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吃酱豆的那些日子

2019-05-16 18:34: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十年版iPhone升级有戏苹果获无边框及
带着阿宝回家过年光荣7i携苏宁周年有礼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是谁写的曾被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酱豆绝对是老家最寻常的家常小菜。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这几年也许没人吃这种菜了,可在那时酱豆却是日常菜肴里不可或缺的。母亲是做酱豆的好手,在我的印象里,母亲做酱豆是从来没有失过手的,而且做出的酱豆,咸淡适宜,余味悠长。能吃上可口的酱豆成了困难生活里的1缕慰藉,我的童年记忆里,酱豆似乎成了一个不可忘却的文化符号。今天的我越来越感觉到,是不起眼的酱豆陪伴着我度过了那个年代,就像李春波唱的《小芳》里那个美丽的姑娘一样,令人难以忘怀。

我没有直接做过酱豆,但我亲眼观察过母亲做酱豆的全过程。做酱豆气温要高,要选好时令,盛夏三伏天最好。3伏天鸣蝉高唱,一天热似一天,日光毫不留情晒得人脊背发疼的时候,制作酱豆的最佳时机到了。又加上这个时候,庄稼拼命生长,田野里一片绿意,庄稼也管理一两遍了,出现了短暂的农闲,因而家家开始张罗着做酱豆。

做酱豆这活儿是技术活,技术含量还是蛮高的。大致要经历挑豆炒豆捂豆下豆晒豆几个环节。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问题,哪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都会影响酱豆的质量。做酱豆用的黄豆是主料,首先要细细挑选上好的黄豆,用筛子筛干净,把一些残缺不全的黄豆过滤出去。一定要做到保证没有霉烂的豆子、没有被虫子咬过的豆子。筛好后再用簸箕把黄豆簸净。小时候我经常在母亲身旁看母亲筛豆、簸豆,母亲还给我出了一道问题让我回答,干什么活浑身运动?现在想想,筛豆子真是一种很好的体育运动,浑身绝对可以运转开来的。看着母亲很熟练地筛豆、簸豆,在旁边欣赏的我真的很惊奇母亲娴熟的动作。

接下来是要把挑好的黄豆放到锅里翻炒成橙黄色,为了保证炒豆的质量,常常要兑入沙子,目的是避免豆子炒黑。火候要把握好,父亲在下面烧火,母亲拿了锅铲子均匀地翻炒,在母亲的翻炒下,不大DYZ-30整体式液压拉马使用方法与注意事项
一会儿,铁锅里响起爆豆声,直到一股诱人的香味儿飘起来,黄豆变得深黄色时,豆子算是炒好了。然后把炒好的豆子放入装满清水的大盆里,泡上大约一顿饭的工夫。炒熟的黄豆经过水的浸泡迅速膨胀饱满,模样儿变得胖胖的。炒豆子的这个时候也是小孩子们过节的日子,大人们会腾出一些炒熟的黄豆让孩子们吃。炒熟的黄豆直接就可以拿来吃,还可以拌上干盐或是白糖,一个一个撂到嘴里,嚼得嘎嘣嘎嘣响,越嚼越有味儿,满口生香。惋惜不能多吃,不然肚子会胀得比皮球还要鼓,用手1敲,砰砰作响,胀得晚上睡不着觉,胃里直泛酸气,医学上叫做消化不良。

接下来,要捂酱豆。把浸泡好的豆子捞出来晾干,用炒熟的白面均匀地搅拌摊平,大概保持一指来厚。放在一面门板上或是床板上,用报纸盖好,或者盖上一种叫做艾草的植物,目的是驱赶虫子。拌好的豆子尽量地要封闭严密些,这样可以让黄豆渐渐发热霉变。因为是三伏天,气温高,经过七八天的时间,黄豆就会长出绿莹莹或者黄澄澄的绒毛,相互之间能拉成短短的丝,这其实是一种细菌,据母亲说绿莹莹的绒毛最好。等平摊的豆子绒毛全部长齐,豆子就算是捂好了。捂好的豆子咋一看模样确切很吓人,现在知道这是霉变的东西,是绝对不能吃的,后来我还看到一个资料,说是吃了这类豆子极易得癌症的。而那时的母亲说要的其实就是这类效果,绒毛越多做好后才会香甜可口!这也许是老先人传下来的,我看CAPRI细胞抗肿瘤有何特点
过不少文献记载,外国食系里好像压根儿没这种做食品的法儿。

