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抗日秘闻两名日本女性曾负责对日宣传抗战工作

2019-06-30 13:33: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1938年,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在武汉昙华林鸣锣亮相。胡愈之、田汉、阳翰笙、郁达夫等众多文化名人纷纷加入,可谓人才济济,集一时之盛。

对敌是当时三厅的一项重要工作,由拟定中的第七处负责,包括杜国庠、董维健、冯乃超等人。一天,郭沫若突然想到三厅要保证对敌宣传的效果,必须请些日本朋友来帮忙。而当下有一个特别合适的人选,即日本进步人士鹿地亘。

鹿地亘1935年即在上海从事反战活动,上海沦陷后,被迫与夫人池田幸子逃亡香港。郭沫若为此专门去找政治部部长陈诚,提出对敌需要请日本朋友帮忙,并自谦地说自己在日本二十年竟还不能说好日语。陈诚问到哪里去找这样的日本朋友呢?郭沫若于是便介绍了鹿地亘。他说:“鹿地亘是日本的反战作家,帝国大学毕业,和冯乃超同期。他现在受着迫害,在香港过逃亡生活。我相信假如我们邀请他,他一定会来,而且会给我们很大的帮助。”

陈诚当即表示同意。于是,郭沫若与陈诚联名

楚庄王的出名事迹有哪些楚庄王绝缨是怎么回事

致电给在广州办《救亡日报》的夏衍设法转鹿地亘,表达相邀之意。同时电示广州方面某保安处长,清他们派人将鹿地亘夫妇护送到武汉。这样,一个星期后,鹿地亘夫妇安然抵达武汉。

那天,陈诚与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以及郭沫若一道与鹿地亘、池田幸子夫妇见面。鹿地亘夫妇非常激动与兴奋。毕竟香港人生地疏,生活无着。而武汉气氛则大不一样。鹿地亘随后问周恩来:“不知我们到此能做些什么工作?”

周恩来说:“尽可能地参加中国活动吧!这是我对你们最大的希望。若可能,请在郭沫若、冯乃超两位协助下,做些对日本军民的思想启蒙工作;同时也请尽可能为激励中国军民抗敌士气做些工作。”

鹿地亘连连点头,说:“感谢你的信任,我们将尽力而为。这也是我们来中国的目的啊!”

这次见面后,郭沫若又与陈诚商议他们的待遇问题。郭沫若提议聘请鹿地亘为设计委员,可解决每月车马费二百元。陈诚说:“他们俩都是外国人,一个月两百元恐不够用,索性请他们夫妇俩都做设计委员吧。”

当时政治部和第三厅均安排有设计委员。鹿地亘夫妇很快收到了政治部颁发的设计委员聘书。郭沫若说,他们俩是“属厅”的那种设计委员,“事实上成了第三厅第七处的顾问”。

当鹿地亘的夫人池田幸子拿到聘书后,她没有料到此举会成为三厅的唯一,也打破了三厅酝酿之初的一种固守,即不录用女职员的内部规定。据郭沫若在其回忆录《洪波曲》中介绍,在最早关于政治部的一次闲话式讨论中,“有一则是集中攻击女职员,他们认为政治部应该以不用女职员为原则。贺衷寒、康泽、刘健群三位主张得最坚决,以为用女职员有百害而无一利。陈诚也表示赞同。他说他最不满意的是女子穿军装,头发用电烫,脚上有的还要穿高跟鞋,真是对军人的侮辱。”

当时,贺衷寒是拟定中的一厅厅长,

揭秘项羽自杀真相不肯过江东竟事出有因

康泽是二厅厅长,刘健群是三厅副厅长。他们都是特务组织复兴社的主要成员。贺衷寒长期担任国民党中央政训处长以及新闻局长,授陆军中将衔。康泽曾任南京《中国日报》社长、复兴社中央干事兼宣传处处长、中央军校特训班主任等职,亦为中将军衔。刘健群亦任过军委会政训处处长、三民主义力行社书记长、广州行营二厅厅长等。这几位在政治部都属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共同对女职员的蔑视,自然成了政治部的主导声音。更何况还有陈诚的支持。这样,在政治部成立时不录用女职员则成了一种共识。而原本“闲话式的讨论”则演变成了一种规定。

