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一世之尊第二十七章陆压的算盘第二更

2018-11-08 17:28: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世之尊 第二十七章 陆压的算盘(第二更)

作为无生老母的转世,也就是“金皇”西王母的转世,顾小桑不管愿不愿意,都继承了绝大部分的记忆,找到瑶池别的安全入口,踏足王母居所,并不是什么太难理解的事情,只要她不蒙了心智,从宫殿中出来,试图收服瑶池之中的神兵法宝碎片,危险并不算大。

只是为何还有身影残留,仿佛雕像?

孟奇的遁光突地加快,紧随昊天镜核心碎片投向了这片属于金皇的宫殿!

…………

天帝雕像威严俯视万方,座下仙灵玉匣泛着温润柔和的光芒,内中那口古拙的光阴刀没有半点异状,依旧在深深的沉睡。

空着双手的韩广身陷杀阵,目光凝固,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不管是跟随中东海枣
,而是拒绝,都该给点反应啊!

这番说辞乃自身历经艰辛才得到的隐秘,绝对算得上诸天万界排在前列的消息,而且事关了光阴刀本身,它为何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盘坐供桌前的虚道人右手忽地往后探出,静谧柔和的气质猛然变得巍峨高渺,后探的动作刚现,就严丝合缝握住了那口仿佛岁月凝成的长刀。

光阴刀主动将刀柄凑到了他的掌中!

虚道人的双眼里含着淡淡的嘲讽,光阴刀从背后抽出,劈向了前方。

“魔师”韩广,神话“天帝”,天宗等你足足十几年了!

执掌光阴刀不知多少代人,怎么也有点香火之情!

光阴如水,无形流动于天地之间,寂灭了佛陀,坐化了仙神,熄灭了恒星,送别了宇宙,多少强极一时的人物,多少似乎能亘古不变的事物,最终都败给了光阴。消散于虚幻的时光长河之内。

粼粼波光映入了韩广眼中。他只来得及推出一掌,与这一刀有着诸多共通之处的一掌,虚幻如水笼罩万物的一掌。

天地万物,星辰宇宙。道术武功,世间一切事物与有为之法。都因缘而生,因缘而变异,不能亘久不变。终将灭坏,这是世间的无常。真正不变的“状态”,恒星会变做黑洞,黑洞会随着宇宙的消亡的破灭。宇宙浩瀚无垠,若不掌握高层次虚空的奥妙。光靠速度,就算神佛仙圣,终其一生也横渡不得。可就是这样的宇宙也难逃无常。

而一切无常,始于时光!

这一掌便是天帝版的如来神掌第八式:

“诸行无常!”

无声无息间,光阴流逝与岁月无常相遇,四周近乎凝固,韩广眼中只能看见一幅幅诡异凸显又诡异消失的画面,然后感官便仿佛失去。

一座城池内,有位中年文士牵着个俊俏可爱的小男孩,踱步走向自身宅院的地下密道。

小男孩不过六七岁,身量在同年龄孩童只能算中等,但唇红齿白,脸庞如玉,行走间有着几分颐气指使又不怒自威的气质,似乎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地位颇高。

中年文士步履悠然,姿态潇洒,到了密道门前时,突然顿步,含笑看着小男孩:

“里面是你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你们好好交流‘感情’,希望你七日之后还能活着,为师很看好你。”

七日之后还能活着?小男孩年纪不大,却异常聪颖,闻言品出不对,愕然看向了中年文士:“师父,您什么意思?”

中年文士呵呵一笑:“我们是邪魔九道之一,只信奉力量和智慧,和同辈弟子的残杀是不可避免的,只有胜利者,将来才能走得更远。”

“为师不知其他天魔是不是这样,但为师觉得再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彼此间的残杀能彻底激发潜力,让一个人真正焕然一新。”

小男孩听得明白,满脸的恐惧和愤怒:“你,你该死!我是宗主亲自交给你的弟子,你休想这样对我!我,我可是皇子!”

“嘿,一个亡国多年的皇子能有什么地位?宗主凭什么要对你另眼相看?他既然将你交给为师,显然是默许为师任意处置。”中年文士眼中闪烁着愉悦又残忍的光芒。

“你,你撒谎!”小男孩目光里多是畏惧和恨意,似乎恨不得将面前之人千刀万剐,但周身如被气流束缚,怎么都做不出动作。

中年文士蹲了下来,笑眯眯道:“这可不行,你得学会控制和隐藏自己的情绪,真正的邪魔不是那种靠瞪人靠发怒靠狠话才能震慑对方的存在,这些情绪会出卖你,让你的心灵赤裸裸展现在敌人面前,使你遭遇失败,乃至死亡。”

“真正的邪魔都是谈笑杀人,悠然潇洒,表现出来的任何情绪都是为了诱使对方上钩的鱼饵,你如果想杀为师报仇,就一定要注意这点,就像当年的心圣,一举一动何等洒然何等有风姿,击杀敌人时也一样。”

“闭上眼睛,收敛你的情绪,将它们藏在深处,否则为师会现在挖掉这双招子。”

小男孩打了个寒颤,死死闭上了眼睛,不敢睁开,似乎担心眼睛出卖了自己,惨遭挖出。

看见他浑身都在颤栗,中年文士笑了笑,左手一推,打开了密道之门,然后将小男孩推入了这座有着诸多房间和通道的地下宫殿。

砰!

