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封天箓第一卷浴血杀神第八章落崖

2018-11-15 18:41: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封天箓 第一卷、浴血杀神 第八章、落崖

修建通道的时候在出口种植一片树林,此时的树林已经古木参天,树冠上闪动着火光。

墨涵抱着萧晴从通道内一跃而出,护卫一个接着一个跳出。

四个护身拔出佩剑立即跑向谷口探路,留下的护卫组成方阵把两人保护在中间。

墨族被火焰瀑布淹没,冲天的火焰照亮整个封天镇。

封天镇的百姓纷纷朝着墨族本来,只因火势滔天不能靠近,远远的跪在地上哭喊声震天。

没有墨族,封天镇的很多百姓就会在极寒交迫中死去。

他们不明白上天为什么让墨族遭此大难,更为以后的生存担忧。

墨涵无声泪下,整个人如失了魂一样不言不语,缓缓的跪地伏身痛哭。

他原以为自己获得封天箓就可以给墨族带来荣耀,让他想不到的是,带来的确是灭顶之灾。

自认为达到入境期六段已经是强者,便可以耀武扬威无所顾忌,而面对幽殿自己渺小的像只蚂蚁。曾以为震撼了天地,却是这么幼稚可笑。

如果不是不是打残李品重伤李全而点燃了导火线,墨族也有足够的时间转移到无量界。

而现在…

墨涵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一眼墨族,双手埋着头,呜呜哭道:“爹,我错了,我错了。”

萧晴泣不成声,怕幽殿的人追来,哭道:“墨…涵”。

萧晴喉咙哽咽的说不出话,咽下喉咙抹去脸上的泪水,回头看眼火势滔天中的墨族,道:“墨涵,走吧,只要我们在,墨族就在,爹他们会保佑我们的。”

墨族护卫齐身跪下向墨族一拜,又齐身站起。

“少主,走吧!”

墨涵站起身,抹去脸上的泪水,抽泣着缓口气,道:“从今天起,我就是墨族族长,墨族还在!”

萧晴抹着眼泪,嘴角扬起颤抖的微笑,像是看到了墨族重建后的辉煌。

护卫齐声单膝跪地,道:“是!族长!”

急促的脚步声和鳞甲哗响声传来,墨涵慌忙转过头,看到四个护族飞奔而来。

四个护卫跑到墨涵身前,小声说道:“少主快走,李全带着幽殿的人追来!”

墨涵没有像之前那样以死相拼,他要活下去,为死去的墨族人报仇!

“走!”墨涵拉着萧晴的手,朝着神龙脉山顶跑去。

四个护卫在前面开路,四个护卫保护墨涵和萧晴两侧,十个护卫跟在后面,时刻准备着拦截下追击的敌人。

神龙脉山势陡峭,地面上又积着厚厚的雪,攀爬起来极为艰难。

李全和幽殿的人虽然实力强大,护卫借助居高临下的优势和默契的配合且战且退。

然而,幽殿的人中有一个是黄阶,李全虽然只能使出六七成的实力,也不是入境期的人可以相抗衡的。

墨涵和萧晴爬到山腰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他们没有回头看,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活下去!

墨涵只听到后面的护卫喊杀声越来越少,九个项链坠子
,八个,六个...星力正版捕鱼
.

最后十个护卫的声音全部消失,墨涵心里的一道防线被摧毁。

身边的四个护卫放缓速度退到墨涵身后,作为第二梯队阻拦李全和幽殿的追击,前面开路的四个护卫守护着墨涵和萧晴。

不多时,四个护卫的喊杀声也越来越弱,四个,三个,两个...

墨涵看到萧晴的脸被汗水打湿,来不及拨开贴在上面的头发,狼狈不堪的手脚并用攀爬着。

萧晴眼中充满了惊恐、又必须活下去的渴望,让墨涵的心如针扎一般。

族人惨死,自己最深爱的人为了陪着自己活下去又受到这样的屈辱。墨涵心中无数次的咆哮“杀回去!”,而另一个声音响起“活下去!”。

“杀回去!”

