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三十章 疯虎一样的对战

2018-11-09 18:37: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大逆之门 第一千零三十章 疯虎一样的对战

谈山色看向安争的时候有一种贪吃的人看到了美食一样的感觉,他眼神里那种欲望根本就不加遮掩。他刚才说的话,又那么的阴沉,同样的丝毫不加遮掩。以至于安争怀疑,跟着他的那些战将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人还要跟着他,是不是被谈山色下了迷药。

印象之中,赵灭不是一个这样没有善恶之分的人。在仙宫的时候,赵灭看到那些尸骸的时候那悲愤的眼神,让安争确定他心中有是非判断。

然而现在,安争不得不怀疑自己。

“为什么?”

安争没有理会谈山色,而是看向赵灭。

赵灭沉默了一会儿后回答:“我没有选择,大蜀必须复兴。”

安争忽然间明白了,为什么有人会说愚忠之人其实有可恨之处。赵灭从本质上来说不是一个坏人,可当他复兴大蜀的执念入骨之后,人就变成了一个机器。

谈山色笑起来:“你是想离间我们?真是难为你了,我和他们之间有什么样的感情你是不会理解的。我不想浪费时间了,现在将海魂珠和冰封灵石给我,我或许心念一动放你们一条生路。毕竟,在这大局之中,其实你们真的无关轻重。”

陈少白忽然笑起来:“我是真他妈的不喜欢这种被人轻视的感觉啊。”

杜瘦瘦也笑:“一样。”

两个人分开左右走到安争身边站住,一个拎着短戟一个擎死神之镰,两个人同时看向安争:“干不干?”

安争嘴角往上一勾:“干!”

“杀了他们!”

谈山色一摆手,站起来走回去上了马车,马车里摆着一个棋盘,有个童子为他烹茶,他坐在棋盘边上轻轻的说了一句。

“别让我等太久。”

一个身穿战甲,体型健硕的将军斜着冲过来,手里的斩-马刀斜砍安争的面门。这个人比安争还要高小半个头,虎背猿腰,手里的斩-马刀至少有一米六七长,刀柄在五六十厘米左右,剩下的都是刀身。这刀看起来极为沉重,上面反射着一种冷幽幽的光芒。

“大蜀魏迟,取你项上人头!”

“来拿!”

安争身子斜着翻出去,匹练般的刀光擦着他的身子劈了过去。那刀芒之凌厉,安争立刻就判断出这个人的修为境界在什么地步。这个人的速度不快,身法也不算灵便,可是他的刀大开大合,滴水不漏。

“这个人是我的。”

一个更为雄壮的男人从远处掠过来,砰地一声落地,地面都被踩的震动了一下。他手里抓着一杆铁矛,足有两米长。铁矛的款式有些特殊,矛锋像是一条蜿蜒爬行的长蛇。

“你退下!”

那人喊了一声,不容置疑。

叫魏迟的战将显然有些恼火,可是有一种敢怒不敢言的悲愤,转而冲向了陈少白。

安争左手一道凌厉的剑气直刺魏迟的后心,右手一掌拍出去,一个雷炮轰然而出。

“不用走了,我打你们两个。”

那极雄壮的战将身上并没有穿着甲胄,似乎这个世界上也找不到一件合适的铠甲给他。他身穿布衣,胳膊上的肌肉将衣袖都绷的很紧,让人时时刻刻担心他一动就能把衣袖撑破。

“狂妄!”

他铁矛竖在身前挡住安争的雷炮,然后纵身一跃铁矛砸向安争:“我张敖纵横沙场多年,还没有见过一个如你这般狂傲之人,便是当初大魏的那些名将,在我面前哪个敢放肆?”

“那是你没见识。”

安争一拳轰在铁矛上,那铁矛被震的向后荡了出去。张敖的胳膊上一麻,心里对安争多了几分忌惮。可是身为上将军的那种骄傲感和好胜之心也被刺激出来,他嗷的叫了一声,铁矛如铁锁横江一般砸落。

这一矛实在太过霸道,虽然简单,可是将力度发挥到了极致。安争避开,铁矛带出来的劲气爆炸在安争身边。劲气笔直的在大地上砸出来一条深沟,大地开裂,如突然出现的一条峡谷般。

魏迟自安争背后过来,一刀横扫直奔安争的后脑。安争身子往前一压,脚顺势往上一剔,身子然转了三百六十度的同时,一脚踢在刀柄上,将那斩-马刀嗖的一声踢上了半空。

“滚开!”

张敖怒斥一声,那双眼睛瞪的那么圆,如虎豹之目。魏迟脸色一变,却还是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坐在马车里的谈山色抬起头看了张敖一眼,微微摇头。

“张将军性格暴烈,太过刚硬,那个人又狡猾......赵灭,你去吧。”

赵灭显然犹豫了一下,可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提铁枪朝着安争冲了过去。

“你也要来烦我?!”

张敖看到赵灭冲过来,脸色大怒:“魏迟那厮来烦我也就罢了,你是自家兄弟,还不知道我的性子?这个人是我的,谁也不能插手!”

赵灭声音平淡的说道:“先生说,要速战速决,唯恐有变。”

“那你去杀别人!”

