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大明孤狼正文第二百八十七章中秋佳节2

2019-03-21 16:18:4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明孤狼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流浪诗人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明孤狼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八十七章中秋佳节2,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几天江狼并没有闲着,要帮他们,其中一个办法就是来,洗刷背在陈海身上的罪行,然后在向皇上求情,要是这皇上答应了,事情便也简单了。

所谓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中秋前一天,查到了这刘成龙的下落,此人在大战之后把战败的推给了陈海,自己却落得个顽强抵抗,终究不敌,弃城撤军,虽然有罪,但是却不是大过,而此事又是两皇交接的时候,就如魏尽忠和董贤圣二人一样逃脱了处罚,混在这朝廷中混吃混喝,过着逍遥快活的日子。

找到了这个刘成龙,这证据自然也收集之内,不错此人逃跑知道的人的确不少,一听说着东厂要问事情,吓得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毕竟对于普通人而言,进了东厂,那可没有几个能出得来的。

收集好了了证据,江狼也不打算客气,不过这次可没有直接抓人,毕竟这得得到皇上的允许,于是在中秋的前一天下午,江狼便叫上了于谦直奔皇宫,在御书房找到了景泰帝。

对于二人的到来景泰帝多少有些惊奇,放下手中的书本,叫跪在地上的二人起来之后才问道:“二位爱卿,不知道找朕有何事?”

由于江狼的计划得利,现在的景泰帝对于江狼的态度明显好转了不少。

听这景泰帝问起,江狼也不多说什么废话,直奔主题。道:“皇上,臣想和皇上谈谈这怀来城之战。”

“怀来城之战?”

景泰帝不由的奇道,微微地想了下,道:“这怀来城当初在面对瓦刺的进攻的时候不是失守了吗?还有接近十多万将士的阵亡。这都是事实,还有什么好谈的?”

“有!”

江狼肯定的点点头,道:“臣今天就想和皇上说说这怀来城失守到底是谁的,是不是如有人上报朝廷那样,说这怀来城之战败在城守陈海陈大人指挥不当。”

景泰帝显然愣了下。然后站了起来。来回的走了几步。道:“怀来城到底败于谁之手朕地确有些不清楚,毕竟当时是太上皇在位,不过我想这兵部应该有卷宗记载此事。”

说完,朝门外喊道:“来人啊!”

一个在门口伺候地小太监连忙走了进来,道:“皇上有何吩咐?”

景泰帝道:“立即去兵部,不关于怀来城之战地卷宗给朕找来!就说朕要审阅。”

“是!”

太监立即答应,然后就要打算退出去。而于谦这市则说道:“慢着!”

正打算坐回椅子上道:“于爱卿,你有什么话要说?”

于谦从衣袖中掏出了一卷卷宗,上前双手盛在了景泰帝的面前,弯腰道:“启禀皇上,这就是兵部收到的关于怀来一战的详细战报,请皇上过目!”

景泰帝这才想起这于谦原来可是兵部侍郎。不由的轻轻拍拍自己地脑袋。自嘲道:“看朕还真的健忘,于爱卿之前可是兵部侍郎,自然知道这些。”

说完。接过了于谦手中的卷宗,坐回了椅子上,摊开了卷宗仔细的看了起来,看着看着,景泰帝的眉毛不由的皱了起来。

而江狼和于谦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站了旁边,而江狼则微微侧眼看着景泰帝的表情,只见他眉头深皱,由此可见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卷宗。

而专心看着卷宗的景泰帝可不知道江狼正在看着自己,而是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卷宗上,在卷宗上详细地记载了怀来城之战地详细过程,不过这其中大多数都是那些逃脱的士兵和将领的口述,其中也包括了刘成龙,而这些都把怀来城失败地归罪到了城守陈海的指挥不利上面。

看完之后,景泰帝放下了卷宗,然后看着二人,道:“按照这份卷宗上面所述,这怀来城之战之所以失利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陈海的指挥不当,而陈海知道自己罪恶深重,最后畏罪自杀!”

江狼心中早就知道景泰帝会这么说,毕竟这卷宗上面都是那样写的,于是山前一步,从自己怀中掏出了一卷纸卷,道:“皇上,这是锦衣卫和东厂关于怀来城一战的相关情报,请皇上过目!”

