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我真的长生不老第182章叶辰瑜干的为

2019-01-13 17:17: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真的长生不老 第182章 叶辰瑜干的

麓山顶。

夜晚的风景依然十分迷人,

我真的长生不老第182章叶辰瑜干的为

让人觉得可惜的是,穷尽一切华美的辞藻,从意境上来说,也不过是一首《青玉案·元夕》的感觉,若要描绘城市的繁华,也超不了《望海潮》的引人入胜。

当然,一张现代人习以为常的广角全景照片,也足以让古人叹为观止了,说不定一时间会掷笔投墨,叹息一声,“我学这三十年画有何用!”

以上皆是胡说八道。

马未名被那中年人搀扶了起来,只觉得浑身酸痛,尤其是手臂和大腿外侧,感觉被擦伤的十分严重,肩膀抽动了一下,顿时拉扯的脖子和胸前都疼痛无比。

“马总……这看着也不像仇家啊?”那中年人摸着自己的后脑勺,他去拉扯的时候,被一把推开,撞到了栏杆上,也是爬了好久才来到马未名身边。

“是啊,莫名其妙,我不认识这号人物。”马未名左思右想,根本没有见过刚才那人,甚至一点印象也没有,而对方虽然拳打脚踢,但是明显没有要弄死他的意图……好像纯粹就是有点什么不大不小的事情,感觉不爽,懒得和他废话就动手了。

马未名当然是个商业人才,这方面有所成就的人,除了一些技术型创业者可能有所欠缺,大部分都十分擅于感知对方的动机。

此人和自己没有深仇大恨,没有极端的得罪对方,那么在没有什么口角的情况下,自己为什么会挨揍?

仔细想想,就是在自己说了一句“过誉”之后,对方就来了一句“既然知道是过誉,那你还笑得生活也会别有洞天这么开心?”

然后就是拳打脚踢了,神经病啊!

“会不会是争风吃醋……”中年人小心翼翼地抬手指了指上方的观景阳台,秦雅南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马未名略一思虑,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不是我说……这女子也太无情了一些,怎么也应该下来慰问下吧?”中年人有些忿忿不平地说道。

“指不定她还以为我是苦肉计呢。”马未名倒是没有指望,“先报警吧。”

中年人暗暗称赞,若是换了一般的纨绔公子或者有所成就的上层阶级,只怕早已经暴跳如雷了,哪能受得了这种无端端的殴打和羞辱?

马未名所拥有的独角兽公司,本就很受地方重视,马家在郡沙也是深耕多年,马未名知道不用多久就能把刚才那人给找出来。

“有钱如果没有体制内的强大助力,不过就是有钱人而已,和普通人一样,区别就是瘦一点的羊和肥一点的羊,只有影响力深深的渗入体制内,才是豪门。”马未名在赶来的司机的搀扶下,和那中年人一起坐进了车里,倒吸了一口凉气,“你看竹家那丫头,趾高气昂,目空一切,还不是因为竹家除了能够对台岛政局有影响以外,关键还是和秦家关系亲密。对于竹家来说,无论是台岛,还是内地,都只是两线投资,要成为豪门,就要有这样的资格在政治上投资。”

“马总目光远大。”中年人暗叹着马未名的野心,原来这个年轻人是想一手缔造自己掌控的豪门。

“所以我并不需要秦雅南对我有什么样的感情,我只要做出追求的姿态,达成一段佳话便可。”马未名回头看了一眼隐藏在山峦树荫后的寓所,冷冷地说道,“若不能成,也无什坏处。”

马未名的车子比平常略微早一些地下山了。

秦雅南在窗户边看着麓山的车道,然后给刘长安打了个,“今天马未名在山上被打了,打他的人竟然长得极像叶老前辈年轻的时候!”

“哎呀,光天化日之下……不好意思,天黑了啊,那天理昭昭之下,怎么有人如此胡作非为,殴打大好有志优秀青年?”刘长安痛心疾首地说道。

“你关注的重点难道不应该是有人长得像叶老前辈吗?”秦雅南奇怪地问道。

“你们女人为什么老是要管别人应该关注什么重点?”刘长安莫名其妙地说道,“我关注的重点和你关注的重点不一样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秦雅南无奈,犹豫了一下,“反正我就是觉得很奇怪。”

“是,你是女人,所以你凭直觉就好了,想奇怪就奇怪……有什么奇怪的啊,马未名不能挨打啊?”

“我觉得奇怪的是……我记得当初马本伟就是对我言语轻佻,你说你很讨厌别人对长着一张叶巳瑾的脸如此轻浮玷污,所以你把马本伟打了。”秦雅南记不清刘长安当初具体是怎么说的,但是是这个意思没错。

“哦,很多以前的事情了。我以为是马本伟长了一张欠揍的脸我才打他的,原来还有这个原因啊,不记得了。”

“偏偏今天马未名挨揍了,马未名在追求我,我觉得如果你把马未名打一顿并不奇怪,理由大概是你很讨厌别人追求长着一张曾祖母脸的我。”秦雅南仔细想了想,“你还记得那天你来我家做羊头肉,卖弄给小仙女看吗?那天马未名也在楼下的平台那里,你还和他见面了……当时我就想,你会不会把马未名也打一顿?”

“我又不是神经病,我没事打他干什么?他追求你,我就打他?”刘长安无法理解地说道,“这是什么逻辑?这根本没有理由。”

“我也不知道……反正今天马未名挨打,我就想到了你。”秦雅南也有点混乱了,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当然不是怀疑那是刘长安假扮出了一个叶辰瑜跑来把马未名打一顿,刘长安这种无所事事的性子,哪能为了她来胡闹?这种暴打追求者的行为,怎么看都属于争风吃醋吧,刘长安再胡闹,也不至于扮成他曾祖父来做这种事情。

“最近还有没有梦游?”刘长安顺口问道。

“没……没有。”秦雅南似乎还在想事情,迟疑了一下才回答。

“那你去安慰安慰马公子吧,这打给我,搞得我好像是犯罪嫌疑人一样。”刘长安无趣地吐了一口气,“就算是叶辰瑜干的,也不可能是我刘长安干的,我对天发誓。”

“谁要你发誓了?我就是觉得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反正脑儿媳插嘴说:“邀请爱进来不是更好吗?我们家将会充满爱子乱糟糟的,没事了,我听说你在卖米粉啊?”

“是啊,有空来吃粉。”

“好。”

致富加盟店价格
饮料连锁加盟店价格
京东儿童衣柜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