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幻灭无间第八章大宗师

2018-11-15 18:59: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幻灭无间 第八章 大宗师

(继续求收藏推荐,兄弟们如果喜欢顺手收藏一下,拜谢)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蜿蜒xiǎo道仿若直通苍茫,暮春的生机让草木遮蔽了幽径。歧路为二,选择?随遇而安,也是一种选择。

王梦站在xiǎo溪边沉吟少许,最终走入了第一次踏上的山路。看到王梦的选择,劲松微微一怔,奇怪的看了王梦一眼。

王梦到是没有注意劲松的异色,径自沿着崎岖的xiǎo路蜿蜒攀爬而上。

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深圳桑拿一条龙酒店
。再临山路,没有了同伴,只有一个瘦弱的身躯攀爬在山间xiǎo路上,物是人非,今日非昨,曾经的伙伴你们在哪里?

这次有劲松这个能飞天的仙人守在身边,王梦心是放松了不少。令他奇怪的是此次攀爬感觉轻松了不少。原本需要半日艰难攀爬方能到dǐng的山路,此次王梦只用了一个时辰就看到了云雾缭绕的峰dǐng,而且气不喘,腰不疼。

接近峰dǐng一刻,王梦眼前豁然开朗,山巅为一片巨大的开阔之地。云雾缭绕,绿树成荫中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呈现在眼前,更有浩大的读书声在天地间回荡,仿佛是无数人在揭竭嘶底里呐喊。这里,俨然是一片博学鸿儒的书院……

明月如钩,照不明一抹情愫。星光璀璨,红尘咫尺近天涯。月华如水,如一幕淡淡的绸缎笼罩山巅。山间早来春,百花含苞,嫩芽吐蕊,山间,已有飞虫鸣唱。

一张破败的床电镀加工厂
,一张磨痕斑斑的书桌,一把漆已脱落的木椅成为xiǎoxiǎo房间的全部。

王梦愣愣的坐在窗户前,盯着弯月发呆。已数不清多少个日子在这里仰望星空了。

细细算算,王梦登上蜿蜒山路,进入这书院已过去了七年光景。

七年弹指,王梦由一个xiǎoxiǎo的稚童,变成了一个青涩的少年。弱冠之年,正当意气风发,指diǎn江山,挥洒豪情年华。王梦却在这枯寂无奈的山中渡过了七年岁月。

紫山,进来容易。出去,那是天方夜谭,没门!

世人皆言静中方悟真,殊不知静中魔念生。以前王梦不过是拾人牙慧,説説而已。现在却真正品尝到了非人的孤寂,每天除了枯燥乏味的听书就是听书。

来到这里,王梦终于知道了他所在的是一个叫做春秋书院的宗派。而他所在的紫山书院为春秋书院的一个支脉。

紫山书院道凡殊途,王梦踏入的则是鸿儒院。研习的是教化之道,治世之学。若学有所成,王梦的出路就是去凡俗世界大周国,用自身所学弘扬儒家之道:穷则为师,启蒙世人。达则入仕,功为社稷。

令王梦恐怖的是,据説最少三十年方能学有所成!更让王梦无语的是堂堂书院竟然没有一本可以翻阅的书。

另一条支路则是通向研习道法长生之术的悟真院。道法逆天,长生可望。悲催的是自己踏错了路,与传説中的神仙失之交臂,王梦沮丧之情可想而知。唯一值得欣慰的有xiǎo胖子也踏上了同一条路。

时光荏苒,无聊加颓废,王梦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夜失眠。不知老父亲还好吗?孙老道还在为父亲灌输他的道吗?

“xiǎo子们,早课时间到……”

尖细如同男人捏着嗓子説话的声音打破了清晨的宁静。王梦苦笑着收起了桌子上翻阅尽七年的《魂梦无涯》,伸了个懒腰,dǐng着红红的双眼推开了房门。

雄鸡鸣晨天下白,这紫山却是一只八哥唤醒众人。想到八哥,王梦脸上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不敢再耽误迅速走出了房间。

来到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前,王梦见到了几十个盯着黑眼圈,强装威严,却是呵欠两天的同门。相见唯有diǎndiǎn头,苦涩一笑。打招呼都免了。

按道理説,应该是这个道理,整个鸿儒书院这些弟子除了吃饭听课,就是睡觉,整日没事可做,睡眠应该很充足。起先王梦看到早入山的同门异样颇为奇怪。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王梦也加入了整日困顿的群体,渐渐明白了缘由。

物极必反,闲的过分,剩下的唯有空虚无聊!再有变态的宗师精神折磨,没疯已属幸事!

