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仙狱战神第一百二十八章焚天宗

2018-11-08 17:15:0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狱战神 第一百二十八章焚天宗

当孙平再次站在陈莹洛面前时,再没有了之前意气风发的样子,而是脸颊瘦削、头发杂乱、目光无神,一副饱受打击和摧残的样子。

“抱歉,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孙平见到陈莹洛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话,随即就灰溜溜的离开,此后再没有说过公开嘲讽过姚乐天想要炼制云舟是痴心妄想。

“你到底对孙平干了什么呀?”陈莹洛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跑去问姚乐天。

“也没干啥。”姚乐天抬头看了陈莹洛一眼,笑道:“我就是想到了几个问题,向他讨教了一番,结果他就成那样了,要不我把问题说出来,咱们一起探讨一下,我最近发现这阵法也是很有意思的。”

“别,你还是自己留着慢慢研究吧。”陈莹洛连忙拒绝,话都不说第二句就转身走人。跟姚乐天这样的妖怪讨论问题,自己就算是疯了也不干这种事情,简直是太打击自信了。

当初她学阵法的时候用了多久?前后花了五六年的时间,虽说她并不专精于此道,但是据教她的阵法堂长老说,她在阵法上还是相当有悟性的,如果专精于此未必比在符箓上的成就差。

同时又因为阵法和符箓有着相当多的共同之处的,陈莹洛也成为了九品的阵法师。

这个头衔虽然不高,但是比起不少阵法堂的弟子来也不差了。这也是她一直很自豪的地方。

可是姚乐天呢,从自己跟他接触到自己教无可教,前后不过五天的时间,也就是说,他用了五天就学会了自己五六年学的东西,并且水平还远远超过了自己。

而后他更是用三天的时间将一个八品阵法师问的无地自容。

可想而知,他的问题得有多难,得有多深。陈莹洛可不会自大到试图去解答连八品阵法师都无法解答的问题,所以她聪明的选择了开溜。

“妖怪,绝对是妖怪。”见到陈芸后,陈莹洛直接给出了自己的判断。

“只是学的好学得快罢了,什么妖怪,这话也就是在这里说,要是在云天城你敢这么说,还不知道惹多大的麻烦呢。”陈芸道。

“我希望咱们赶快到云天城吧,要不然跟姚乐天这家伙待久了,我会忍不住自卑的。”陈莹洛半真半假地道。

第十天时天刚蒙蒙亮时,至仙派的云舟来到了云天城。

站在云舟之上,眺望着云天城,姚乐天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宏伟。

这座巨城就这样的矗立在天空和大地的交界之处,无边无垠,给人的感觉它根本就不是一座人力建造起来的城市,而是一座天地造化而成的四四方方的一座山。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在云天城上时,宛如给其镀上了一层金,越发的金光闪闪、气势恢宏。

别说是姚乐天等从没见过这云天城的一众弟子,就算是不只一次来过这里的裘万里和花廷芳,此时同样被眼前的壮美景象所吸引。

“哈哈,快看那边,真是一帮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都看傻眼了,笑死人了!”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那帮人肯定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钻出来的,瞧他们那云舟,实在是太小了,太寒酸了。”

“肯定是什么偏远山沟里来的小门派,也就是来走个过程,就这样的还指望着成为天卫,别逗了。”

……

就在此时,一阵嬉笑声从远处传来。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对方的声音很大,笑声更是肆无忌惮,以至于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传入了至仙派众人的耳朵之中。

正当众人很是不爽的想要找对方算账时,却忽然感觉到一片阴影从头顶上飘过。抬头看时,却看到一个巨大的船底从他们的云舟上空飞快的滑过而笑声正是从那里面传来的。

比起至仙派的云舟来,这艘云舟就要大得多了。倘若说前者是个小舢板的话,那么后者则是一个私人游艇。两者的差距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

虽说那艘云舟已经远去,但是嘲笑之声依旧不断的随风传来,听在至仙派众人耳朵里相当的刺耳。

这样赤裸裸的被鄙视和嘲笑,除了姚乐天之外,其他人都没有经受过,一时之间每个人都气的脸色通红,咬牙切齿。

“追上去,找他们算账,胆敢鄙视咱们至仙派,一定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才行。”高显怒吼起来。

“没错,竟然驾着云舟从咱们头顶上飞过,这简直就是对咱们门派最大的侮辱,不跟他说道说道,咱们至仙派的颜面何在?”

