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换魂人 第二章 失忆

2019-12-14 21:26:2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换魂人 第二章 失忆

“就是啊,我们都想为你好,你难道不想早点恢复吗?”雁儿也在旁边一直劝着我。

我又觉得这场景在哪里发生过,房间,床,两个女孩,一个男人,此刻这一幕怎么那么熟悉,心里越来越发毛,总觉得这一幕出现后接下来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我……”我低着头小声地说,心里始终有种不好的预感,我不敢看他们三个,雁儿灿烂天真的笑容,姗姗温柔委婉的眼神,还有马老师如此关心我的样子,此刻在我眼里就像三张面具,被风吹得越来越远,面具下是我不认识的面孔,陌生到让我不清楚是好是坏,该不该去相信。

“我……我是觉得……去精神病医院不好……”我还是吞吞吐吐地把拒绝理由说了出来,声音小得像蚊子一样。

“没事的,我也去过”,姗姗走了过来,安静地说:“有一段时间我失恋,天天愁眉不展,是你和雁儿陪着我一起去的,只是听了一段音乐,睡了一觉,之后变得越来越开朗了”。

“是啊,若蓝,你都忘了吗?”雁儿的性格比较急,说话一点都不像姗姗那样轻柔细语:“而且那里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很多失恋的人会去,还有工作压力大,学习压力大,那些人都会去的,并不是你想象中那样,把你关在一个笼子里,上面贴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这是神经病’这几个大字”

雁儿还没说完就自己笑了出来,我也一下被她逗乐,想想也是,心理咨询嘛,现在已经很普遍了。

“那过几天再说吧。说不定过几天我自己就全都想起来了”,我笑着对马老师说:“那到时候要麻烦马老师您了哦”。

“哎,你叫我马老师,我还真听不习惯,哈哈哈”。

“哦……马医生!”我朝他吐了下舌头。

住院期间,所谓的父母再也没有来过,只打开过一个。得知我情况还好。就放心的挂了,再也没有消息。倒是学校里的同学,天天来医院看我。特别是雁儿和姗姗

,有时候还晚上陪我在医院睡觉,我都很渴望去学校,去看看那个我生活的地方。

出院那天仍然是雁儿和姗姗陪着我。她们对我来说不仅是朋友,更是亲人。有她们在,我就很安心。

“学校里还有一个人不知道你在哪家医院,他还等着你去上课呢”,雁儿坏笑着对我说。

“等我去上课?谁啊?”

“是一个老师哦。帅得一塌糊涂”,姗姗在说的时候,面若桃花。两眼放出崇拜的光芒。

“是马医生吗?”

“哈哈,你现在就知道马医生”。雁儿还没对我嘲笑完,姗姗看着门口说:“说曹操曹操就到,马老师,你怎么知道今天若蓝出院?”

“是啊,马老师,你怎么来了?再晚一小时我们就回学校了呢”,雁儿也惊讶地看着马医生说道。

“回学校?”马医生一脸的疑惑:“这个样子怎么回学校?虽然你表面除了失忆,其他看上去都没事,但其实你身体很虚,而且大脑受伤有一定的后遗症,可能会发生幻听或幻觉等,现在还不能回学校,到我那里去休养”。

“去哪里休养……”我胆怯地问。

“若蓝,你还忘得真彻底,精神病医院忘啦,我们经常去的呢”,雁儿一脸兴奋,好像精神病医院对她来说就是一个游乐园。…

我坐在床上,看着身边站着的这三个人,说话一点底气也没有:“不去学校去精神病医院?那……那我回家好了……”

“回家?”姗姗也开始劝我:“你家里就你自己,那么大的房子,搞卫生就要累死你,还没人管你,你说你现在失忆了,万一自己出门,不会回来,那怎么办,回家不行”。

“我又不是老年痴呆”,我小声地反驳。

“还是去我那里吧,我帮你安排,就上次住过的病房,怎么样?”马医生在我旁边坐了下来,还刮了下我鼻子。我有点从心底讨厌他这个动作,感觉很轻浮,而且虽然他对我说话很温柔,看似处处为我着想,但他的态度却很坚决,好像我的人生理应由他来控制。

我就像一个初生婴儿,没有一点发言权,任凭别人安排着我的人生,可能是真的为了我好,但我就感觉好想逃……

最终还是乖乖的上了他们的车,全车人就像旅游一样,个个都裂着嘴笑,除了我。

从来没有看过一家医院像一座城堡一样,庄严而肃穆,又透着点诡异,偌大一扇铁门一字排开,只有一小块面积供车和行人出入,其他地方的铁栏杆上锈迹斑斑,看上去像多年没有被人碰过。

