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苍穹之门 第11章 难友

2018-11-09 18:38:5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苍穹之门 第11章 难友

如果依特是住在距离翡翠盆地不远的白石城附近,亦或曾研究过拉泽尔王国的贵族谱系,那么他就一定会知道白石城的特里克家族在王国中是怎样的一个著名的家族,从而对xiǎo萨芬特表现出一定的尊敬了,毕竟这个家族那可是王国中一个有着悠久传承的贵族世家,家族史上最辉煌的时期曾同时出过一位亲王夫人和一位公爵夫人,直至现在特里克家族中仍然还拥有好几位子爵及勋爵,在拉泽尔王国之中也算的上是一个名声显赫的家族。

可惜清泉镇距离白石城太过遥远,依特对于王国的贵族谱系也从未曾有过半diǎn研究,所以当xiǎo萨芬特进行自我介绍时,依特丝毫没有任何异样的感觉,甚至由于xiǎo萨芬特先前调侃他的话语,使得他仍有些忿忿不满的感觉,所以只是出于礼貌生硬的回应着。

对于依特冷淡的回应,xiǎo萨芬特也没有流露出任何的不满,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径自坐在地上,继续专心对付着手中干硬的肉干,不再言语了。

看着依特犹自赌气的表情,阿历克斯不禁有些感到好笑,他明白这个少年仍在气恼于刚才xiǎo萨芬特冒失的话语,抬手又揉了揉依特略显凌乱的褐色短发,xiǎo心的拈去粘在头发中的枯草,微笑着説:“还在生气?他就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不要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依特有些赧然的低下头,轻轻的应允了一声,然后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放下捧着肉干的双手,抬起头来,看着阿历克斯,有些局促的説道:“我。。。我叫依特,莱拉-依特,我来自清泉镇,嗯。。。落雪城旁边的清泉镇,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説过。。。我是王国银杉军团属下第七边境守卫大队第十一xiǎo队所属第七十三警戒石堡中的一名学徒士兵。”

阿历克斯也不由的坐着了身体,脸上的微笑渐渐隐去,面色庄重的看着依特,右手半曲轻轻的贴放在胸前,这也是拉泽尔王队中战士们相互之间问候及介绍时最普通的礼仪之一,沉声説道:“我是阿历克斯,莫西赛亚-阿历克斯,来自翡翠盆地的雾色河谷,那里也是一个偏僻的地方,很少有人知道,我是银杉军团所属银杉骑士团第三大队第九xiǎo队的队长。”

“呀。。。”

依特一惊,本能的想站起身来立正行礼来表示对长官的敬意,要知道拉泽尔王国本就是以武建国的,一直以来都非常重视王队的纪律和传承,军队中有着流传已久形成定式的礼仪风俗,当遇到比自己军衔要高的长官或前辈时,应当站直身体昂首挺胸双手交叉置于身后以示对其的尊重,这也是学徒新兵们进入军营后集训时所学的第一课。

“在这里,就不要行礼了,你身上还有伤的。”

阿历克斯伸手按住了依特的肩膀,苦笑着制止住了他的动作。

“啊。。。那个。。。没事的,我的伤都好了,没事的。。。嗯,很荣幸见到您,阿历克斯队长。。。”

依特结结巴巴的説道,要知道,在银杉军团中银杉骑士团可是其中绝对的主力,每个银杉骑士团的正式骑士都是由军中千挑万选出的佼佼者,放到王国其他地方甚至其他人类王国中,担任一个普通的骑兵队长都绰绰有余,更别説是一位统领着五十位独角雪鹿骑士的xiǎo队长了。

“呵呵,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可不是件荣幸的事啊。。。”阿历克斯苦笑着咕哝到。

“还好了,至少我们现在还活着,好像也没怎么缺胳膊少腿的。不过,队长,你发现没有,这些脏兮兮臭烘烘的兽人们似乎有些奇怪啊,在战斗中好像刻意的避开我们的要害,并没有要致我们于死地的想法,似乎对于活捉我们有很大的兴趣。你发现没有,他们基本都是在用战锤磕飞我们的武器后再用套索缠套住我们,他们究竟要搞什么啊?”

xiǎo萨芬特已经吃完了手中那块如皮革般硬涩的肉干,又端起水桶咕噜咕噜的猛饮了一通冰凉的湖水,悄悄的靠了过来,对着阿历克斯的耳边低声説道。

阿历克斯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似乎懒得解释,但又看到依特充满疑惑的眼睛,叹了口气,沉声説道:“他们当然想要活捉我们了,因为活着的人类士兵可以当做俘虏换取食物和物品,死了的除了当做肉食喂给战狼吃,还能做什么啊?难道他们自己吃掉不成?而且,如果他们真的敢把我们战死士兵的遗体喂食战狼或自己吃掉,那么他们一定会遭受到整个大陆各族严酷的报复和惩罚的。要知道,自从数百年前四族盟约签订过后,亵渎对方战死士兵遗体的行为就被大陆各族都严厉的禁止了,并且各族都做出过庄严的承诺,尤其是兽人,他们当时曾以兽神的名义许下过神圣的诺言,允诺再也不会因饥饿而分食异族战士的躯体,其他三族也愿意用食物货币等物品来赎回自己被俘的族人,所以,你説他们为什么要活捉我们而不是要杀死我们,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唔。。。原来是这样啊?”

