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妖精的魔匣第九十三章天降系的

2019-01-14 13:29:0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妖精的魔匣 只要心不沉沦 第九十三章 天降系

黑暗中,亚雷看着护在巴多面前,和自己的恐惧投影对峙,眼里透着希冀和乞求之色的希路达,忽然心里面觉得一阵变扭。

这个女人,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她为什么能心平气和的面对自己,甚至还敢提出要求?

这是正常人的大脑回路吗?

黑发骑士脑子里瞬间布满了问号,完全猜不透对方谜一样的心思,加上顾忌她未来的配合,只得暂时停止攻击。

随着他暂收杀心,那副半融毁的狰狞盔甲也停止了行动,眼缝透出的猩红光芒忽明忽暗,静静的伫立在希路达面前。

而这一幕,在女王看来,就有一些微妙的偏差——亚雷是顾忌她恨上自己而变得不听话,希路达则认为他是不忍心伤害自己。

错误的理解,源于错误的认知。

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误的认知,这就要联系希路达的身份。

是的,她是瓦尔哈拉宫的芙蕾雅女神,亚斯格特高高在上的女王,但同时,她也是个傀儡,一个被架空所有权利的统治者。

自幼居于深宫、与外界隔绝,不知世间险恶,某些方面的经验完全是零。也就是说,除了过于美丽的外表之外,她从里到外都是一位纯情少女,而且是特别傻白甜的那类。

傻白甜并不代表智障,希路达和正常人一样,都会对未知事物怀有警戒。

但在未知事物屡次帮助她,尤其是解决了重大麻烦(洛基)的情况下,她会比正常人更容易的放下警惕心,甚至产生某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从正常人的视角看,希路达和亚雷的接触,是弱势女王面对心怀叵测野心家的局面。

但在女王本人看来,却是某种富有浪漫色彩的邂逅,她的世界很简单,非黑即白。

通俗点讲,如果将希路达眼中的世界比喻成一部纯爱剧,突然出现并打破她‘平静’生活的亚雷,妥妥就是天降系的王道正宫——不要以为天降系仅仅是女性角色限定,而且这里可是男女关系完全相反的北海。

是的,你们眼中亚雷的画风,和希路达眼中亚雷的画风,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她才会突然冒失的出现在黑发骑士面前,并且劝说对方放过自己的青梅竹马(巴多),这一切在“纯爱剧女主”看来再正常不过。

如果是一般人,敢这么拦在亚雷面前,现在已经去冥河等投胎了。

但是希路达是个好运的女人,黑发骑士确实非常需要她,并且在他的计划中,希路达也不是一枚随时能抛弃的棋子,帝国和瓦尔哈拉宫主导的亚斯格特,将会有一个双赢的结局。

所以亚雷决定收手。

“……”

笼罩在烈烈火焰中,随着光芒跳跃时隐时现的盔甲看着她,竖起一根手指,抬高到面甲前,横着划过唇部的位置,做了一个管住自己嘴巴的动作。

“我明白了!我不会让他说出去的!”

女王见他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苍白的脸上顿时多出几分红晕,似乎又在错误的幻觉中深陷了几分。

接着,她迅速转身,神态殷切的看着影子战士:

“巴多,你不会说出去的,对么!?”

“……”

巴多死死盯着那副火光中的甲胄,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只能合上双做人成功眼,掩饰住目光中浓浓的不甘,颓然点头:

“这是女王本人的命令,我会遵守的。”

他话一出口,世界在这一刻仿佛停滞了一秒钟,巴多和希路达清晰地感觉到什么东西以他们为中心四散而去,黑暗迅速稀释,皎洁的月光重新洒向大地。

弥散在虚空中、熊熊燃烧的的火光忽然一震,被一股澎湃至极的力量“吸”了回去,狰狞铠甲同时碎成了漫天飞屑,最终消失不见。

黑暗散尽的时候,外面的月光如洗,石料场空无一人,冷冽的风刮起石粒在地上起舞。

巴多带一副如梦初醒的表情眺望整个石场料,寂静的场地在柔和的风声中沉睡,看不到一丝火焰,也看不到一个人。

这是何等的力量啊……

巴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瞬间他分不清,这一幕究竟是幻境破灭,还是扭转时空,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倒放一卷录像带。

……

瓦尔哈拉宫,终年被密织的风雪笼罩,以白色为主基调,尖顶、斜面、细长高耸的宫殿彼此掩映,绵延坐落在青铜基柱、岩石、冰山或者浮云深处。

这些建筑的风格犹如亚斯格特的山峦与神秘的峡湾,处处渗透出厚重与质朴,富有浓郁的自然气质。毕竟之间在貌似不经意的搭配之下,一切又如浑然天成般光彩夺目,任何一个空间,总有一个视觉中心。

漫长的殿前直道两旁华灯如林,左右分别侍立着文武官员,她们都是清一色的女性,视线注视着门外广场,静候着女王御驾回归。

马车的重重帘幕后,希路达望着那条装饰着各色官员服饰的河流,脸上露出紧张不安的表情——她平日里大部分时间都在祈祷厅度过,处理政务时基本是个印章的工具,没有那些随行官僚指导,根本不清楚在这种发生紧急事态的场合该说什么。

“帮帮我……”她小声对着魔戒央求。

“我不是许愿的灯神!

那样的话语,是直接传入希路达的心底,带着压倒一切的力量、不容反驳。

“这一次我不会帮你,你必须学会独立,看看这些人,他们都是你的臣仆,昂首挺胸的走过去,让他们见识亚斯格特女王的风采!”

“……”

芙蕾雅女神没有反驳,

妖精的魔匣第九十三章天降系的

只是撅起樱唇,露出了可怜的表情,像极了抱住线团死不松手的大猫。

“女王,您忠诚的臣下正在等候瞻仰荣光。”

帘幕外,礼仪官已经在不知第几遍的催了。

“……”

希路达却是和某人耍起了赖皮,垂下视线,眼观鼻鼻观心,一副我没听到,我什么都不做的表情。

这个女人!

黑暗处,亚雷脑门上迸出两根暴跳的青筋,如果不是还用得到她,恐怕就是一巴掌拍过去,送她去畅泳冥河了。

“站起来!”

伴随一声直透心灵的厉喝,希路达全身一震,那一瞬间似乎被无形的力量操纵着,忽然之间闭起了眼睛——在她重新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已经变成了与平日形象截然不同的眼神。

年会创意表演
房间窗户装修报价
铝合金相框型材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