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三国历史上的顶级无名高手曾一招秒杀马超

2019-06-30 13:17: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中国人向来都有武侠情结的,在流传翻阅《三国演义》的时候,非要将里面的英雄人物按着武力折腾个排行榜,因此民间就有了“一吕二马三典韦,四关五赵六张飞,黄许孙太两夏侯,二张徐庞甘周魏,神枪张绣与文颜,虽勇无奈命太悲,三国二十四名将,打末邓艾与姜维”这样的说法。当然,三国时期勇者如云,罗贯中先生纵使百般细心,笔下也难免有“遗珠之憾”,比如,我们勇冠三军的臧霸同志,就被老先生给直接“忽视”了。

人如其名,臧霸有着一个霸气外露的名字。可遗憾的是,《三国演义》里但凡有着威猛名字的人物,行事起来却总是不堪一击。例如吕布的岳父豹哥(曹豹),只一合就被张飞斩落马下,江东的严白虎同志,更是在同孙策的较量中,丢盔弃甲满地找牙。当然,臧霸也落入了这个窠臼,在老先生笔下,鲜有出场机会,只是在无关痛痒的场合里图一个亮相,打一场“酱油”。不过,如若翻开《三国志》,情形却是大相径庭。

《三国志》有这样一段话:“(臧霸)父戒,为县狱掾,据法不听太守欲所私杀。太守大怒,令收戒诣府,时送者百馀人。霸年十八,将客数十人径于费西山中要夺之,送者莫敢动,因与父俱亡命东海,由是以勇壮闻。”讲的就是臧霸的父亲原是个地方小公务员,因为不堪领导的胡作非为,被收监入狱。年仅十八的臧霸闻讯,便引领数十个勇士道中截劫。百来个全副武装押送犯人的监送者见到这个架势,竟然全都呆若木鸡,瑟瑟不敢妄动(一点职业精神都没有),从此,臧霸两父子浪迹天涯。如此酣畅淋漓的“越狱”行动,应该算是《水浒传》里英雄好汉劫法场的原始版本吧。

后来黄巾起义,天下大乱,军阀混战,群雄并起。乱世之中,英雄终有用武之地,骁勇善战的臧霸选择了追随同样素有威名的吕布,南征北战,多有战功。后吕布兵败,臧霸隐居江湖,曹操素问臧霸大名,于是重金聘邀其策马出山。(“既禽布,霸自匿,太祖募索得霸,见而悦之《三国志》”)。臧霸为报曹操礼遇之恩,在后来对抗东吴势力的征战中屡次身先士卒,立下汗马功劳。不过,对于这位“半道投诚”非嫡系的臧霸同志,一向多疑的曹操始终未放心地交予兵权,军事行动中多以安排副手之职。

后来曹操“驾崩”,曹丕继位。就在这个敏感的政权交接当口,臧霸向时任都督的曹休建议道:“如果国家现在给我步骑万人渡江南下,在下一定能立刻送上孙权的项上人头(若假霸步骑万人,必能横行江表)。”不过,臧霸纵有豪情壮志,可惜政治智商低得可怜。曹操多疑,怎想曹丕较其父有过之无不及。如此霸气的个人宣言,当然

古代为何不直接将犯人关在监狱反而花钱流放

引起了新政权班子的不安。曹休把情况向曹丕汇报后,曹丕开始担心臧霸有了自立门户的打算(当时曹魏不少部众认为曹操去世,天下将乱,都擅自逃离军伍),于是开了张“空头支票”,肯定了臧霸的锐意进取的精神,实际上却迟迟不给发兵,后来,又趁臧霸来朝共商国是的时机,夺了臧霸的兵权,给了个闲职(这简直就是刘邦智夺韩信兵权的翻版)。从此,这位一代高手拉开了终日和花草虫鱼为伴的“闲情时光”。

不过,在《三国演义》里被无视的“无名高手”绝不止臧霸一人,至少,阎行也可以算上一位。根据《魏略》记载,作为西凉军阀韩遂私人保镖的阎行,年轻时在当地已经有一定知名度。就在此时,处于人生青春正茂季节的阎行,做了一件个人职业生涯最为荡气回肠的事情。可遗憾的是,这件事情竟然几乎不为后人所熟知。事情大抵是这样的:西凉两军阀韩遂、马腾发生冲突,兵戎交接。马腾之子马超(前述的江湖榜单上排行第二,一吕二马三典韦)武力超群,一时间马部势力占了上风。阎行见状,策马扬鞭,自取马超。马超自恃力大,奋起相迎,未料阎行兵器一转,直取马超咽喉。马超大惊,急转马头,锋芒划喉而过(“遂与马腾相攻击,行尝刺超,矛折,因以折矛挝超项,几杀之《魏略》”)

只一合,几乎秒杀马超,此时此景,颇为让人纠结。要知《三国演义》里,许褚裸衣斗马超,可是“衣带渐宽终不悔、厮杀缠绵三百合”,张飞挑灯战马超,可谓“白天不懂夜的黑,决战天明欲断魂”。如此这般惊天动地的高手对决,竟然在阎行的一招半式间就给拆解了。由此看来,三国时代顶级无名高手,非阎行莫属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成百上千人的军队成建制集体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无声无息,杳无踪迹……这被认为是世界军事史的第一大悬案!几百人甚至数千人成建制集体失踪,有的甚至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瞬间消失得无踪无影,这不能不令人瞠目结舌。