“活下去!”

两个声音在墨涵心里冲撞,满腔的痛苦似乎要炸裂胸膛。

“活下去,必要血洗李族!”墨涵强压下杀回去的想法,心中发誓道。

身旁的四个护卫不知道什么时候少了两个,李族和幽殿的喊杀声也减弱了很多,墨涵知道墨族护卫已经把他们斩杀过半。

一路的攀爬,墨涵和萧晴早已精辟历经,只是靠着活下去的毅力支撑着继续前行。

山峰陡峭,长风呼啸。神龙脉上穿着红色婚服的墨涵和萧晴在雪地上艰难爬行,两个护卫退下拦截追上来的敌人。

不多时,兵刃撞击声和喊杀声又被耳边呼啸的风声淹没。

“老天难道真让我墨族就这样陨落?”墨涵一次次不甘心的问自己,又像是在质问苍天。

墨涵和萧晴终于到达了神龙脉的顶部,两人急忙爬起踏着厚厚的雪,不辨方向的往前跑。

李全和幽殿的人不多时也寻着脚印追了上来。

两人在悬崖边停了下来,望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墨涵惊恐之后,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既然天意如此,何必还要去哀叹。

拉起萧晴的说道:“如果有轮回,我在墨族等你。”

“嗯,如果我先到了,你不来,我不走。”萧晴的嘴角扬起,如樱花绽放。

李全得意的对身边的一个黑衣人说道:“恭喜韩护法,要立大功。”

“多亏李族长,要不然还完不成墨族的清剿任务。”

韩护法面罩遮面,想着完成绞杀任务后必将得到重用。九大堂堂主尽数死去,自己将是荣升堂主主宰一方,眼睛渐渐眯起闪出得意的光。

“杀!”韩护法眼睛之中,转瞬间杀气毕露。

四个黑衣人扬起刀直面看向萧晴和墨涵,墨涵双掌之上烈焰翻腾,萧晴抽出腰间的盘龙鞭配合墨涵把四个黑衣人斩杀。

“哼!”李全冷哼,闪身向前,一掌把萧晴打下悬崖。

“萧晴!”墨涵惊呼,看着萧晴红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冰冷的夜色中,心好像是被万剑穿透。

“老匹夫,你找死!”墨涵重瞳化为火焰色,恨不得把李全扒皮抽筋。

“重瞳小儿,还不受死!”墨涵打废李品,李全对他恨之入骨,手掌之上汇聚狂暴的能量球,直拍墨涵。

墨涵即便要死,也要扒下李全的一层皮来。不顾拍来的手掌,一拳轰向李全。

墨涵的拳头冲破李全周身的能量罩轰在他的左肩之上,‘咔嚓’一声,骨裂声响起塑钢草坪护栏

李全目露凶光,咬牙道:“去死吧!”

墨涵被李全一掌拍在胸口倒飞下悬崖。

李全踉跄退后十多步,韩护法急身上前一掌推出,用柔和的劲力帮李全稳住身体。

“有劳韩护法!”李全拱手说道。

李全侧头看下左肩,衣服被烧焦,皮开肉绽露出白骨,还有一股肉烤糊的味道。

想动下胳膊却听到清脆的骨裂生,李全痛的咧着嘴,余恨未消道:“这双瞳小儿不知怎地突然之间实力这么强,没把他碎尸万段已经便宜他了!”

韩护法以为李全只是为失面子找借口,轻哼一声笑道:“李族长你已步入黄阶,却被一个入镜期六段的小儿伤成这样,看来要再稳固下实力啊。”

“韩护法说的是!”李全急忙拱手称是,抬起胳膊又带动左肩,疼痛再次袭来,咧起嘴倒吸一口冷气。

“哼,墨族即便有墨重天血脉又如何,有封天箓又如何,现在墨族已经消失了。哈哈哈哈!走!”

