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虐仙记 第303章解铃还须系铃人

2020-01-15 14:49: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虐仙记 第303章解铃还须系铃人

元壁君似无意,实有意的,胸前的一对豪-乳高高的凸了出来,就这么轻轻的一晃,鹰明子猛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停止。

她当然有更加动人的色彩。

不过鹰明子已经不敢看下去,立即运起道术之中的“骷髅白骨观”,美人白骨。

可是没有用,元壁君轻轻一笑:“陛下好客气呢,在这样的时候,你一句话都不说?”

她的声音美妙动人,使人心旌摇动。

的确,在他的所有修行生涯之中,讲究的都是首先坚定道心,然后再勇猛精进,破除一切的障碍。

女色自然是其中一大障碍。

元壁君叹息:“好。其实你本不必这样的,你苦心修行,即使最终成仙,所要得到的,也不过是权名色三字而已,而今面临着这世上最美的女人,你居然交臂失之,难道不觉得可惜?”

鹰明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世上最艳丽的色彩。

元壁君自猛然之间突破到道术的第八重雷劫之后,对大天魔术的理解,似乎又进了一层。她的美貌自被萧君破坏之后,已经不如姬姜这样的绝色,也不如自己的女儿元妙玉,但是,在她催动大天魔术的时候,其美艳可以惊天地,泣鬼神。

鹰明子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猛然抱住了元壁君。

元壁君的脸上露出一丝狡猾而得意的笑容,挺身相就,道术运转之下,銮车之中的声息顿时消失于无形。

半个时辰,足足半个时辰之后,鹰明子狂喜的声音才传出来:“太后,不管你以后有何差遣,就是让我去死,我也听你的!”

元壁君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夏雨田不是带领大军在前,为什么竟让他逃脱?”

元壁君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她立即派出夏雨田带领骑兵追击,再以近二百万的步兵为后续。就是想要把薛冲的这二十万骑兵全部歼灭。

要杀薛冲这样的人,难度太大,但是要将这二十万骑兵歼灭,却是大有可能之事。

鹰明子怒道:“狡猾的东西,我这就带领大军追击之!”

元壁君摆手:“龙渊帝国方经大乱,必须先行休养生息。不然的话,无力抵挡来自于外界的攻击,薛冲实在是世上不可多得的人杰,要对付他,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成事的事情。!”

她知道。自己说到这里,已经是极端委婉的说法了。他和薛冲交手无数次,自是明白薛冲的厉害。鹰明子武功厉害,但是真要和薛冲对上了,却未必是薛冲的对手。

而此时,远在前线的夏雨田,看着薛冲大军离去之后所散发出的滚滚烟尘,神色之中满是惊恐:“此人果然善能用兵,若是他再走得慢一点点,则势必陷入我大军的缠斗之中,可以说是必败的命运,但是他却偏偏把握住了这毫厘的关键,抢先一步退走。”

……

薛冲的战马猛然停住。

此时的薛冲,要鞭策战马和控制战马,已经完全用不着鞭子,而是靠着自己的神念。

在每时每刻之间,他都和战马处在十分默契的状态,就好象战马也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这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他现在终于明白一些杰出的大将,为什么别人想要射他的马,比登天还难,原来就是这样。因为他自己本人和战马,已经可以说是真正的一体。

萧玉章的脸上露出羞赧的神色:“陛下,整顿神龙骑兵耗费了我不少的时间,再要麾师进攻铁军山谷,时机已是不利,我于是立即带领大军突围,还请陛下降罪。”

薛冲摇头:“你善于审时度势,何罪之有,而且,突围是我下的命令,萧玉章听旨!”

薛冲就道:“我还要去搭救姬灿陛下和严继承以及被元壁君暗算的爆气阁三老,人多了反而不好,这就离开!”

……

薛冲言迄,身体猛然的消失在虚空,腾挪而去。

他知道萧玉章选择退却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大蒙兀帝国的六十万骑兵,放眼整个天下,又有谁是能是他们的对手?

虽说薛冲手下这二十万神龙骑兵厉害非凡,而且驾御战马的战士,未必比不上薛冲手下的战士,但是要命的是,蒙兀帝国特殊的龙马,战力几乎是普通战马的一倍。

骑兵与骑兵之间,微弱的实力优势已经可以决定决战的胜负,何况是如此巨大的差距。

并且,薛冲比谁都清楚,现在自己手中的这二十万骑兵,并不能算是自己真正的精兵,毕竟未经训练。而且就算是这样,在骑兵的数量上也只是夏雨田骑兵的三分之一,哪里是它的对手?

