使我们得到一个教训,就是:三军联合作战是现代战争的一个特质,没有强大海、空军配合的陆军,纵然精锐,也终归无济于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