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法神直播间第二百九十九节进入

2018-11-12 18:39: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法神直播间 第二百九十九节:进入

物质决定意识,这只是兰斯洛特想法的一部分,完整的部分是“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映物质,并反作用于物质”,两者的能动性都是不可忽视的。

而仙妮刚才的话中所提到的“自裁”所代表的死亡,让诺曼想到了这。

记忆是客观存在的,自我意识是记忆所影响构成的,两者共同构成了“蕾佳娜”这个人物属性,如果他想要抹去记忆的话,是否能从“蕾佳娜”这个完整的人物属性本身入手呢?

如果“蕾佳娜”这个整体属性死亡了的话,那么她的记忆是否也会跟着消亡呢?

从兰斯洛特的唯物派理论来看,是有可能的。

其实除了兰斯洛特的理论外,圣殿骑士团还充斥着许多不同的声音,兰斯洛特也从来不阻止那些声音向诺曼发声,那些声音当中,就有认为“意识决定物质”的唯心派,诺曼也了解过这个流派的认知。

从唯心派的角度出发,诺曼的猜测实现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当然,这种可能性只是诺曼的猜想,不过他现在没有时间再去思索这个可能性的大小了:他和蕾佳娜的意识融合的情况愈演愈烈,他主体意识的大部分地方都已经被青色光带的颜色给染成了一种非白非青的颜色。

他也能够感受到,他的主体意识已经越来越分不清他究竟是诺曼还是蕾佳娜这个问题了。

不能再拖了!

诺曼当机立断,果断开始采取了行动,所采用的方法则是仙妮刚才所提到的“自裁”——他不是总会窜到蕾佳娜的回忆上去吗?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立刻自杀!

这一丝躲起来的残存清明向主体意识下达了这个指令,但是令诺曼错额的是,这道指令下达了之后有如石沉大海,半点回应也没有。

怔了一会儿后诺曼才渐渐猜出可能发生了什么来:没错,他现在的主体意识正和蕾佳娜的意识交缠,经常蹿到蕾佳娜的意识上去,但是那个时候,他已经不是他了,而是“蕾佳娜”了,蕾佳娜自然是不会接受一个陌生人要她自杀的指令的,这也是他现在主体意识混乱的根本原因。

这是诺曼唯一能够想到的原因了。

可是这样一来,问题就很糟糕了:他现在指示不了“蕾佳娜”自杀,想要他杀的话,他的意识世界和蕾佳娜的意识世界又是不同的,根本接触不到。非要他杀,那就把两个世界融合,可那样一来的话,两道意识估计就会彻底融合了,那还杀个屁啊!那时候再杀,就是把他自己也可能杀死了!

在那种情况下,最好的结果就是主体意识全死光。那样的话大不了壮士断腕、这些精神力不要了,重练,那是最好的结果,最坏的结果则是他整个人的意识彻底死亡,那可是他接受不了的结果。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

诺曼思索了一会儿后,感到主体意识的战况愈加焦灼,最终一咬牙,决定拼一把了。

他把自己主体意识当中残存的这最后一点清明,直接投入了进去这焦灼的战况当中!

主体意识里的他已经指望不上了,现在就只能指望他这最后残存的一点清明能够保持最后的一点清明不灭,在这茫茫回忆世界中杀出一条血路来了!

如果这样都不行,那就只能壮士断腕了,那样的话就算运气好不死也残废。

希望能够成功,不要走到那一步。

诺曼这样想着,毅然决然地冲进了主体意识这混乱的精神世界当中……

蕾佳娜漫步在花园中,心神不定,眼中虽是各色香气四溢的花朵,脑海中却是别的东西。

那是一个男人的形象。

他究竟什么时候才会醒来?他怎么会受了那么重的伤的?自己擅作决定,把他带回来是不是不太妥当?过几天等到笛福回来了,自己怎么向他交代?……

就在蕾佳娜思绪重重的时候,有仆人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到近处后缓了下来,最后来到蕾佳娜身后几步处站定,略有些喘息地开口道:“夫人,他、他醒了!”

咔嚓。

蕾佳娜心神一震之下,手上没注意,竟是一把将手中正捏着欣赏的花枝给折断了。

他醒了?……

蕾佳娜收回手来,迅速地转过身子,任由那支被她折断的花枝从半空落下,发出微不可闻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我知道了。”

蕾佳娜强自镇定,声音却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

她举步欲迈,可是脚尖刚刚离地就停住了,脑中思绪良多,各种纷杂,但是心中那莫名的牵挂让她最终还是迈出了这一步,继而几个大步跨出,越走越快,没一会儿就来到了那人的房间附近。

到了这里,蕾佳娜的脚步又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她几乎是以蜗牛般的速度挪到了房间门口,然后再以蜗牛般的速度挪进去,刚进房间,视线就自动习惯性地落到了床上那人的身上。

他果然醒了,此刻正躺在床上,目光正和她迎面对上。

太好了!

蕾佳娜满心欢喜,那份喜悦像是要从胸膛里冲出来一样,但是冲到嘴边,却只化作了几个简单的单词。

“你醒了?……”

脚像是不属于她自己的一样,后知后觉地已经迈了上去,来到了床边。

他的眼睛真好看,是罕见的紫色,深邃的像是无尽的深渊。

蕾佳娜就在这道深渊中越陷越深……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对于蕾佳娜来说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她觉得自己前半生白活了,现在才终于找到了生命的意义——能每天见到克里夫兰先生,就是她生命的意义所在。

即使什么都不做,光是坐在克里夫兰身边,她就觉得无比的舒服无比,而一旦克里夫兰稍对她说些什么、或是做些什么,更是能让她激动无比,至于前两天的那次两人无意间触碰到了彼此的手指……

一想到那蕾佳娜就不由自主地眉眼弯弯、笑了起来,但是马上又轻咬住自己的下嘴唇,似乎是想要止住自己的笑容,但是上弯的嘴角却是怎么都扯不下来,眼中更是柔情无限。

正当她满心喜悦的时候,房间中进来了一位仆人。

“夫人,克里夫兰先生想要一些东西。”

光听声音她就知道,那是她安排在克里夫兰随侍的仆人。

“我不是说过吗?他如果想要什么,尽量满足他。”

仆人又道:“是的,夫人,我们也是这么做的,但是克里夫兰先生这次要求的东西价钱实在太高了,我们不敢擅自决定,管家先生让我来先问问你。”

蕾佳娜的小女儿情怀被打断,很是不悦,但牵涉到克里夫兰的事,还是让她站了起来,准备来看看究竟是什么让这些仆人拿捏不定。

她这一站起来没注意,手腕从桌子上拂过,将桌上的青铜镜拂倒,发出沉闷的一声声响。

这一声像是敲在了蕾佳娜的心中,让她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她刚才一瞬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来,但是她现在努力去想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究竟是什么呢?……

蕾佳娜想了半天,就是想不起来,那仆人的声音则是又传来。

“夫人?”

算了,不想了。

蕾佳娜摇摇头,把青铜镜扶好后,转身向那仆人走去。

“是些什么?”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