说完,恭恭敬敬把纸卷递给了景泰帝,然

回到了于谦的身边,静静等着景泰帝的答复。

“难道这上面有什么不一样?”

景泰帝不由奇道,打开了江狼地上的纸张,仔细的看了起来,不一会,在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抬起头来,奇道:“怎么这上面和兵部的卷宗上面写的完全不一样?”

对于这个结果同样在江狼的预料之中,当下便道:“皇上还请看完,到时候微臣在回答皇上的问题也不迟。”

景泰帝点点头,现在他的心里也是非常的奇怪,便仔细的看下去,不一会,便已经看完,但他并没有立即就问江狼原因,而是拿起刚才于谦呈上的卷宗再次看了一便,这才抬起头,严肃的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那一份说的是真的?这怀来城之战失利究竟是陈海指挥不利,还是这刘成龙私自调兵,后大开城门逃亡,让整个怀来城军心大乱?”

江狼等得就是景泰帝的问话,当下立即道:“现在就看皇上相信这锦衣卫,东厂还是刘成龙了,不过我认为这锦衣卫和东厂的情报比较可靠。这怀来一直就是我们针对瓦刺的重兵之地,锦衣卫和东厂在那里也安排了不少的人手,我想这些探子还没有大胆到所有的人都一起来欺瞒朝廷的地步。”

景泰帝微微一沉吟,然后才道:“那你的意思是说这兵部的卷宗是假的了。”

也没有等江狼回答,他就扭头看向了于谦,问道:“于爱卿,要是这锦衣卫和东厂情报所言是真,那么你这兵部所言那就是假,那就是兵部的失职,你对此又有何解?”

于谦一拱手,道:“启禀皇上,这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微臣也不得不承认,在情报的收集上这兵部的确及不上锦衣卫和东厂,而且当时因为瓦刺入侵,国内大乱,对于此事兵部也并没有做详细的调查,而这陈海已死,便也没有人在追究,所以这其中有失察之处那也可能。”

“那你的意思就是你也不敢肯定这兵部的卷宗所载是真是假?”

景泰帝皱皱眉头,用手敲敲卷宗,道:“既然当时并没有追究?为何现在你们二人齐齐来找朕,你们的意思应该是想重新调查一番此案子吧?”

“皇上英明!”

江狼和于谦二人同时弯腰道。

景泰帝挥挥手,道:“别说那么多漂亮话,说吧,老老实实给朕交代,你们为何突然要找朕提起这件事情。你们也别说是你们二人心血来潮!”

江狼看了于谦一眼,然后一咬牙,走了上去,道:“启禀皇上,在瓦刺进攻怀来城的前几天,微臣领军途经怀来,和这陈大人有一面之缘,后来得知情报这瓦刺将进攻怀来,便派人去怀来通知陈大人做好准备,但依旧晚了一步,等微臣派去的人马抵达怀来的时候,瓦刺已经开始进攻怀来,后来刘成龙带着自己的亲兵弃城逃窜,我属下才有机会进入怀来城,不过那时候大局已定,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本来打算让这陈大人也弃城撤离,但陈大人宁死不肯,于是这才退而求其次带着陈大人的家眷保护他们来了京城!”

景泰帝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道:“陈海的家眷在京城?”

江狼点点头,道:“微臣这次和于大人来找皇上,其实也是为了他们而来,因为陈大人被人灌上了指挥不利的罪状,成了朝廷的重犯,而他的家眷也受到了波及,其子一表人才,颇有学问,也因为如此被取消了科举的资格,微臣请皇上念在陈海将军精忠报国的份上准予其子参加科举,且不论陈海大人是否被冤枉,就凭其子亦学其父忠心报国的份上,皇上也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他真是人才,那皇上便多了个得力的助手,要是其不过是虚有其表,也可彰显皇上仁义之德!”

经过江狼这么一说,景泰帝颇为动心,想了想,便道:“这样吧,此事明天早朝再议,到时候你们提出,也听听其他诸位大臣的意思!”

景泰帝能把此事拿到朝廷上来议会,那已经是很大的让步了,江狼和于谦也不再多说,连忙磕头谢恩!

头痛脑胀见冷怎么回事
月经过多中医治疗
活血祛瘀有什么功效
黄褐斑怎么形成原因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