接下来是最关键的的程序,就是下酱豆。把一桶新打的凉水倒进铁锅里,因为酱豆常常做得很多,铁锅里的水一般都会接近溢出了。将事先准备的八角、茴香、花椒、姜片等作料放进锅里去煮,等水熬下去一截,屋里飘出浓浓的作料味儿,作料水就算做成了。把捂好的霉菌豆子捏碎,拌匀,放进腌制酱豆的敞口大盆里。一层酱豆、一层盐拌调味品,很有顺序地装好,尽量做到均匀。为了增加酱豆的多味,还可以切开3四个上等的大西瓜,连瓤带籽搅进去。待敞口大盆快满时,把熬好的凉了的作料水倒进去,然后用细棉布扎紧盆口,搬到毒太阳下曝晒。用细棉布扎紧盆口是为了避免苍蝇在酱豆里产蛆,一旦苍蝇产蛆,那是很使人讨厌的。在炎炎烈日下,只需几天工夫,酱豆盆就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味道。并且太阳越毒,晒出的效果就越好。每天要几次打开细棉布把酱豆上下搅拌均匀接着晒。在高温的作用下,酱豆起着化学反应,慢慢地产生一种美味。所以晒酱豆最怕赶上阴雨天气,最忌雨水落到盆里,那样酱豆就会变坏,一切都会前功尽弃。因而三伏天里,邻居们都会把晒酱豆的大盆搬到太阳地儿里,一字儿排开,用几根粗壮的棍子绑成三角架,把酱豆盆放在上面,这成了那个时候三伏天里的一道景观。

做酱豆是女人的活儿。那个时候,酱豆是不是做得上乘甚至成了判断一个家庭主妇是不是称职的标准,如果一个妇女酱豆都做不好,在同行妯娌之间那是要降档的,所以妇女们做酱豆时有了明争暗赛的味儿。

当盆中的酱豆开始泛出紫红色,掀开细棉布,一股酱香扑鼻而来,这说明酱豆晒好了。酱豆的吃法很多,最普通的就是原汁原味端在饭桌上作咸菜用。不能多吃,酱豆味儿一般偏咸,目的是为了刺激吃饭时的速度。那个时候炒菜被认为是费油费调味品的,母亲精打细算,一般不轻易炒菜的,算来算去还是吃酱豆就馍划算。那个年月,有一盆上好的酱豆,绝对可以成为整个冬季里的美味。如果条件好一点,吃酱豆还可以上个档次,放上香油,再和上切碎的辣椒丝,拌上葱花炒一下食用,那种美味是令人羡慕的。吃酱豆很少用筷子,用馍夹着酱豆吃,可以走在路上吃的,绝对很快餐的,用不着坐在桌前馍一口菜一口的。

上初中时我住校,一星期才回家一趟。在学校里伙食很差劲,虽然是白面馍,但是难以下咽,菜也是索然无味,萝卜白菜是主打,几近是白水煮的。在这样的日子里,酱豆倒是功不可没。星期天的下午,要到学校上学,临行前母亲会把酱豆炒上一碗,兑上辣椒、葱花和炒熟的花生,装在玻璃罐头瓶里,用塑料布蒙上,扎紧,让我带到学校吃,这几乎是我一星期的菜肴。那时候,来自农村的孩子基本上都是这样,不会有人嘲笑的。也许酱豆来自四面八方,所以做出来的酱豆各具风味,各式各样的装着酱豆的罐头瓶排列在教室的窗台上,是那时学校的特有风景。吃饭时大家会围成一个饭场儿,酱豆瓶子摆成一个圆圈,相互尝一尝对方的酱豆,品评一番,想在想来,别有一番情调在心头。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上了县城的高中,母亲说别带酱豆了,免得同学笑话。又加上我和弟弟都上了高中,家里劳力缺乏,农活重担都落在了父亲母亲的肩上,所以母亲也没时间做酱豆了,因而酱豆成了记忆。不过我一直这样认为,是那段吃酱豆的日子磨练了我吃苦耐劳的秉性,从这一点上说,我应该感谢酱豆陪伴我的日子。

现在,老家靠近市区,周边建了很多蔬菜大棚,一年四季反季节蔬菜不断,家家随时都可以吃到新鲜的炒菜,而那醇香可口的酱豆却离现在的生活越来越远,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相反,做酱豆、吃酱豆倒成了一种奢侈了。细思一下,酱豆对像我一样离家在外的人,总是包括了太多的亲情和乡情。朋友聚会,若是饭桌上出现一碟作为配菜的简简单单的酱豆,我倒像是见到了久违了的老朋友,眼前没准1亮,仿佛听到了千里以外的乡音,一下子把距离拉近了。

想一想走过的路,吃着老家母亲做的酱豆,我和弟弟mm一个接一个地走出了家乡,走出了整天与酱豆为伴的日子,也走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而今天的酱豆却渐渐成了我温馨的回忆,真个让人感慨万千。

小儿低烧怎么办
西班牙3月新车销量112299辆 同比增40.5%
8792.html" target="_blank">小儿低烧怎么办
小儿低烧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