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丹武九重天第一百七十章往事缘由

2018-11-08 17:08:1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丹武九重天 第一百七十章 往事缘由

岳伦千没有再説什么,三人全力修炼恢复。

一个时辰后,谷媚等人已经打扫完战场,回来向李飞汇报战果。

听完汇报后,李飞diǎn了diǎn头説道:“大家辛苦了,先休息恢复,对于新加入的弟子以及海临门那边的问题,你们四人跟我的大师兄刘云商量着办理,总的原则就一条:尽可能团结。等欧阳代理宗主完全恢复后,再招开庆功大会。”

谷媚等人答应一声,一个个兴奋地告辞离去。

三个月后,欧阳清找到李飞,客气地説道:“李飞,请你跟我来一趟,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

李飞迅速收功,结束了修炼,随欧阳清一路向宗主专属的大殿走去。

进入大殿后,李飞看着熟悉的布置,感慨万千,短短数十年间,这座大殿已经是三易主人了!

欧阳清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大桌灵果和上好的灵茶,向李飞招呼道:“来,不用客气,也算是我对你的帮助,略表示一diǎn心意。”

等欧阳清入座后,李飞先行了一礼,才在她对面坐下,高兴地説道:“首先恭喜宗主功力全复,风采更胜往昔!”

欧阳清挽了挽秀发,幽幽地説道:“以后就不要这么叫我了,叫我欧阳清或者是欧⌒dǐng⌒diǎn⌒小⌒説,阳姐姐都可以。我当这个代理宗主是不称职的,别説发展,如果没有你及时回来,凌云宗已经不复存在了。”

李飞有diǎn为难地説道:“叫欧阳姐姐,我自然是万分愿意。但只能是私下的称呼,否则会坏了宗门的规矩。”

欧阳清娇嗔道:“还敢跟姐姐耍心眼,小心我捧你!现在的凌云宗谁不知道你才是真正的‘老大’?自从你带领众人回来的一刻,你就是凌云宗唯一的主人了。”

李飞有diǎn不好意思地説道:“姐姐如此直率,弟弟就直説了!我确实有心想重振凌云宗,不为别的,只为感谢师父和徐宗主对我的恩情。”

欧阳清叹息道:“仅仅数十年的时间,一切都变了……当年真是幸运啊……”

李飞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听着。欧阳清慢慢解开了李飞心中埋藏了很久的疑惑……

原来李飞当年一招天尘微步引起轰动后,除了李大长老和徐宗主极力反对处死李飞外,其余大长老都是持赞同的态度,其中也包括欧阳清自己。

原因很简单,疑似“先天功法”的出现,太令人震撼了,凌云宗根本不敢据有己有,因为那样会成为整个方源星的公敌,只要有丝毫泄漏,凌云宗就会马上灰飞烟灭。

而且,“先天功法”虽然极为强大,但想要修炼,却有着极为苛刻的条件,首先事先不能修炼别的功法,其次还需要机缘,否则多好的天赋也是白搭。

当然,是不是还有别的限制,凌云宗的众人就不知道了,因为方源星有人修炼先天功法的年代太久远了。

但就是已知的条件,凌云宗众人也觉得太困难了,跟冒的风险相比,太不值得了。

为了凌云宗整体的安全,大家理所当然地选择牺牲李飞,以最小的代价将可能的危机消灭在萌芽状态。

事后,欧阳清得知,李大长老之所以反对,仅仅是因为很喜欢李飞这个弟子,另外觉得作为师父,应该加以保护,根本就不在乎自己付出什么代价。

而徐宗主,却是为了履行对雪儿的承诺,保证李飞不会有事,但作为宗主,又与他的职责相违背,可以説为难到了极diǎn!

就这样,两人跟众长老争执了很久,最后很显然,他们两人的观diǎn站不住脚,因为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最后,是欧阳清想起宗门内有一位特殊的内门长老,极为擅长卜卦,提议由他来卜一卦,算一算凌云宗的未来。

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情况下,卜卦成了最好的缓冲理由,大家都表示同意,同时也可以好好思考一下,如何心平气和地説服对方。

结果,这一次卜卦成了那位内门长老的绝唱,刚説了很少的信息,就气绝身亡了!

但仅有的一diǎn信息,却令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因为那位内门长老説了一句话:李飞不死,余者因祸得福。

最后,经过一番激烈的辩论,作出了令在场所有人都很痛苦的决定,保护李飞,废掉其他的见证者……

李飞听欧阳清説完,身上已经全部汗湿,真是太侥幸了,否则,自己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是必死无疑!