依特长舒了一口气,原本因被兽人俘获前途未知而惴惴不安的心脏也略感轻松,有些庆幸的説道:“呜呜,我还以为这些满脸长毛的家伙抓我们是留着吃掉的呢,吓死我了,以前可经常听那些游吟诗人讲述那些残暴的兽人骑士吃人类少女和婴儿的故事,可吓人了。。。”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种残忍的事情的确应该是真实的发生过,要不就不会有这样的故事流出下来的。”

一个用撕下的衣角兜住左xiǎo臂的士兵插口説道,略显木讷的脸上流露出几丝愤恨的表情。

“嘿,戈尔思,你就别再吓唬这孩子了。。。”阿历克斯无奈的説道,“对了,你的胳膊还好吧,还能不能活动了?”

被叫做戈尔思的年轻战士憨厚的笑了笑,用完好的右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回答道:“我的手臂问题不大,但我真的没有想吓唬这xiǎo家伙的意思,那个,怎么説呢,我只是想对他表达一个观diǎn,嗯,对于兽人曾经对人类犯下暴行的真实性的观diǎn。。。”

“好啦好啦,真啰嗦,你应该这样表达。。。”

xiǎo萨芬特不耐烦的打断了戈尔思的话语,然后用一种让人感到毛骨悚然的怪异目光来回的打量着依特的身体,贱笑着用一种异样的音调对依特尖声説道:“告诉你啊,xiǎo家伙,我可听説现在还有一些邪恶的兽人,他们还保留着兽人族一些可怕的陋习,那就是生吃人类的血肉。尤其是十几岁的少年男女,据説肉质最为肥美鲜嫩,他们称之为xiǎo鲜肉。尤其是屁股上的肥肉,最受他们欢迎,嘎嘣脆,据説他们最喜欢一面生啃着这些xiǎo鲜肉的屁股,一面听他们的惨叫,那叫声能够刺激起他们的食欲。我看啊,啧啧,你可不就是一块肥美可口的xiǎo鲜肉嘛。。。”

依特被他怪异的眼神及可怕的话语刺激的直打寒战,无助的转向阿历克斯寻求帮助。

“好了,xiǎo萨芬特,别捣乱了。”

阿历克斯哭笑不得的看着正在挤眉弄眼作凶恶状的xiǎo萨芬特,有些无语。

这时,旁边那破烂的帐篷中走出一群手提着叮当作响的金属链铐的狼人战士,分别走向一堆堆被伏地休憩的巨狼们隔开的人类俘虏们,粗暴的将一个个俘虏用镣铐锁住,然后狗头人仆从们从帐篷边的干草垛上抱来一捆捆的干草,胡乱的丢在俘虏们的身边,充当被褥。

看着锁住手脚用黑色的细铁索做成的镣铐,依特不禁十分的困惑,他用力的抖了抖手上的镣铐,铁索相互撞击之下发出清脆的响声,不解的望向身旁正依偎在干草堆上仰望着夜空出神的阿历克斯,问道:“阿历克斯队长,不是説兽人们都缺少金属制品吗?听説有些兽人的武器上都很少能够见到几根铁钉,为什么他们还有这样用金属铸造的镣铐呢?不如将这些镣铐溶解了铸造武器了。”

阿历克斯收回远望的视线,皱着眉头看着手腕上的链铐,似乎在研究镣铐的材质,许久,才开口説道:“兽人们一直缺少金属制成的武器铠甲是事实,因为他们的领地中就没有发现过什么像样的矿藏,当然,落日荒原上的金矿是个例外。还有更重要的是,他们缺乏会铸造冶炼的工匠,这使得他们即使获得资源,也无法锻造出想要的东西来。”

随即,他又叹了一口气,继续説道:“本来,为限制兽人的崛起,战后四族盟约中规定了对他们进行武器装备的禁运,使得剽悍的兽人们空有一身强壮的体格和精湛的骑术,却总是因为缺乏物资无法组织起强大的军力。但自从落日荒漠中的金矿被发现后,一切都改变了。总有那么一些家伙,为了追逐黄金所带来巨大诱惑,将一批批精心打造的锋利武器及坚实的铠甲偷偷的运至兽人的手中,换取一锭锭沉甸甸的金块。但那些装备最终也只是流入那几个控制着金矿开采的部族之中,大多数的游离于几大部族之外的兽人们还是极度贫穷缺乏金属物品的,甚至有些xiǎo的部落中连一口完整的铁锅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武器铠甲了。”

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阿历克斯抖了抖手腕上的金属镣铐,有些落寞的説道:“这些东西,一看就是用脆性较高的黑铸铁打造的,应该是出自人类铁匠的手底。因为矮人们从不屑于用这种劣质的原料来锻造物品,他们认为那是对他们精湛技艺的亵渎。也不是精灵们的作品,因为执迷于追求完美的精灵们是不可能制作出这种粗糙简陋的东西的。真可笑,兽人们用人类工匠锻造的铁锁来锁住被他们俘获的人类战士,真是具有讽刺意味啊。”

听到阿历克斯的话语,依特心中顿时也泛起了丝丝的苦涩和愤懑,双手环抱住自己蜷缩的双腿,坐在柔软的干草堆上愣愣的望着逐渐昏暗下来的天空,一时间思绪万千,又理不出个头绪来。

突然又想起普尔来,好像在这个营地中还不曾见到他的身影,不禁站起身来四处张望,但被俘获的人类战士们是被分开看守的,被数量众多的巨狼们隔开,依特的举动马上引起了四周趴伏着的巨狼的警觉,它们随着也站直身体,凶狠的眼眸死死耳朵盯住正在茫然四顾的依特,颈部的毛发耸起,呲着牙低声呜呜的闷叫着,对着这个有着奇怪举动的少年发出严厉的警告。

看着四周一片在昏暗中散发着幽光的眼睛,依特顿时惊得一个趔趄,连忙重新坐下,心中一阵抽搐。

在瑟瑟的寒风中,大家躺着枯草堆中,蜷缩着身体,尽量的相互依偎着,借助彼此的身体来抵御着初冬夜晚草原中的寒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