密道之门关上,小男孩吓得睁开了眼睛,只见远处有着几根摇曳昏黄光芒的蜡烛,一个比自己大的男孩趴在烛光下,背心插着一口匕首,鲜血正泊泊流出,正处在弥留状态。

或许是关门之声惊动了这名重伤者,他忽然有些回光返照,艰难抬头,看见了门边的小男孩,气若游丝般迷茫道:

“你……是……谁?”

你是谁?小男孩霍然一惊,脑海如被巨锤击中,尽是金星直冒,眼中充满了惊愕、疑惑和茫然:

“我是谁?”

“我在哪里?”

…………

昊天镜核心碎片拖出了一道幽暗的轨迹,落入了王母殿。

孟奇紧随其后,遁光降临于殿门前。

他没有立刻追进去,而是侧头看向精灵般的白裙身影,她就藏在回廊尽头。

眉目如画,五官精致斗式输送机
,宜喜宜嗔。俨然便是熟悉的顾小桑!

但这个“顾小桑”冰冰冷冷。没有任何气息,似乎只是一尊雕像。

孟奇的精神瞬间蔓延了过去,触碰到了“顾小桑”,金气暗藏。冰肌玉骨,竟然是天生仙体。可刚与孟奇的精神接触,这具躯体就轰然坍塌,像是风化多年的沙雕。散成了一地的冰渣与水珠。

愣了愣,孟奇突地恍然大悟。这怕是顾小桑为自己准备的另一具身体,为将来斩断过去,摆脱无生老母准备的躯体矽塑
。就像自己的地球之身一样!

只不过地球之身本来就是自己,彼此间有着微妙联系。能同时提升,而顾小桑这具身体纯粹由宝物炼成。

金生水,水蕴生机。顾小桑用瑶池最精华的“太一金水”给自身炼制了这具天生仙体?

可是,时光推移,她终究没能用上这个后手,未能成功将自己的那部分“自我”转移到这具躯体之上。

而躯体的破碎是无生老母盛怒下的波及?

希望越多,失望越大,孟奇目光幽深,提着霸王绝刀冲入了王母殿,恰好看见昊天镜核心碎片收敛了幽光,让瑶池边缘隔绝出的重重天地复归正常,然后漂浮在了一汪金水之上。

这汪金水不过方圆尺许,给人晶莹剔透又朦朦胧胧的感觉,深处似乎沉着一件事物。

啪的一声,霸王绝刀蹿出紫电,照亮了幽暗的殿中,照透了这汪金水,让孟奇看清楚了那件事物。

这是一个头颅,一个紧闭着双眼的头颅,他属于一位清癯的老者,头发花白,但五络长须全部漆黑,两者形成鲜明又诡异的对比,散发出浓郁又熟悉的邪恶气息。

孟奇内心咯噔了一下,脑海内冒出了两个字:

“魔君!”

这是盖代魔君的头颅!

他能将自身魔心斩出,练成“大自在天子真身”,自然也能将脑袋斩出,练成别的什么魔身!

而他的头颅所在,或许便是真灵所在!

他沉睡于此,借助瑶池这九重天上三层的特殊,借助“太一金水”的温养,抵御时光的侵蚀?

孟奇忽地恍然大悟,陆压真正的目的果然不是昊天镜核心碎片,而是让自己进入瑶池,惊动魔君,使得他提前苏醒,无法恢复到最好的状态,从而为能以巅峰状况回归的他创造博弈斗争的优势!

而自己死不死,都非他考虑和衡量的事情。

大能之争,向来便是这样不落痕迹!

至于昊天镜核心碎片,在魔君发现了瑶池秘密入口,沉睡于此的前提下,毫无疑问已经被他收服!

只不过这种碎片类事物,施展一次得积蓄力量,无法不间断应用。

就在这时,这颗头颅突然睁开了眼睛,那是两个黑洞,最初的恶最开始的恶!

…………

瑶池边缘,天地间隔消失,被七彩断枝和手镯碎片打得只能疲于奔命的古尔多看到了陆大先生,看到了苏无名,看到了魔师韩广。

而韩广也看到了竭力避开的苏无名等人。

…………

魔君眼睛睁开,孟奇当即腾出庆云,不敢贸然逃遁。

“陆压道友打得确实是如意算盘,但本座向来狡兔三窟。”魔君未曾动手,微微一笑,“可惜啊,你们得葬身此地了。”

话音刚落,他头颅往下一沉,虚空有青铜古棺冒出,心脏从中飞离,落到了口中。

紧接着,魔君连头带心穿透了太一金水池,消失无踪,不知遁向了何方。

他没有来得及带走昊天镜核心碎片,因为瑶池发生了异变,一道道天地法则化作了无法言喻的诡异花纹,尽数凸显了出来,像是一条条虚幻又恐怖的枷锁或封条,将瑶池完全包裹。

孟奇心灵一动,抬头往上,感官似乎拔高,看到了整个瑶池的情状。

只见一只虚幻又洁白的手掌托出了整个瑶池,将它从九重天第二层摘了出来。

自身与之相比显得渺小的瑶池就这么静静躺在这只手掌中,而顺着手掌往上,能够看到一座巍峨神圣的雕像。

这是无生老母的雕像!

渡世法王立于雕像肩头,俯视下方,庄严道:

“老母要用瑶池、碎片与你们炼制一口绝世神兵!”

瑶池被手掌抓住,内中凶芒与法身都无法冲出屏障,所有人所有物都被困在了瑶池之中!

面对于此,孟奇忽然叹了口气,自己总是被逼得使出最后的后手。

他掏出了大道之树,伸进了太一金水池。

它早就**难耐!(未完待续。)

PS:这章控制在3499,不超3500,免得多算钱,补昨天字数较少的那章!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