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武松临别嘱托引发潘金莲出轨杀夫

2019-06-30 13:18: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金瓶梅》和《水浒传》中对于潘金莲出轨和最终杀害武大都有详尽的描写,虽然细节略有不同,不过总的来说,武松的临别嘱托,都是引发潘金莲、武大婚变的导火索。

当潘金莲向武松示爱被拒绝之后,潘金莲恼羞成怒,武大回家之后,潘金莲恶人先告状,说武松调戏自己,武大口里说,我兄弟不是那样的人,表示不信,至于心中,难免有些不满。于是,当武松卷铺盖走人的时候,武大想劝,劝说的理由是传出去让邻居笑话。当潘金莲讽刺武大,要挟武大,有武松没自己的时候,武大也就顺水推舟,放武松走了。

之后,武大本可以到武松衙门里听武松重新说明这段事情,可因为潘金莲有交代,不要去找武松,武大也就真的没有去找武松,于是,三人之间的误会就渐渐加深。

直到后来,县令积攒了一批财物,要武松负责押送到京城,武松不放心哥哥,临别到

催命判官李立为何放弃开黑店与宋江为伍

哥哥家吃饭说了一段话。在武松看来,这段话本来是好意提醒哥哥,尤其是警告嫂嫂,没想到最后却使得嫂嫂潘金莲红杏出墙,哥哥武大郎身首异处。

武松的原话是这样的:

“大哥在上,今日武二蒙知县相公差往东京干事,明日便要起程。多是两个月,少是四五十日便回。有句话特来和你说知,你从来为人懦弱,我不在家,恐怕被外人来欺负。假如你每日卖十扇笼炊饼,你从明日为始,只做五扇笼出去卖;每日迟出早归,不要和人吃酒;归到家里,便下了帘子,早闭上门,省了多少是非口舌。如若有人欺负你,不要和他争执,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大哥依我时,满饮此杯。”武大接了酒道:“我兄弟见得是,我都依你说。”

吃过了一杯,武松再斟第二盏酒,对那妇人说道:“嫂嫂是个精细的人,不必要武松多说。我的哥哥为人质朴,全靠嫂嫂做主。常言表壮不如里壮,嫂嫂把得家定,我哥哥烦恼做甚么!岂不闻古人云:篱牢犬不入。”那妇人听了这句话,一点红从耳边起,须臾紫涨了面皮,指着武大骂道:“你这个混沌东西。有甚言语在别处说,来欺负老娘!我是个不带头巾的男子汉,叮叮当当响的婆娘!拳头上也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不是那腲脓血搠不出来鳖!老娘自从嫁了武大,真个蚂蚁不敢入屋里来,甚么篱笆不牢犬儿钻得入来?你休胡言乱语,一句句都要下落!丢下一块瓦砖儿,一个个也要着地!”武松笑道:“若得嫂嫂做主,最好。只要心口相应。既然如此,我武松都记得嫂嫂说的话了,请过此杯。”那妇人一手推开酒盏,一直跑下楼来,走到在胡梯上发话道:“既是你聪明伶俐,恰不道长嫂为母。我初嫁武大时,不曾听得有甚小叔,那里走得来?是亲不是亲,便要做乔家公。自是老娘晦气了,偏撞着这许多鸟事!”一面哭下楼

汉献帝刘协为什么会把自己小女儿给曹操作小妾

去了。

先看潘金莲出轨。

当武松走后,武大郎果然听话,每天只做了往日一半的炊饼。武大郎的炊饼生意很不错,清河县的夜市估计也很繁华,以往武大总是忙碌到夜色深沉才回家,现在天色未晚,武大就早早收摊,晚上也不做了,除去帘子,关上大门,守住美女潘金莲。潘金莲那是何等硬气的女人,看老公如此听小叔子的话,而小叔子那么不信任自己,自然气不打一处来。潘金莲几次三番骂武大不知羞,日头还在半天里就把“牢门”给关了,也不怕邻居笑话。武大却说,笑就让人家笑,我兄弟说的是好话,这样省了多少是非。武大在外经常受欺负,一些地痞流氓少不得要吃拿卡要,而一些男人也对潘金莲垂涎三尺,现在早早关门,确实少了许多是非。可在潘金莲听来,武松是说是非的源头就是自己,可又不能说武松这么做是错的。于是就骂武大没有主见,白白是个男子汉。可武大不听,坚持按照武松说得做。

潘金莲气得半死,和武大闹了几天,后来渐渐也就沉默了,看到武大回来,也就自觉的收起帘子,关上大门。武大看到妻子如此,也暗自欢喜。只是,潘金莲这人在紫石街上就勾三搭四,从来就喜欢男人吹捧,不甘寂寞。这种人怎么可能一直安分呢?眼前的顺从,暂时的平静,让潘金莲对眼前的生活更加厌倦,于是,当风度翩翩的西门庆出现在潘金莲面前的时候,武大为潘金莲筑起的所有堤坝一瞬间全部垮塌。正如《金瓶梅》诗句所说:

慎事关门并早归,眼前恩爱隔崔嵬。春心一点如丝乱,任锁牢笼总是虚。

转眼到了三月份,这天阳光明媚,春光灿烂,潘金莲打扮的很光鲜,等武大一出门,就在门前帘子下站立。潘金莲衣着光鲜,已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不过,道德的束缚还是催促潘金莲早点下帘子,回到房中去歇息。可事有凑巧,潘金莲正拿着叉竿放帘子,一阵风吹过,潘金莲手拿不稳,叉竿掉到了楼下,打在楼下一人的头上。潘金莲慌忙赔笑,看看楼下那人,不过二十五六年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正是西门庆。