韩护法想起九大堂主、幽殿副殿主、特使、护法尽数陨落,自己将独得头功,心中大快。

李全回头看了一眼悬崖,他感觉墨涵还活着,心中像是插了一根针,每当想起墨涵如烈焰燃烧的重瞳就会刺痛。

无底深渊沉寂无声,一袭红妆随风飘动,萧晴眼角的泪水无声滚落,“墨涵,来世再见。不要忘记墨族的血海深仇…”

一股暖风袭来,萧晴落在一个毛茸茸的物体上,低下头看到一头巨大的苍狼。

苍狼旁边站着一个老者御风飞行,萧晴顾不得满脸的泪水,惊喜道:“尊长,请问您是?”

还没等老者回应,又急切恳求道“请您救救我夫君墨涵!求求您!”

“老夫无名亦无号。他该有此劫难,天意如此,我插手不得。”老者淡淡回应道。

萧晴看老者无心救墨涵,心中刚涌起的喜悦又化为冰霜。

胸口一阵疼痛传来,轻轻附身贴在苍狼的绒毛上,喃喃道:“天意如此无情无义,如果夫君还活着,我倒希望他不再遵循天道!”

墨涵被李全雷霆一掌击中,虽然李全只用了七分实力,也足以让墨涵经脉尽碎。

他身体倒飞下悬崖,喷出的血雾随风散去。

识海中的封天箓卷轴展后金光一闪,盾符缓缓浮现。

厚重如大地山岳的气息融入胸间的丹田之气中,丹田之气极速运转把震碎的经脉包裹起来。

盾护渐渐淡化,封天箓卷轴又缓缓合上。

墨涵的意识陷入混沌之中,只感觉身体一直在下沉

下沉

‘九天烈焰阵’中的烈焰依旧在燃烧,以血祭阵的墨族人身影渐渐淡去,最后融入烈火中化为乌有。

墨震全身布满烈焰,悬浮在空中双掌向上托起,犹如火神。

他要燃尽所有,即便不能进入六道轮回也要洗刷掉墨族的耻辱,让来犯者尽数化为灰烬。

左应如炼狱之中的魔鬼,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骷髅权杖。

翻滚的黑雾中骷髅头一个接着一个冲出,撞击着大阵的结界。若逃不出结界,他就要承受着炼狱般的折磨。

结界只是出现轻微的晃动,丝毫没有破解的迹象。

墨震开始变得虚幻,身体似有似无,只有那双如烈火燃烧的眼睛盯着死亡挣扎的左应。

左应体内的气过度消耗,周身缭绕的雾气变得稀薄。

他的面容虽然模糊,但可以看到苍白的脸和猩红双眼。

此时,左应盘腿坐下,靠着稀薄的黑色雾气隔绝烈火。

只觉得自己是笼中之鸟,任凭怎么怎么挣扎也逃不出这‘九天烈焰阵’牢笼。

死亡正在逼近,左应猩红的双眼缓缓闭上,道:“墨震,你赢了。”

墨震知道左应已经是强弩之末,只是靠些残余的气苟延喘息,也许下个瞬间便会化为灰烬。

墨震虚幻的面容即将消失,一道青光从天外飞来,青光越来越近,原来是一把以气化成的青锋剑。

青锋剑气撞在结界上,结界急剧晃动。青红两色僵持片刻后,青色剑气逐渐消淡,红色的结界一声炸响出现一个缺口。

左应猛的睁开双眼,调集体内所有的气,一脚跺在地面扬起数丈烟尘,身体如流星一样从缺口穿出。

再也不敢有丝毫张狂,进入‘九天烈火阵’后他才明白墨重天到底有多可怕。

圣尊残留下的余威足以让他灰飞湮灭,无量界那些天阶尊者和地阶皇者弹指之间便会让地阶王者在天地间消失。

墨震看到左应逃出心有不甘,青锋剑气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恍然间明白过来,愤怒咆哮道:“不...”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