王梦失眠之余,七年间翻阅墨非遗留之书,渐渐已翻阅到第十页。而自己的眼睛已被秃笔抹得快和墨非一眼双眸赤红了。

众人皆黑我独红,王梦用功学习,让眼充满血丝的精神立即赢得了山中唯一“老师”的赞许肯定,被树立为鸿儒院的典范。只不过没人在意书院没有书,何来秉烛夜读?

“吱……吱……”

和王梦一同进入紫山的猴子哭丧着脸走了过来,肩头落着一只顾盼之间威严肃穆,偶尔却有猥琐之意流露的八哥。

“今日休整一天,明日去悟真院。xiǎo子们,悟真院论道,你们可别丢了为师的脸。有没有信心……”

众人麻木的抬起了头,盯着激昂威严的八哥许久,最后有气没力的diǎn了diǎn头。

八哥有diǎn恼怒,喝道“整日听圣贤之言,如此没精打采成何体统?你们没听説过为师座下当今四大弟子风采吗?简直岂有此理。不明理,师之过,你们谁需要为师单独为其开课?”

“尊至高至上无所不能鸿儒博学昊天大宗师之命,弟子等绝不辜负宗师嘱托……”王梦等齐齐打了个寒颤,立即精神抖擞,高颂谄媚之音响彻天地。

八哥满意的diǎndiǎn头,“扑扇”一下翅膀道“还有什么问题?”

此地刹那陷入死寂,过了少许,有人弱弱的问道“敢问宗师,悟真院之行有何説辞?”

八哥威严的清清嗓子,道“悟道院十年论道是紫山惯例,考究尔等所学。本次有所不同。被选中的弟子可以离开紫山,参与春秋书院六脉论道……”

“宗师,这是真的吗?……”

“妈啊,终于可以离开了……”

“呜呜,二十年了,可怜少年白发生啊……”

没等八哥説完,此地顿时炸开了锅,众人喜极而泣。更有许多相貌颇为年轻,两鬓却染霜的弟子垂足顿地,嗷嗷嚎哭起来。庄严肃穆的书院门口刹那间成了菜市场。

“王梦,真能离开了吗?”曾xiǎo天肥硕的身子激动的颤抖不停。

王梦拍了拍长相颇为喜感的胖子,暗自叹息。

原本天真善良,喜欢喋喋不休的xiǎo天,在紫山七年彻底被折磨成了一个闷葫芦,每天能做的就是对着天空发呆。这也促成了另一不好的结局,现在的xiǎo胖子已变成了胖子中的极品。整个身体胖的没有了脖子,唯有硕大的脑袋暗在身上。不过xiǎo天白白净净,虽然胖的有diǎn离谱,幼xiǎo时却是颇招人喜爱,王梦一直认为xiǎo天的酒窝是被那些人拧出的。

不过令王梦惊奇的是曾xiǎo天胖则胖矣,动作却颇为矫健。xiǎo胖子曾数次试图逃离紫山,可惜都以失败告终。每次得到的惩戒都是“宗师”那里单独聆听一月人生大道。如此往复,曾xiǎo天竟然有了奇异的本事……

极度狂喜的众人没有注意到八哥已飞离了此地,唯有猴子失魂落魄猴子的站在原地发呆。

“怎么没告诉这些师弟们春秋之行最多五人呢?”

“错了,最多一人。宗师不厚道,不地道,不仁慈,不洒脱……”

“盂兰师弟,你怎么能拿宗师的言论形容宗师?这不厚道,不地道,不仁慈,不洒脱……”

虚无之地隐隐传出了喋喋不休的争论,王梦却听的清晰之极,忍不住顺着声音寻去,声音却是发自山巅一处浓雾迷茫的山洞。

“王梦,你怎么了?你説我们真能离开紫山吗?”曾xiǎo天肥硕的脸庞变的扭曲,不停的拉扯着王梦的衣襟,像是受委屈的xiǎo媳妇。王梦想到方才听到的话,忍不住打了个突,道“你没听到?”

曾xiǎo天一怔,疑惑的道“听到什么?”

“没什么”王梦摇摇头,拉着xiǎo胖走向了自己的房间。后面跟着耷拉着脑袋,萎靡不振的猴子。临走时,王梦瞥了眼山洞,那里想必就是传説中深得八哥真传捕鱼手游
,三十年未曾出关的四大弟子……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