对这种明显带有性别歧视的做法,郭沫若并没有反对。在

武则天晚年最荒唐的一件事不忍目睹

以后三厅的遴选人员中都没有出现女性。郭沫若甚至为此拒绝了时已成名的左翼女作家白薇加入三厅的要求。

阳翰笙曾经评价过白薇“在左翼女作家中她堪与丁玲比肩”。白薇1938年抵达武汉,知道三厅正在网罗一些抗战的文化人,于是便给郭沫

项羽为什么那么爱虞姬项羽与虞姬的凄美爱情

若写信,表达“愿听凭郭先生驱使”的意愿。郭沫若虽然知道白薇很有才华,但碍于三厅有不录用女职员的内部规定,故而没有回应,白薇终与三厅失之交臂。

自从池田幸子打破了这一规定之后,情况即出现了变化。有幸成为池田幸子第二的是另一位日本女人。她外表温文娴静,秀气的脸上架着一副眼镜,但她柔和的嗓音却似利剑一样成为一种特殊的反战武器。她就是日本女作家、世界语运动者、国际主义战士绿川英子。1938年7月,绿川英子在郭沫若的帮助下经香港、广州到达武汉。当时三厅的国际宣传急需专门人才,绿川英子随即成为三厅国际宣传处一名从事对日反战的播音员,也是自池田幸子后三厅第二位女职员。日本军方曾称绿川英子为“骄声卖国贼”,而周恩来在一次文化界的聚会活动中专门对她说:“日本军国主义者把你称为‘骄声卖国贼’,其实你是日本人民的忠实的好女儿,真正的爱国者!”武汉时期,绿川英子将整个身心都献给了中国人民的抗战事业。以后她在回忆录《在战斗的中国》一书的后记中说:“这一阶段仅有三个月,时间很短,但却是多么振奋,多么活跃,多么紧张啊!……我看到了和感觉到了我终生难忘的东西,而这些也定将感动任何国家爱好正义的人们。”她把这一时期称为“昨日的玫瑰”,以此注释那一段温馨的回忆。

两位日本女人加入三厅,参加中国的抗日宣传活动,历史记忆了这两位女子的身影和声音。郭沫若曾经评价她们“勇敢的决意和出色的行动,完全证实你们和我们是全然站在同一战线上。我们大家受同一脉搏的鼓动,我们大家的血向相同的目标流动,拥护正义,争取真理,在以决死的意志完成为先驱者的使命的这方面,我们完全是一心同体。”“血向相同的目标流动”,是诗人郭沫若的语言风格,在浪漫中彰显坚定、正义和力量。它同样也是对池田幸子和绿川英子这两位日本女子投身中国抗战事业的极高褒奖。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神风特别攻击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日本为了抵御美国军队强大的优势,挽救其战败的局面,利用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按照“一人、一机、一弹换一舰”的要求,对美国舰艇编队、登陆部队及固定的集群目标实施的自杀式袭击的特别攻击队。

历史起源

“神风”的起名来源于元朝元世祖忽必烈时的元军侵日战争。元朝军队1274年和1281年两次对日本东征,都因为海上突如其来的台风,导致元朝的舰队损失,使得东征告吹。日本人认为是神武天皇的鬼魂掀起的“神风”击退了元军。日本也逃脱了有可能被元王朝灭国的命运。以“神风”命名敢死队其实也成为日本人在必败的战争结局下为自己打气的心态写照。自杀攻击敌军目标的战术,据说起于日俄战争日军攻击俄军的战法中,当时颇有效果,遂被记载下来。

进入1944年,即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前一年,战争局势对日本愈加不利,特别是在太平洋海战场上,日海军更是连连受挫,节节败退。1942年5月的珊瑚海海战,日海军遭受自发动战争以来第一次挫折;6月的中途岛海战,日海军遭到惨败;10月的圣克鲁斯大海战,日海军虽然在战术上取得了一点胜利,但其航空兵却为此元气大伤;在11月的瓜达尔卡纳尔海战中,日海军大败而归,盟军自此进入战略反攻阶段。

随后的俾斯麦海海战、库拉湾海战、布干维尔海空战、吉尔伯特海空战、马里亚纳海战中,日海军无不以惨败而告终。此时,号称“世界第三海军”的日联合舰队已是日暮途穷,危在旦夕。然而狂热的日军并不甘心其失败,就在马里亚纳失守之后,日海军把战备的重点转到了特攻作战上。