这就是马医生平时工作的地方吗?为什么他们可以有说有笑地在里面边走边聊,一脸轻松和兴奋。而我为什么全身紧张,感到无形的压抑向我包围。

“马医生,那边……那边有病人……”刚进去没走多久,一个年轻的护士急急匆匆跑到马医生跟前,气喘吁吁地说着有个棘手的病人需要马医生处理,需要立刻过去。

“那,雁儿,这里交给你了”,马医生转身对雁儿说:“等下带若蓝去1111房间,到了11楼护士就会安排的”。

“遵命!”雁儿像个士兵一样,立正敬礼。

马医生随着护士一路小跑,他好像还不放心我们,一直回头。

“嘿嘿,若蓝,要不我们先去逛逛吧,反正今天学校放假”,刚才还一本正经答应马医生答应地好好的,没想到马医生一走,雁儿就拉着我说要去瞎逛。

“可是……我还是想回学校去逛逛”,我嘟着嘴巴,只能对雁儿撒娇,希望她哪天能和我一起去,过着我想要的生活。

“不行,我答应阿姨要好好照顾你的”,雁儿像个小老师一样,口吻严厉,心意坚定:“万一你在学校没人照顾怎么办?为什么你洗澡晕倒怎么办?我不能24小时陪着你,你在这里,还有马医生那么上心,那是最好的!”

“是啊,若蓝,等你身体好些了,就立刻去学校,大不了我和雁儿天天过来帮你补课,好吗?”姗姗在一边也温柔地劝我。

“而且,我还要在学校安排下,你现在失忆了,不知道学校里有什么会吸引你”,雁儿看着我一脸坏笑:“到时候我会制造一个惊喜给你哦”。

“走啦,若蓝”,雁儿拉着我的手就往前跑:“我带你去看世界上最美丽的湖泊”。

世界上最美丽的湖泊?在中国?雁儿拉着我往医院里面跑去,难不成还在这精神病医院里?被她这样一说,我倒好奇起来,可是此刻我怎么觉得全身汗毛竖起,哪里有一股寒意冒起。

“快走啊,姗姗,我们一起去逛逛吧”,雁儿又回头对落在身后的姗姗催促道。…

我也不由地回头看,突然全身像被从头泼了一碰冷水,姗姗温柔的眼神不知为什么,忽然充满血丝,戾气,透着幽幽怨恨的目光,一直盯着我。

“若蓝,你怎么了?”雁儿见我停下了脚步,关心地问我。

“是啊,若蓝,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姗姗又温柔地关心我。

看着姗姗温柔似水的眼睛,我有点尴尬,好像刚才太失态了,可能是头部受了伤,会出现幻觉吧!但是刚才姗姗那个样子太真实了,而且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不过那种心惊的感觉只是一瞬间,随后便被她们两个一起挽着手,往医院深处走去。

这哪是湖啊,明明就是一个水塘,不过园林设计得倒是真不错,蜿蜒石头小路沿着水面曲曲折折,到处鲜嫩欲滴的绿色植物铺满周围,颜色各异的花朵处处争艳怒放,还有很多幽闭的地方,太适合情侣约会了。

“你说的世界上最美丽的湖泊,那也太夸张了”,我边走边说道。

“你不知道”,雁儿神秘地说道:“据说这里晚上会大放异彩,简直和仙境一般,就是这里管得很严,晚上不让来,谁晚上待这里会出大事”。

我一边听着姗姗神秘兮兮地讲述着,一边漫步在湖边,越走越觉得有点冷,而且这湖面太清澈,清得有点不对劲,盯着湖面看太久,好像能被吸引到里面去。

“若蓝,你在看什么呀”,被雁儿一下拉回现实中,原来我已经站在原地,呆呆看着湖面很久了……

“你们……有没听到什么声音?”我看了看周围,除了我们三个,一个人都没,不过这里的路蜿蜒曲折,视线有限,但至少在看得见的范围内空无一人。

“你听到什么啦?”姗姗瞪着无辜的大眼睛,往雁儿身后躲了躲。

“是啊,你听到什么啦?”雁儿也疑惑地看着我。

“我……我……听到……”看着她们疑惑的表情,我心里忽然没了底气,难道是我幻听?可是耳边清清楚楚有声音在响起,她们为什么一点都听不到?

“若蓝,你到底听到什么啦?不要吓我……”姗姗又往雁儿身后躲了躲,并环顾了下四周,除了那个声音,四周静悄悄的。(未完待续)

上饶治疗男科医院黑龙江癫痫病医院保定治男科医院哪好北京北城医院看病怎么样北京德胜门医院咨询电话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