萧玉章在这个时候选择撤退,正是自己的意思。

……

薛冲的速度极快,很快的重回龙渊王宫。

他首先看到的人是元壁君。

这个女人此时正站在花荫下,由数十个宫女陪伴。而在他的面前,鹰明子的眼色十分的温柔。

这是两个人难得的小憩的时光,似乎他们有话要说。

就算是以薛冲的眼光,在数百丈之外,还是可以感受到鹰明子的离愁。

哼,薛冲在心中冷笑一声,看来元壁君这婆娘真的很有能耐,居然又勾搭上了鹰明子。

以薛冲此时心灵力的敏锐,自是很轻易的就发现了这一点。

到了现在。薛冲几乎已经可以断定,黑水浪毒不是自己能够破解的,毕竟以老龙的阅历,尚且不能破结,何况是自己。自己再要到悬浮宫求取解药,也已经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再怎么说,三大教门虽然不直接干预尘世之中的事情,但是可以想见的是。鹰明子毕竟是他们在尘世的代言人,自己到悬浮宫求取解药。十分的不妥当,而且甚至可能有不可预知的危险。

若是要到太上魔门或者神兽宫中去求取解药,则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会有种种苛刻的条件。毕竟,薛冲此时已经是天下一个大国的皇帝,势必会受到两大教派的拉拢。到时候一旦遇上屠城这样的人。可以肯定的是,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因此薛冲本能的觉得,从元壁君的身上着手,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吼声!

巨大的吼声之中,夏雨田冲突而入。

所有的侍卫。只要被他瞪了一眼,莫不心惊胆寒,纷纷辟易。

夏雨田出现在元壁君面前的时候,神色愤怒,而且语言之中透露出讥讽。

鹰明子就猛然的站了起来:“夏先生,你作为大蒙兀帝国的臣子,似乎不该这样对太后说话!”

他心中十分的恼怒,想不到在这样依依离别的时候,夏雨田居然出来搅局。

夏雨田冷笑,哗啦一声抽出了霸天长刀:“你是什么东西,你难道这样想死?”

以夏雨田和元壁君这数十年的肌肤之亲,元壁君有什么样的异常,都在他的感官笼罩之下。

他本能的感觉到,元壁君和鹰明子或许有一腿。而且,即使没有一腿,但是和离发生使他愤怒的那种关系,已经不远了。

他太明白元壁君这婆娘的性情了,和一头最美的母-狮子基本上没有区别。

他本来早已经想要放弃,可是这数十年来这女人已经深深的牵住了他的心,这个绝美的婆娘在他的身体里辗转呻-吟,颠倒一切的姿态,又岂是想放弃就能放弃的?

他当然不知道,自己其实是中了毒,上了瘾,已经无法离开这女人了。

当然。夏雨田其实是心态很简单。就是不能放弃欲-望,但是却更不能放弃修行。他甚少关注世俗之事,即使是现在贵为大蒙兀帝国的副臣相,他也禀持着这样的生活模式。

鹰明子猛然站了起来,哐啷一声抽出了背后的长剑,遥遥指着夏雨田:“你是什么东西,你真的想找死?”

他的说的话几乎和夏雨天相同,但是气势更盛。

夏雨田一阵心旌摇动,他想不到此人的武功,已经到了神明的地步,绝不在自己之下。

但是在刹那之间,他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完全的被元壁君吸引,甚至不惜为了她和自己生死之战!

能够服侍皇帝的宫女,都是十分机灵的角色,况且见了这样的阵仗,她们早已经想逃离,现在一得到命令,自是飞速的离开。

元壁君看着最后一名宫女的背影在花园之后消失,这才转过身来,看着夏雨田,淡淡的说道:“夏雨田,难道你如此不信任我?”她的眼中如江河一般的落下泪花。

夏雨田的眼神猛然的看着元壁君,半晌:“君儿,你。你难道和他真的没有什么?”

他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怀疑。

诚然,他对元壁君产生怀疑只是一种心灵上的微妙感应,并没有十足的自信。

也许,元壁君和鹰明子在一起,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元壁君的泪水狂涌,重重的点了点头。

这个女人在这方面的能力。真的是使人惊叹。

夏雨田丢下这句话,就要离开。

夏雨田的手青筋凸现,再次按住了霸刀的刀柄。

元壁君楚楚可怜的看着鹰明子:“陛下!你我之间,本没有丝毫见不得人的事!我们商量的都是国家大事。而且当今洪元大陆的局势,蒙兀和龙渊帝国唇齿相依,我们自己人若再起内讧,则势必被薛冲和萧君坐收渔利。请三思!”

鹰明子一听,心中非常的受用,随即退后一步,说道:“好!夏雨田,我可不是怕了你,我只是看在太后的面上,希望你以后不要这样嚣张。你要明白,站在你面前的。是龙渊帝国新的皇帝。”

夏雨田傲然道:“别说你是龙渊帝国的皇帝,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也没有丝毫放在眼里,哼!”冷笑一声,使周围十丈的树叶全部落光,随即转身离去。