张敖一把将赵灭推开,朝着安争冲了过去。他铁矛直刺安争,被安争一把抓住矛杆。两个人同时向后发力都想把铁矛夺过来,可是一时之间旗鼓相当,谁也拉不动谁。那铁矛是上古神器品级非凡,若非如此的话早就被这两个变态扯断了。

“给你就是!”

张敖见拉不回来,索性一松手,然后身子趁势往前一冲,一拳砸向安争的面门。安争夺了铁枪往后一甩,然后迎着招傲的拳头砸了过去。张敖的拳头比安争的拳头显然大了一号,可是两个拳头对撞之际却谁也没落下风。安争甩出去的铁枪化作一道流光,笔直的刺向远处正在进攻古千叶的魏迟。

魏迟感觉到背后劲风来袭,立刻转身一刀劈落。当的一声,铁矛被刀斩落,可是他的长刀却崩出来一个不小的缺口。他两臂一阵微微颤抖,显然被这力量震的不轻。

砰砰砰砰......

安争和张敖两个人好像疯虎一样,一拳对一拳的猛攻,谁也不肯退后半步。两个人的拳头疾风暴雨一般,好像两门近距离对射的重炮一样,每一拳都重的让人头皮发麻。一开始拳头对拳头,后来是在对方身上一拳一拳的砸落。毫无花哨可言,但却有一种拳拳到肉的震撼。

砰砰两声,安争和张敖都被对方的拳劲震退。张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手背和指关节都肿了起来。

“你他妈的耍滑!”

他怒骂一声。

打在安争身上的声音明显不对劲。

安争冷哼:“你不也是一样。”

张敖身上的布衣被打的粉碎,露出里面一件金丝软甲。这甲胄贴身穿着,金光灿灿。张敖的每一拳打在安争身上都好在打在钢板上一样。而安争的每一拳打在张敖身上,都好像打在一堆绳索上似的。

“我必杀你!”

张敖一脚踩在地上,大地随即开裂,口子如蜿蜒而出的巨蟒一样朝着安争过去。随着这一脚踩裂了大地,张敖伸手往下一抓。大地之下,顺着裂开的口子里瀑布一般的岩浆喷涌出来。那岩浆的温度之高,就算是安争都觉得有些承受不住。

可张敖左手右手连环挥击,每一拳出去,都打出来一个足有三四米巨大的岩浆之球。这些大火球炮弹一样一颗一颗的轰向安争,每一颗都带着不可一世的气势和威力。安争闪身避开一颗,那岩浆火球激射向安争后面,落入那片树林之中。轰的一声火球爆开,至少也有十几亩大的林子直接被摧毁。火球爆开的那一瞬间,整片树林就被火海吞噬,顷刻之间就被烧的一干二净。

张敖出拳的速度越来越快,火球一颗一颗的朝着安争激射过去。

“看你能硬多久!”

他怒斥一声。

安争同样双拳连环出招,每一拳都有一个雷炮轰出去。雷炮和岩浆火球在半空之中不断的对轰,那种场面震撼的无以复加。而两个人都不是站在原地不动的出拳,还都在大步的朝着对方前行。火球和雷炮对撞的速度和频率太快了,那一阵阵爆开的光团让四周的光线变得忽闪起来。

两个人越来越近,雷炮和火球都消失不见,然后就又是拳拳到肉的那种打法。拳头打在安争的肩膀上,安争的身子一个踉跄。可安争的一脚也踹在张敖的胸口,张敖向后大步后退。两个人稳住了身子之后,同时呼了一口气,然后又一起冲向对方。

这种打法,换作其他小天境的巅峰的强者早就炸裂了,可这两个人的肉身都恐怖到了极致,而且身上都有极品的甲胄防御,这样打下去可能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出胜负了。说起来,张敖是安争遇到的第一个可以在肉身上与他抗衡之人。虽然安争确定这样打下去最终还是自己会赢,但耗费的时间必然很长。

张敖一拳轰过来,安争这次没有硬接,身子往下一低避开这一拳,趁势抱住张敖的腰,他身子一转到了张敖背后,将张敖举起来往后猛的一砸。轰的一声,张敖的脑袋重重的戳进了大地之中,在地面上炸出来一个大坑。不等张敖将自己拔出来,安争拽着他的脚踝拔萝卜一样把他拽出来,然后抡圆了扔了出去。

张敖的身子旋转着飞出去几百米远,轰的一声砸在山崖上,直接砸进了山体里。

山峰骤然崩裂,张敖将半座山撑破,大步跑回来:“再来!”

安争迎着他冲了上去:“怕你?”

两个人的肩膀撞在一起,如两辆重型坦克对撞一样。紧跟着两个人同时倒飞出去,一个在地面上翻滚着犁出来一条深沟。一个飞出去将直线上的所有大树都拦腰撞断。

坐在马车里的谈山色轻蔑的哼了一声:“莽夫,两个。”

可他的话音才落,就看到张敖被安争举起来,朝着马车这边砸了过来。谈山色一摆手,身边摆着的羽扇飞出去在马车外面骤然变大。砰地一声,张敖撞在羽扇上又被弹了回去。

可是下一秒,安争从天而落,一拳朝着马车砸了下来。

记住版址:m.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