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独圣第七十六章邪道人士

2018-11-12 18:03: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独圣 第七十六章 邪道人士

约斗比试既然定下,那双方很自然就开始了准备。

按照规矩,第一局,由人族这边先派人上场。作为大佬的夏棣用目光从自己身后的供奉脸上逐一扫过,最终目光落在了冯供奉的身上。

“冯涛,你是老牌的炼神高手了。这第一场的胜利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我希望你能用你的经验为我们赢得一个开门红。上吧,第一场就交给你了。”夏棣凝神思索了两三个呼吸最终下达了命令。

“明白了!”身着红色长袍的微微睁开他那一直微合似乎怎么也睡不饱的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我会尽力的。”已是老人的他并没有像年轻小伙子那样急吼吼的说自己一定会赢得胜利,他只保守的说自己会尽力――这尽力可真的是竭尽全力,听他这么说,所有人都相信他是说到做到。

当下,冯涛冯供奉将大红色的袖袍用力一甩,就祥云之上腾空而起,凭虚御风而行朝海妖那边荡去。

冯涛是符篆师,乃是炼神后期的人物,其实力只在夏棣之下,是人族这一边的第二高手。

夏棣让他打头阵,自然也是为了能够取得战斗的开门红啦。

当然,究竟能不能拿下这个开门红,还得看对方的应对,以及冯涛自己的发挥。夏棣相信冯涛的发挥,那现在就看对方派什么人甩什么牌了。

这也是,后发者的优势。他们能够看人族这边派什么人之后,做出相应的准备。如果,他们确实有可以准备的“牌”。

冯涛大袖飘飘的走到了双方阵营的中间。他带着朦胧醉意的豆眼微微的眯开了一条缝隙,朝对面的海妖满不在乎瞄了一圈,轻轻的打了一个酒嗝,似乎又觉得有些不爽,却是一把手拎起腰间的酒葫芦,将塞子拔了,咕噜咕噜的往喉咙里灌了一大口,舒爽的喘了一口气。

“你们……派谁来呢?快点,我已经有些等不及了。和你们打,还不如让我多喝点酒呢。”冯涛醉意满满的说道。他说得很从容,像是在讲一件再普通也不过的事情。但,就是这样普通的话语,却将他对重海妖的蔑视表露的清楚无疑。

“可恶,居然瞧不起我们!”

“我要把他给吞了。”

“不好,不好……吞了太血腥了。这家伙拿来炸了,浇上酱汁却是最好。”

“还是,你会吃啊!不愧是妖中的吃货。”

“那是……那是……”

没有能够完全化形的海妖,在为人处事上都现得十分的幼稚。他们因对冯涛的蔑视而议论纷纷,但就这样议论了须臾,却不可避免的歪了楼。

“闭嘴!”独角青年焦虬恨恨的吼了一声。听着他身后这些人如此的议论,他自己也觉得很没面子。

不过,他也明白,这些人都是一群浑妖,是不好一直和他们纠缠下去的。所以,他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便不再理会身后的混蛋,而是直接点名了:“卢先生……这一局就交给你吧。我想以你们魔修的手段,应该能很好的应付他吧。”

“放心,他就交给我了。”一个声音在焦虬的左后方阴惨惨的响起,令人不经意的联想起那些幽冥地府的鬼物,却是令人不经意的结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尽管是妖,可其中的大多数对于这些鬼祟的人物也是十分不适应的。在这个卢先生开口说话之后,出了几个修为高深的家伙之外,其余的都不禁向后小退了一步,却是显得有些厌恶了。

虽然这些海妖做得动作并不明显,但已然具有炼神中期实力的卢先生还是清楚的感受到了。当下,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桀桀……”笑了一声,轻轻一抖身上的显得有些破烂的黑袍,驾了一股黑烟施施然站到了冯涛的面前,挺直了他那如麻杆一般的高瘦身段。

“好高啊!”卢先生站在冯涛面前之后,冯涛微微睁开了一点眼睛瞅了他一眼,很是感慨的说道:“你这么高的身材居然还能挺得这么直?你就不担心你的身子突然折断了?唉,你的身子太单薄了。还是回去多吃一点吧。”

“吃?吃得像你这般如猪一样么?”卢先生嗤笑着撇了撇嘴,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形,很是认真的说道:也许我的确得补一点了。既然如此,那就把你的精血元气都交给我吧。让我们以卢坤的名义共存一处。”卢先生狂热的建议着,左脚在黑烟上轻轻一点,整个人便如一道鬼影猛扑向冯涛。这一刻,他探出自己的利爪,黑色的漩涡在他的手心之间不断的盘桓旋转,其中隐隐有无数人的哭嚎之音。

“鬼嚎阴风爪?”卢先生才使出这招,冯涛的眼睛便微微一缩,富有经验的他一下子就从卢先生的这一招中认出了他的路数,进而知晓了他的根底个:“你是乌风山骷髅洞的弟子……不知道你究竟传承了你家师父巫骨上人多少的本事?”