想起那场自己没能见证的生死辩论,李飞激动地问道:“姐姐,那位内门长老叫什么名字?我现在就要去祭拜他!他可是为了我,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欧阳清一愣,突然有diǎn尴尬地説道:“他好像叫‘来运’。不过,在那种情况下,谁还有心情去埋葬他呢……对了,他好像就在你坐的这个位置被化为了灰烬……”

李飞如踩中了猫尾巴一般,瞬间跳了起来,将椅子轻轻地挪开,在椅子所在的地方插上三炷香,再放上灵果,倒了三杯灵茶,然后在一旁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起身后,李飞将椅子放在欧阳清的侧面坐下,认真地説道:“姐姐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你的提议,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

欧阳清摇摇头,感叹道:“你也不用感谢我,因为我也成为了额外的‘余者’……或许这就是天意……而且也证实了那位内门长老的正确!”

李飞diǎndiǎn头,又摇摇头,想起欧阳清的伤势,问道:“姐姐,你的伤恢复得怎么样了?三个月时间,是不是太短了?你应该多休养一段时间。”

欧阳清説道:“已经没有大碍了,过一段时间自然就好了。你给的‘圣灵丹’真是神奇,可惜这种传説中的丹药,可遇不可求啊!”

李飞无所谓地説道:“没什么可惜的,丹药就是用来疗伤的,不受伤才是最好的。”

欧阳清突然眼睛一亮,好奇地问道:“弟弟,你这些年都经历了些什么?你的修为好像一路暴涨啊!都到了筑基后期dǐng峰了,再突破的话,马上就赶上姐姐了。”

李飞谦虚地説道:“暴涨説不上,速度确实比较快,因为我基本上很少修炼,都是用丹药堆上去的,呵呵……”

欧阳清diǎn了diǎn头,説道:“以前是听説你炼丹,没想到这么厉害。现在在丹道上达到什么水平了?”

李飞献宝般地取出了那块金黄色的令牌,得意地説道:“姐姐请看,这就是我的‘毕业*证书’。”

欧阳清接过令牌仔细打量一番后,还给了李飞,赞叹道:“弟弟太了不起了!姐姐为你骄傲!估计整个丹极宗也就只有这么一块特别的牌子!难怪谷媚要拜你为师,还有崔不平他们,都心甘情愿奉你为‘老大’。”

李飞不满地叫道:“姐姐,你可不能这么説!我的本事多着呢,可不仅仅会炼丹而已,我还曾经以一人之力挑战崔不平他们四个结丹期呢,当然,中间有那么一diǎndiǎn取巧……”

欧阳清开心地笑道:“弟弟的本事越大,做姐姐的地越开心!我相信你会创造更多的奇迹!哦,对了,你的灵根问题,你搞清楚没有?”

李飞苦笑道:“没有……我问过很多高手,他们也説不清楚。我看着谷媚他们一个个结丹成功,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可是无论我吃多少提高突破瓶劲成功率的丹药,都没有反应……”

欧阳清眉头紧皱,想了好一会,严肃地説道:“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不要灰心,尤其不要在乎我以前的结论!因为你创造的众多奇迹都证明了你不是普通人,自然不能用普通的标准来衡量。”

李飞有diǎn无奈地説道:“也只能这样了,想也没有用。我会尽最大的努力,不断地挑战新的境界高度,直到再无寸进为止。”

欧阳清diǎn了diǎn头,随口问道:“弟弟,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是一步步壮大凌云宗,还是主动出击?”

李飞毫不犹豫説道:“我倒是想稳步发展下去,不过,周围的宗门是不会同意的,海临门就是个例子。身处乱世,想要生存下去,我认为就必须尽可能快地壮大自己,否则,我们还会遇到不久前发生的事情。”

欧阳清diǎndiǎn头,叹息道:“我没有什么大的野心,就想可以安静地修炼下去,但正如你刚才所説,身不由己。”

李飞随手取出一大瓶妖灵丹和三十粒上品妖灵丹,认真地説道:“姐姐,收下,我估计你用完这些丹药,应该足以达到结丹初期dǐng峰了,説不定顺便就突破了。”

欧阳清望着大量的妖灵丹,惊呼道:“弟弟,你是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妖灵丹的?你知道它们的价值吗?现在能提高结丹修为的丹药太少了,想捕获灵兽更困难,因为它们都快灭绝了啊!”

李飞笑道:“价值大小不重要,姐姐只管用就是了,拿着,这些可都是我亲手炼制的。”

欧阳清欣喜地接过丹药,很不好意思地説道:“认你做弟弟,真是太幸福了,但你也让姐姐很为难,虽然我的修为比你高,但没有一件拿得出手的礼物啊!”

李飞坏笑道:“姐姐本身就是最好的礼物!”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