在一边观看的薛冲吃了一惊,对夏雨田的实力,又有了重新的估计。

也许这一次幸亏没有和他交手。否则自己未必能躲得过他的必杀。

这是一个夏日的季节,花园中的树木青葱繁盛,树叶虽然是树上最脆弱的存在,但是现在正是和树干结合最紧密之时,却被他一震之威。让他们全数掉落地面。

这一点,自己是无法做到的。

本来还在心中沾沾自喜,以胜利者自居的鹰明子,见了这惊世骇俗的一招,心中的喜悦变成了恐惧。

她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鹰明子的脸上已经露出狂喜的神色。

元壁君美艳无比的身形忽然消失在虚空,自是借助了道器的能力。

薛冲随即跟踪而出。

元壁君当然想不到,自己残留的一丝气息,居然不能逃避照妖眼的追踪。

据老龙的了解,黑水浪毒虽然厉害无比,但是只要有法力的高手潜心研究,还是有可能找到解救之法。

拓拔龙城“修炼”的地方位置在御花园中心,四周有十三间屋子。

外面的十二间屋子是侍卫们的居处,最中央的一间里居住着拓拔龙城。

就算现在已经成了傀儡,但是作为一个大国的皇帝,他还享受着应有的尊严。

即使是他的十二名顶级护卫,也还是以前的人手。

这就是为什么元壁君在大蒙兀帝国的地位越来越稳固的原因,“一切政令”都是王公贵族到这里请示之后再向四方发出,发号施令的人也的确是拓拔龙城本人,元壁君甚至连和王公贵族见面的机会都很少。

这使得整个大蒙兀帝国的臣民都深信不疑,虽然拓拔龙城有些昏庸,全部重用的都是元壁君派系的人,可是这的确是皇帝的命令。

再有一点,整个大蒙兀帝国,的确是不能找到才能胜于夏雨田和元洪的高手。

这两个人可是在全军大比武之中一一的打败了所有对手,最终会师决赛的绝世强者。

元壁君在当初任命这两人为大蒙兀帝国统帅的时候,无数的人不服。尤其是王公贵族,但是自经过这场比武之后,所有的人都不敢再起半点轻视之心。

不仅是夏雨田和元洪,就是夏无伤和元彪,也在比武之中展示出了强横的战力。

元壁君虽然没有显示自己的武功,但是一个名声已经残败的皇后。居然还可以做到大蒙兀帝国的皇后,这虽然有悖于伦常,但是却无疑显示了她的能力。

当然,几乎所有见过她绝世风姿的男人,都会在心中久久的留存幻想。几乎所有男人想的都是,如果能够和这样的女人有过一夕之缘,真的是死了也值啦!

只要是个男人,真正的男人,元壁君自信都可以手到擒来。只有薛冲是个例外。

薛冲一直跟到了这里。

居室之中的拓拔龙城端然坐在龙椅之上,似乎正在用筷子挑起碟中的花生米,没有毫厘之差。

他的动作机械,准确,就像是一个木偶,而事实上他也是一个木偶。

然后,薛冲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元壁君猛然脱衣。

她脱衣的技巧十分纯熟,一刹那之间,一切都在薛冲的眼前。

这个女人以前虽然和他时时有过缠绵,但是再次看到她如此动人的身体的时候,他还是充满了感慨。

然后,薛冲的一切感知都宣告消失。

这是为什么?

薛冲充满了惊奇。元壁君居然可以屏蔽一切神念对她的感知,真的是不可思议。

但是薛冲随即露出惊喜:“想必元壁君是进入了金梅瓶之中,但是这件道器的品质显然不如照妖眼,因此还是会发出些微的声响。

呻-吟,狂叫。一种世界末日时候的极乐!

疯狂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薛冲大为不解,拓拔龙城明明已经是一个活死人,一个傀儡,元壁君为什么还要和他,和他进行一些刺激的事情?

薛冲在经历了数个时辰漫长的等待之后,一切华丽的演出都落幕。

元壁君叹息似的说道:“很好,这家伙真的很好。不管是和谁一起,一起做事情,夏雨田、天傲、狼天仇,甚至薛冲,还有……我都没有感受到真正的快乐,那种全身心的投入,想必,他们都是清醒的人,只有你,你有拓拔龙城,你才让我真正的满意。想不到,实在想不到,我一直追求的极乐,居然让这样的一个的一个男人给我找到。”

她的声音慵懒无比,似乎在回味着欢乐的余韵。

薛冲大为恼怒,自己耐着性子监视元壁君,忍受了这么多,居然还是没有丝毫的线索。

正在薛冲想要离开的一刹那之间,元壁君小声的说道:“拓拔龙城,你本是威震天下的人物,肉身接天颠峰的不世人物,但是想不到却被黑水浪毒做制。你知道不知道,黑水浪毒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薛冲的耳朵立即竖了起来。

他万里追踪,为的就是找到这种剧毒的解药,解铃还须系铃人,除了元壁君自己,恐怕别人已经无法破解。

虽然这是黑尸自太上魔门之中带出的剧毒,但是薛冲深信,再厉害的毒药,终究有破解之道。

听到这里,薛冲的眼睛亮了起来:“原来他不过是失去了神智,想必是被毒药伤害了神智,但是并没有彻底的消除,也许我的心灵力,可以修复他的神智?”

薛冲就像是在无涯的沧海之中看到一座灯塔的喜悦。(未完待续。。)

双峰县中医院怎么样
云和县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怎么样
癫痫病治疗偏方
昆明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温州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