可以说,若无武松的严正嘱托,武大不会天天催逼着潘金莲下帘子关门。潘金莲也就不可能打着西门庆。就算是打着了西门庆,也不会立刻就爱上西门庆。长久的压抑,已经让潘金莲极为厌恶幽闭式的生活,于是红杏出墙,追求刺激新鲜的生活就成了必然了。

再看武大的死。

当武大在郓哥挑唆之后去王婆家捉奸,被西门庆一脚踢中心窝,回到家中随即病倒。事情暴露之后,潘金莲和王婆等人本都希望武大郎自己病死,于是武大郎要汤没有,要水没有,更不给武大请医生抓药。在这个时候,武大连最基本的生活都无法治理,本应该好好隐忍,甚至软语相求,挨到伤好,挨到兄弟武松回家之后再做计较。可武大想着自己有武松这个衙门官人撑腰,哪里把眼前的潘金莲西门庆放在眼里。武大说告诉潘金莲,自己是亲手捉奸,是潘金莲挑拨奸夫踢了自己的心窝。现在你们每天快活,自己奈何不了。可等到自己的兄弟武松回来,他怎么肯善罢甘休!

武大本是好意提醒潘金莲,只要潘金莲好好服侍自己,在武松回来之后绝对不会提起。可千不该,万不该,武大不应该说,如果你不好好照顾我,等兄弟武松回来,我一定告诉他,让武松找你们算账。

潘金莲把这些话告诉王婆和西门庆。西门庆听了,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大叹其苦,毫无主意。在这种情况下,王婆出主意,由西门庆家拿药,潘金莲下毒,三人联手害死武大,一死百了。

可以说,如果武松不给武大说一些硬话,什么如果有人欺负你,等我回来理论。而就是在接到县里出差任务之后直接走人,那么一来,潘金莲未必会出轨,二来就算是出轨,武松和武大两兄弟已经闹翻,武大也必然不会说出以武松要挟潘金莲西门庆的话来。武松本是一番好意,谁料世事多变,最后竟然害了自己的兄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导读:2013年9月11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发布消息称,陕西咸阳发现一座带有5个天井的唐朝墓葬。根据出土墓志记载,该墓墓主为唐中宗昭容上官氏,即是民间赫赫有名的唐朝才女上官婉

有何仇怨彭玉麟要杀李鸿章的儿子

儿。上官婉儿是唐代著名的女官,武则天身边的红人,她于景龙四年(711年)被发动政变的李隆基所杀。女官又称内官、宫官,俗称女太监,是指替帝王家打理后宫事务、又没有妃嫔名分的高级宫女。作为帝王后妃体制的伴生之物,女官制度存续于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对古代宫廷乃至皇权产生着重要影响。唐代一到三品官的坟墓全长40~80米,天井数量在4到12个之间,上官婉儿墓全长36.5米,共有5个天井,形制与其生前正二品的身份较相符,但墓的规模并不豪华。

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介绍,墓主上官氏即唐中宗昭容(唐朝九嫔之第二级,正二品阶),民间更熟悉她的另外一个名字“上官婉儿”。两唐书有传,她是盛唐时代著名诗人,其诗作继承祖上“上官体”格律诗的形式和技巧,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具有一定的地位。上官婉儿墓的发掘和对出土文物的研究,为考古人员研究大唐历史文化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女官的存续

女官的设置早见于先秦时代。文献记述,周天子曾立王后、夫人、嫔、世妇、御妻、女祝、女史等。其中,除王后、夫人与天子坐而论妇礼,是天子的正牌妻子之外,嫔、世妇、御妻等既是妾也是女官。嫔负责后宫女子的教育,世妇掌管后宫祭祀、宾客事宜,御妻照顾天子的衣食起居。掌管后宫祭祀、祷词的女祝和负责王后礼职的女史,则属于专职女官。

秦汉时期沿袭了前代的后宫体制,妃嫔的等级被进一步细化。秦始皇将后宫妻妾分为皇后、夫人、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8个等级;汉元帝更是将后宫妻妾列为皇后、夫人、昭仪、婕妤、良使、夜者等14个等级。在秦汉两朝的后宫里,除了皇后、夫人之外,其他妃嫔仍然既是妾又是女官,她们有爵位也有秩禄。首次将妃嫔与女官析分开来的是北魏孝文帝拓跋宏。他专设女职以管理后宫事务,其职秩与外官对等,出现了内司、作司、太监、女侍中、女尚书、女贤人、女书史等不同职衔的女官,高者二品,低者五品。隋

伊尹为什么要放过太甲伊尹故里在什么地方

朝,宫中建立了六局二十四司的女官体制,以掌宫掖(后宫)之政。六局分别有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工;六局之下每局下辖四司,司下又置若干职位,层级分明。根据不同等级授予不同官职,高者五品,低者九品。

隋朝的女官体制被此后的唐、宋、明三朝沿袭了下来,各朝只是稍有调整。如明朝初年,在前朝六局二十四司的基础上,又单独设立了宫正司,掌管纠察宫闱、戒令、谪罪之事;永乐之后,宦官得宠,女官的多数职权被宦官取代,六局被取消,仅存尚宫四司。清是少数民族政权,清朝帝王继承了前朝的后妃体制:“皇后居中宫,主内治;皇贵妃一位,贵妃二位,妃四位,嫔六位,分居东西十二宫,佐内治。”与此同时,取消了女官的职位,“贵人、常在、答应俱无定位,随居十二宫,勤修内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