“冲上去,让他们跪地赔罪,若是不然就杀了他们。”

其余的几个精英弟子也都嚷嚷了起来,这么大的耻辱他们在至仙派的时候何曾受过,不由得群情激奋,杀气腾腾。

“喊什么?嗓门大很了不起吗?”裘万里横了他们一眼,低喝一声,同时也释放了一个隔音禁制,将众人的声音挡在了云舟之内。

“堂主……”

“我知道你们生气,不仅是你们我也同样气的想要将他们都杀了,用他们的血和命来洗刷刚才咱们受的耻辱,可是就算再怎么愤怒,你们也得给我忍着。”说到这,裘万里咬着牙道:“刚才没看到那艘云舟上的旗帜吗?那是焚天宗的云舟。”

“啊,焚天宗!”史大鹏闻言脸色一变。

“怎么了?焚天宗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咱们至仙派还怕了他们不成?”高显很是不满的道。

“焚天宗可是个大门派,据说其门派中有不少的弟子在天卫中供职,具体数量有多少我并不知道,但是上一届天卫选拔时,焚天宗就有两个弟子中选,我还听说他们的门派的地盘方圆足有三千里,门徒更是众多,高显,我问你,惹了他们咱们门派怎么办?”史大鹏问道。

高显都已经听傻眼了。不怪他这样,跟至仙派相比,焚天宗绝对是个庞然大物。

当至仙派还在为了再次有弟子成为天卫而奋斗时,焚天宗却是一届天卫选拔就有两个弟子中选,之前中选的怕是更多,这还怎么比?

一想到刚才大呼小叫的想要冲上去报仇,还要将他们都杀掉,众人不由得一阵后怕。

这要是真的冲上去的话,别说逼着人家道歉或者将他们干掉泄恨了,就算是他们喊得狠话被人家听到一言半语反过来将他们都杀了,估计至仙派也未必有能力替他们出头呀。

“忍了这口气吧。”裘万里捏着拳头,咬着牙道:“都把今日之耻牢牢的记在心里,想要改变现在的命运那就拿出你们所有的实力来,争取成为天卫,只有这样才能改变你们的命运,同时也能让咱们门派以后再不会轻易的受人嘲笑和欺凌,听到没有?”

“听到了。”众人齐声答应。

“大声点。”

“听到了。”

有了这一幕后,所有的人都安静了许多,再没有像之前那样兴奋的东张西望而是沉默了许多。

每当有比他们的云舟更大的云舟飞过时,在场的每个人的脸色都会变得更加凝重,目光中的战意也就越发的强烈。

姚乐天同样也在沉默,只不过他考虑的不仅仅是成为天卫,还有就是将来怎么将今日受的这份气成倍的还给焚天宗。尼玛的,这事没完。

云舟继续前行,距离云天城也是越来越近,但是却并没有直接驶入其中,而是在相距云天城城墙约有三十里左右时就降落下来。

等到众人走下云舟之后,作为正领队的裘万里将云舟收起,而后道:“剩下的路咱们就得自己走了,云天城有规矩,距离城墙三十里范围内皆不能飞行,违者将被负责巡视的天卫严惩。”

恰在此时,空中一道火红色的剑芒划过天空,又倏然远去,尽管看不清楚御剑之人的衣着打扮样貌什么的,不过既然能在这禁飞区内御剑飞行,想必就是裘万里所说的负责巡视的天卫。

看着那划空而过的剑芒,一众精英弟子除了惊叹之外,心中的向往又再度加深了几分。

不仅是至仙派,其他无论是修真门派还是修真家族的云舟到了此处全都会改为步行,由此可以看出,天卫的威望相当之高,没有人胆敢违逆。

三十里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至仙派一行人没人交谈,只是埋头走路。

路上不时会遇到一些修真者,人数有多有少,其中有不少相熟的门派就凑到一起打招呼聊天。也有些关系不是很好的门派虽然怒目相视,但是却无人胆敢私斗。

“看那边。”高显忽然说道,手指朝着前方一指。

众人顺着他的手看过去,看到了一群身着赤红色长袍背后绣着一团烈焰图案的人。这个烈焰的图案众人并不陌生,正是刚才曾经羞辱过他们的焚天宗的标志。

“焚天宗……”众人全都咬牙切齿的念着这三个字,怒目圆瞪的看着那些人。

焚天宗的人数众多,大概有三十个左右,男多女少,每个人都满脸的自信,走路时都有些趾高气昂的劲头。

为首一个男子身高将近两米,面容威武,棱角分明,头发赤红,宛如一团正在燃烧的烈焰。

似乎是感觉到了至仙派等人愤怒的目光,他陡然之间回过头来,目光如炬,不仅充满侵略如火宛如能够直接看穿众人的念头一般,并且被他的目光注视就如同被火焰炙烤一般,不仅身体觉得燥热难耐并且心浮气躁,宛如体内有火在烧一般。

这让至仙派众人不由得纷纷避开他的目光,不敢和他对视。

但是姚乐天却凛然不惧,迎上了他的目光。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