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神級沙粒系統全文瀏覽

2019-05-22 07:11: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公子,小倩不能再陪你了。”聶小倩剛回到陽間就對張羽低聲說道,情緒有點低落。張羽愣了一下,“怎樣啦?受傷了嗎?我看看……”張羽一邊說著一邊摸著聶小倩的身體上下,發現沒有缺少甚么,只是當張羽又一次把手放到聶小倩的胸前,卻被聶小倩一把捉住。“公子,時間快到了,小倩就要前往輪回了,這一輩子能遇到公子是小倩的福分,公子的大恩大德,小倩只能來生再報了!嗚嗚~”聶小倩一邊說著一邊淚珠滑落,那淚珠在碰到張羽手臂的瞬間凝結成冰珠,呈黝黑之色,淡淡的陰氣纏繞其中。這股陰氣只有修道之人能看到,常人只能看到1顆黑色的小珠子。當然,重點是這個珠子是鬼魂流淚之后才會出現,1百個鬼魂也只會出現一個,故而很罕見。“這!”張羽呆呆地望著聶小倩,捏著聶小倩飽滿的手也悄悄拿了出來,眼光復雜地看著眼前的女鬼小倩。說實話,張羽和聶小倩的相遇到現在也不過短短一夜時間,卻恍如經歷無數挫折磨難,最后卻發現只能永遠分別,這讓張羽一時間有點難以接受。“唉……”張羽嘆息1聲,旋即委曲擠出一絲笑容,“沒事,即使你輪回了,我們以后還有機會再見的。雖然短時間內很難見到,不過我們的相識我會永久牢記心中……”唔!張羽的嘴突然間被聶小倩的唇堵上,難以置信地望著緊閉雙眼的聶小倩,張羽的雙眸也漸漸閉上,雙手環抱聶小倩的纖腰,忘情地和聶小倩吻在一起。兩人都很投入,一直吻了一柱香的時間,張羽才輕輕推開懷里的聶小倩。“小倩,一路走好,希望你能投個好人家。”張羽微笑著望著聶小倩,眼里的不舍之意被張羽強迫壓下,這就是所謂的強顏歡笑吧。“公子,你多珍重!小倩,走了。”聶小倩再次深深地望了一眼張羽,身影慢慢地變得很淡,僅僅一眨眼的時間就完全消失不見,仿佛從來沒有存在一般。“不用看了,她已經走了。”燕赤霞不知什么時候出現在張羽的身后,雙手抱胸,感嘆地說了1句,“沒想到鬼也有好鬼,這倒是第一次看到。人的心比鬼要邪惡太多太多,有時候還不如鬼來得直接純粹。呵呵……”燕赤霞明顯想到了自己過往的經歷,才忍不住感慨萬分。張羽回轉身子,輕輕搖了搖頭,“她是我見過,最特別的女鬼了。”“接下來你有甚么打算?繼續游歷江湖嗎?”燕赤霞望著張羽,詢問張羽的想法,至于他自己則是打算一直留在這里了。“我打算到處走走,看看這個亂世到底有多亂,順便感悟一下人生吧。我境地雖然已很高,經歷卻還是少了點,需要更多的經歷來充實自己。”張羽眺望遠處,眼神早已飛到了無限遠的地方,思緒也有點凌亂,沒想到最后的結果竟然還是這樣。燕赤霞理解地點點頭,拍了拍張羽的肩膀,“這樣也好,那就祝你一帆風順了,有需要幫忙的話隨時回來這里找我,我不會離開這里的。”張羽感激地笑了一下,“那我就承你的情了,以后一定要麻煩你一次,哈哈!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我們后會有期。告辭!”張羽拱手作別,在看到燕赤霞也同樣拱手抱拳以后,腳步已快速移動起來,身子在眨眼間就已消失不見。“這速度,真是匪夷所思!”燕赤霞愣住了一下,搖頭1笑,漸漸地踱步走回自己的房間,而之前的寧采臣則是照舊熟睡著,根本不知道蘭若寺發生了那么多變故。……張羽離開蘭若寺后一路前行,路上殺了一些惡霸土匪,殺得越多越是憎恨這個濁世,而到了這個時候,對小倩離去的不舍漸漸的放下,內心又一次得到升華。兩個月后。傍晚,金烏西垂。張羽漸漸地來到了民和縣外的郊區,抬眼望去,前方不遠處是一個破舊的山莊,上書正氣山莊,四個古樸的大字,而山莊的牌匾已經掉落地面很久,灰塵蛛絲遍及其上。張羽走進山莊內,一眼就看到了這個破爛的山莊大堂中央整齊擺放著八副棺材,不由得有點疑惑,怎么有種熟悉的感覺?倩女幽魂的劇情畢竟隔得有點久了,有些細節張羽早已忘記,加上很久都沒去看這部劇,自然想不起這個山莊的特別之處。嗒嗒噠噠噠……一連串馬蹄聲在山莊外響起,張羽的耳朵早就聽到這個聲音,只是有點好奇,到底是什么人來了?不會又是什么亂匪流民吧?想到這里,張羽抬腳走了出去,一眼看到了留著長須的寧采臣向山莊內跑來,不由得愣了一下,片刻才開口問道,“寧兄,你怎么會來這里的?”話音未落,一道身影從地下突然竄起,疾步沖到了寧采臣眼前,臉上一副氣喘吁吁的模樣,狠狠地盯著寧采臣。張羽看到來人更是愣了,只見來人上身穿著竹甲,外貌和張天王非常類似,張羽很肯定他一定不是張天王,只是一時間想不起他的名字。“張兄,沒想到在這里見到你啊!”寧采臣一看到張羽,臉上就露出了驚喜之色,直接三兩步跑到了張羽眼前,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望著張羽,“最近我真是倒了大霉啊!被縣衙的衙差當做通緝犯周亞炳抓到牢里,差點就被斬頭了,還好遇到好心人,不然你就見不到我了。”寧采臣眼中已經醞釀著云霧,明顯這段時間受罪太多,而且這個驚恐的經歷差點讓他崩潰,到現在他都心有余悸。“喂……你……你……”追著寧采臣的男子一邊喘氣,一邊指著寧采臣。“你別過來啊!我,我不怕鬼的!子曰,子不語怪力亂神,我不怕你!”寧采臣躲到張羽后面,雙眼死死地閉著,一邊說不怕,一邊卻表現出非常畏懼的模樣。“你,你個混蛋!你趁我解手的時候騎走了我的馬,害我在下面追你一整天。而且你個混蛋居然不分東南西北地亂跑,你他喵地到底知不知道我快被你累死了!”來人非常憤怒地對寧采臣大吼,手指都在不停顫抖,顯然氣得夠嗆。“這個,打擾一下,我能問一句你是誰嗎?”張羽輕咳一聲,忍不住插了一句嘴。“本大俠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知秋一葉是也!”來人不屑地瞥了一眼張羽,目光又一次看向了寧采臣,那眼神直欲噴火。寧采臣摸著自己后腦勺,傻笑了一下,“原來是你的啊?真是抱歉了,我以為是老伯準備好的,就騎走了,加上當時逃命,故而沒有方向亂跑了……”聽到寧采臣的解釋,張羽忍不住嘴角抽抽,這個小子,還真是會玩。

【干货】 PPP项目8大盈利渠道雷诺自动驾驶示范区落户武汉 11月试营安徽铜陵麻类高档面料生产线配套污水处理站项目

上班首日厦门行政服务中心部分工作人员迟到早退
虾峙门口外30万吨级航道整治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通过评审
耐克、阿迪达斯、纽巴伦和彪马四大运动品牌联合发布力挺波士顿广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