最令人称奇的军队集体大失踪一案当属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英国军队。此案发生在1915年8月28日,当时英军和新西兰部队部署在土耳其的嘉里玻里地区。白天一队800多人马的英军向一个高地机动,当时天气晴朗,少有云彩,有近似面包状云片在英军阵地上空飘浮,而英军所要机动的山头有一片浓浓的灰色雾气,山巅却隐约可见,山下晴朗一片。

随着大队人马的不断攀升,队伍逐渐地遁入迷雾之中,等到最后一名士兵消失在迷雾中后,一会儿,惊人的奇迹发生了,整个大队人马无声无息地失踪了,再也看不到一个士兵从灰色雾团中走出来了。几十分钟后,山头弥漫的灰色雾团一部分四处消散,大部分慢慢浓

中国第一位皇后吕雉死亡之谜是得狂犬病死的0

缩成一个硕大无比的雾团缓慢上升,最后和英军阵地上空的几朵浮云融到一起后就静静飘离而去。

山头雾气消失后,整个高地寂静无声,山上植被清晰可见,然而整整800多人杳无踪影,800多条人命像那一团神秘莫测的灰色雾团一样静静地雾消云散!当年和800多英军同在一阵地的22名新西兰士兵就曾亲眼目击过这一事件,当时这22名士兵就驻守在离英军60米左右的小高地上,英军800多人从机动地攀登对面高地直到最后一名士兵消失在山头的迷雾中,其全过程这22名士兵都尽收眼底。

最后当发觉英军大队人员全部失踪后,这22名士兵向上级作了报告,英军接到报告后,曾制定了周密的搜寻计划,进行大规模的搜寻,然而毫无结果。当时英军一直认为最大的可能是全队人马均为土耳其军所生俘,等到战争结束,英国向土耳其提出要交回那失踪的800多名英军,要求遣返生存的俘虏,然而土耳其一直坚持说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这支部队。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800多士兵中的任何一人了。那800多人马犹如遁入了一个神秘王国,成为英国军事历史上一大悬案。

无独有偶,也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军也同样鬼使神差地遭此厄运。布置在马尔登高地上整整两个营数百名的士兵也同英军一样悄无声息地神秘失踪了,法军也曾派出大部队进行全面搜寻,后来同样空手而返。

规模最大的一次军队集体神秘失踪一案,很不幸运地让西班牙给碰上了,此案是发生在距今289年前的1711年,当时近4000多名西班牙士兵驻扎在一个叫派连山的山上过夜,以待后继援军的到来。第二天早上援军到达山上宿营地时,军营内柴火仍然在燃烧,马匹、大炮也原封未动,然而就这样一支遍布满山遍野、浩浩荡荡的大部队竟然一个不留地全部消失了。和英军失踪案不同的是,西班牙的这支部队毕竟还留下一些马匹、火炮和柴火,然而人却全部和英军、法军一样魔鬼般地神秘失踪了。在西班牙官方文献上曾清清楚楚地记载了这一神秘的失踪奇案。

60多年前,我国在抗日战争时期也曾遇到过这种怪事。在1937年12月初的南京保卫战中,国民党集中了20万军队云集在南京市周围。此役中方军队损失惨重,尤其是远道赶来助战的川军某师损兵折将尤为重要,该师有一个团,因担任阵地侧翼对敌警戒任务,重点防御京杭国道一侧敌人可能突如其来地穿插分割,故一直未直接参战,当防御战役失利后,为了保住有生力量,全团二千余人急行军向绵延数十里、森林茂密的南京东南部青龙山地区撤退。

然而,部分进入青龙山地区后,从此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这支部队,全团二千多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后来有人推测这支部队是不是分散突围出去了,然而仔细分析推敲一下日军当年的战役态势和兵力部署后,此种假设便不攻而破。因为当年围攻南京的日军总指挥就是南京大屠杀的首犯,灭绝人性的松井石根大将,早在离开日本东京赴上海战区之前,就早早着手于筹划对南京实施进攻,因此,在攻陷上海后,他在没有报请统帅部最后批准的情况下,就令上海派遣军和第十军乘中国军队溃败之机,分多路向南京追击,进攻计划详尽而又周密,企图把整个南京围得滴水不漏,来个一锅端。

为了一网打尽中国军队,日军采取撒大网的大迂回包围,于1937年12月1日出动了两个精锐师团从上海以南的杭州湾登陆,沿途经嘉兴、湖州、广德、芜湖一路包抄中国防御部队的大后方。仅10天这支日军的一部就和与沿无锡、镇江、句容一线围追过来的日军在南京东南部汤山镇连接起来,从而达成了日军大撒网、大包围之企图,形成了三面对南京围攻收缩之态势。

当时,众所周知,中国守军只有邓龙光将军所指挥的93军一部趁日军尚未合围之际,幸运地从山道间大胆穿插突围出去,在这支部队突围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一支成建制的中国守军能够冲出日军密不透风的封锁圈了。所以提出这支2000多

江宁织造实为情报站曹寅替康熙监视江南官场

人的全团人马全部突围出去的假设绝难成立。

退一步说,就是全团突围出去,国民党军队应有一星半点信息,然而1939年国民党军总部在统计作战情况时,就曾发现这个全团人马不知下落的奇怪事件,无奈只能将全团列为集体失踪案件。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总部曾组成联合调查组,对这一全团失踪悬案进行过专项调查,然而一无所获,此案最终也不了了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