“哼,你看看就知道了!”卢坤呼喝着,身形如鬼魅一般扑向冯涛手中的利爪接连不断的扑击而出,如道道闪电朝冯涛的要害挥击过去。

这一番攻势,再外人看来,卢坤就像是身上长了几十只手一般,呼啸施为间根本看不清其中的真切。

“好强,这就是炼神境高手的速度么?虽然对方是邪道人士,但也的确强的过分啊。”看着远处的那人全身上下冒着黑气,利爪挥出带着阵阵残影,李静轩便明白对方的强大绝对是在自己之上的。

“现在,就看冯供奉是怎么应对了。说起来冯供奉也是失策。要知道他可是符篆师啊。这可不是一个适合近身作战的职业。他就这么让卢坤欺进身来,是不是有些托大了?”李静轩略带些许疑惑的想道,凝神望向远处。

此时,那边的冯涛正好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面对来自卢坤那充满了阴气的鬼爪,其白胖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然抓了一张符篆。或许是自认本身功力远在卢坤之上的缘故,他并没有任何的慌张。在掏出那封符篆之后,他鼓起自己的腮帮子重重的呵了一口气,喷出一口酒来。

“哗……”饱含元气的酒雾均匀的喷洒到了符篆之上,顿时激活了符篆之上的纹路。黄色的符纸之上一下子亮起了红色的光芒。

“嗡……”一声轰鸣在众人的耳边响起,在所有人关切的注视之下,一道淡红色的波纹从冯涛那胖胖的身子处泛出,如海浪一般汹涌的向外淡去。

这一刻众人的脑袋都好像被铁锤狠狠的砸了一记似的,麻麻木木的都有了一瞬间的失神。大家伙齐齐的恍惚了一下,转眼再看向场上,却见场上的卢坤却好像喝醉酒了一般,跌跌撞撞的后退不已,好像受了不小的伤害。

事实上,也却是如此。

毕竟,他离冯涛更近一些,所受的伤害自然也更大。在加上他提起了身上的元气,元气之中带着森然的鬼气,而这鬼气又正好被冯涛激活的那一张符篆所克制,所以……

卢坤现在很不好受。他知道自己中了招,失了先手。当下,他一边急速后退,一边则从自己腰间的储物皮囊里掏出一面小小的幡旗,攥在手中,鼓荡着元气迎风一展。小小的幡旗顿时变着丈二般大小,露出了其诡异的真容。

只见这幡旗的旗面呈倒三角状,黑底白边,分作正反两面。正面绘制象征六道轮回的六个鬼物,而反面着绘制了刑主死亡的北斗七星之样。整面旗帜黑气飘腾,阴风环绕,各种诡异的幻听之言和或魅惑,或恐喝的幻象不断从其上浮现,令人一望而知――这并非是一个正道的法器。

黑色的幡旗既现,卢坤便用力的挥舞起来。登时有二十四个拳头大小的骷髅头从黑色的旗幡之上冒出,围绕在他的身边,一圈一圈的转悠着,似乎在保护他免受伤害。

“九鬼戮阴幡?没想到你居然祭炼这么邪恶的法器。一个骷髅一千命,你这里一共有二十四个骷髅――这么说来你至少祭献了两万多人?”看着卢坤招展而出的这面幡旗,冯涛脸上糊涂的神色一下子收敛起来。他瞪大眼睛,狠狠的看着卢坤,心中冒起了浓重的杀意。

“两万多人?你太小看我了。我要做向来都要做到最好!事实上这面幡旗,我祭献三万六千个精壮男女的灵魂。所以,他已经具备了法器巅峰的水准,隐隐已然拥有一些法宝的威能。老鬼,我承认你的符篆是很不错。但是,只要我有这杆九鬼戮阴幡在手,你想拿下我……那是妄想!”

“是吗?看来你对你的法器很自信嘛!”听着卢坤那誓言旦旦的话语,凝神肃穆的冯涛,也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自己的法器。他是符篆师,法器自然是一杆粗大的毛笔。只见那毛笔以紫竹为杆,以月狼毛为锋,其杆中空,封存了星星点点的龙血砂,令其白锋之间自带了些许红色。

轻巧的法笔显出,冯涛灌注元气于其上。他大袖轻轻的一挥,遥控着手中的法笔滴溜溜的在空中的转了几个圈儿,收敛起了自身那似乎有些过于活泼的“性格”,安静的落在了冯涛的右手边。

“紫蕴龙王笔,高级法器……阶位虽然比你的旗幡低了一些,但我想用来对付你应该已经够了。”冯涛一边介绍,一边紧紧的盯着对面的那人,心中已然做好了拼命的准备。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