一架日本飞机即将撞上列舰

1944年10月17日,刚刚就任日本第一航空舰队司令的大西泷治郎中将匆匆赶到菲律宾,企图挽救日本帝国日薄西山的命运。大西是日本“铁杆”军国主义分子山本五十六的心腹,也是策划偷袭珍珠港的核心人物之一,在日本海军航空界素有“瑰宝”之称。然而此时的第五基地航空部队可投入战斗的飞机还不到100架,而且这些飞机的性能极差,飞行员技术低劣,面对日本全线崩溃的危局,大西认为最大效率地使用我们的微薄力量的唯一办法就是组织由零式战斗机编成的敢死攻击部队,每架带上250千克炸药,俯冲撞击敌航母,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阻止住美军以挽救危局。

大西的想法得到了许多狂热的日本飞行员的欣赏。1944年10月19日深夜,大西召集第一航空舰队的精华,成立了以寻歼航母为目的神风特别攻击队。那些缺乏经验的飞行员,驾驶着装满炸弹的飞机,一头栽到美国的军舰上。众多的狂热分子愿意加入这支队伍。24名军校尚未毕业的学生飞行员首先组成了特攻队。他们组成4个分队,分别以不同的名字命名,诸如“朝阳”、“樱花山”之类。这些名字取自日本古典作品。

大西泷治郎曾询问他们是否愿意为国牺牲,队员表示十分愿意加入。之后,大西泷治郎询问上尉关行男,是否愿意带领此种史无前例的神风特攻队,据闻当时23岁,刚刚结婚才四个月的关行男,闭起了双眼,低下头沉思了十多秒,才说出:“请让我去带领他们”。世界上第一个神风特攻队小组于是产生。而关行男成为了这一小队的第二十四名的队员,在自杀式的攻击中阵亡。

在日本宣布投降的第二天(1945年8月16日),大西泷治郎就剖腹自杀。“神风特攻队”大约出动了1298架飞机,成功率约为5%。

为送死刻苦训练的神风特攻队员

作战方式

战术战法

神风特攻是一种实施自杀性攻击的作战方法,即在机上装上大量的烈性炸药,置于飞行员座舱之前,一旦发现目标,就连人带机撞下去,其机头触及坚硬之物立即发生剧烈爆炸。

自杀性攻击的作战方法在太平洋战争中已频频出现,开始不过只是在受伤无法返航的情况下,在偷袭珍珠港战斗中,板田房太郎中尉就曾驾机撞向美军机场机库。1944年5月的比阿克岛登陆战中,日本为夺回其与南洋交通线上的要地与美军发生了激烈战斗,1944年5月27日,陆军第五飞行战斗队队长高田胜重少佐断然率四架飞机向驶近的美舰撞去,击沉了美舰。此举通报日军,引起了军内外的震动,此次行动成为“神风”特攻战术的先导。

武器装备

樱花特攻队:没有或仅有有限动力,由轰炸机挂载至敌舰近处抛出,无返航希望。若特攻机是普通战机,则只提供单程油料,部分特攻队员被绑缚于特攻机或战机上,不提供伞具,断绝其求生的希望。

回天鱼雷:直径1米,鱼雷内部可装载乘员1名,乘员可由小型潜望镜确认敌舰的位置与操纵鱼雷以增加对敌舰的命中率,所装载的炸药量比一般鱼雷多3倍。早期型的回天鱼雷设有乘员逃逸系统,被设定为可容许乘员在鱼雷的最后攻击加速段启动之前自鱼雷中弹出,未有任何记录显示有乘员从成功自释放后的鱼雷中逃生并返回潜艇或其他载具。后期的回天鱼雷放弃了乘员逃逸系统的设定,一旦鱼雷攻击失败,一个自毁系统可容许乘员手动自毁鱼雷。

零式舰上战斗机:最开始是日本在太平洋战争日本海军的主力战斗机。但到战争中期,美军使用新型战斗机并捕获零式后,其被研究出弱点,慢慢零式优势被丢失,到了战争后期,成为神风特攻队的自杀爆炸攻击的主要机种。

彗星式舰载俯冲轰炸机:1943年日本开始生产俯冲轰炸机型并命名为D4Y1彗星一一型,后被改造作为伊势级航空战舰的舰载机,最后被改造成专用于神风特攻队的自杀机,驾驶舱内的周边加设防弹装甲和防弹燃料箱,安装固定挂弹架(一枚800公斤炸弹)。莱特湾海战当中击沉美国轻型航空母舰普林斯顿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