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两界最强兽师第三十九章会说话的夏风猫

2018-11-08 17:18:4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两界最强兽师 第三十九章 会说话的夏风猫

随着《争鸣》报道了新生第一堂驯兽课的事情,整个炼己校区都轰动了,甚至连高境区都有谈论。

话题只有一个,夏风!他惊人的兽师天赋是其一,其二是高深莫测的驯兽。

一种言论是说他厉害,如何使狼群体服心服?尽在他的掌控之中。另一种则坚称他丢脸大了,要不是被吴盈老师救下,已经被狼咬死了吧。三头狼亲近他是因为他无害!为什么无害?弱呗。

不是很多人知道,事发几天后,潘承发对欧阳纵等几位霸道院的精英兽师一番训话。

“你们谁觉得夏风弱的,先抽自己一巴掌,清醒清醒。”

众人又语塞又讶然,夏风真有那么强吗?

欧阳纵的心情更糟了,这几天他很不好过,在公众的口中,“1200的暴徒欧阳纵”已经成了衬托“1800的狼主夏风”如何惊才绝艳的可怜虫。

“许世洪肯定会全力培养夏风,他将是你们期末考核中的主要对手。霸道院连续十五年炼己区第一兽师的荣誉,绝不能断在你们手中!”潘承发阴沉的语气像是威胁一般。

呵呵!欧阳纵敛目,自信地说:“不管夏风是强是弱,期末考核的赢家都会是我。”

说到底,兽师天赋可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战击实力才是。

夏风不会以为,高杰彦、秦力雄那帮处暑生能代表大昊子弟吧?能和他立秋第九相提并论吧?那些人每次见到他欧阳纵,都得恭敬地叫声“纵哥”。

就让纵哥帮你们出一口气好了。

……

一片纷扰中,夏风的学院生活继续过得忙碌而充实,没空理会那些杂音。只有当田乐瑞这些好朋友问起,他才笑说:“最好不要小瞧我和王道驯兽法。”

修炼、学习的时间都不够呢,太不够了!

他现在很不喜欢听到炼己学宫钟鼓台传开的洪大的鼓声,那意味着一个课时结束了。但过上半个时辰,他又很高兴听到,因为那是另一个课时的开始。

间谍课非常有趣,在明慧馆的间谍堂森林,鹦鹉族的老师“大斑鹦”教他们学变音:“咪咪嘛嘛哈噜哒!”

一堂课下来,它就教会了学生们变音的原理,相比凡世的口技大师苦练多年的功夫更要透彻。但这只是基础而已,每个生命都有独特的真声,能听人籁之音的炼己下层真人,已经很容易分辨得出假声。

“假声要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必须要运用真力去发音。”大斑鹦讲,“你们差得远啦。”

在困魔山进行的猎杀课上,夏风遇到了本职猎手的慕莯,他要去跟她打个招呼,她却撞鬼般跑得远远。

“我不认识你!”见他又一次走近,慕莯径直走去,小声地对他说,杏眸留意着周围。

“我不认识你……”夏风用汤姆猫的声音模仿她的话。

慕莯一撇嘴,瞪向他,“告诉你,我在女娲世界留学时长有三年,中国、欧美还有很多地方都去过。不就是会说话的汤姆猫么,无聊。喂!你别学啊,闭嘴……”

她还想装凶的,但他的声音实在滑稽,使她一脸憋着笑意的娇憨样子。

夏风是猎杀课的选修生,属于给猎手们打下手的,却也学得到本领,不同环境下的猎杀、逃脱、急救等。

这边的老师严厉多了,学生们也强有力得多。最耀眼的是叶飞扬,他包揽了所有课业的第一,而且轻轻松松的,不忘开老师的玩笑,引得满场大乐。这位立秋探花,强得名符其实。

“我讨厌这家伙。”慕莯总是不屑,“好像谁都要喜欢他、追捧他似的,你不,他就巴不得你倒霉。”

“你和他很熟?”夏风问。

“一般,他追求我一个好朋友好久了,我看着呢。”

破解课同样很好玩,授课老师是恐龙族的一头窃蛋龙:龙丹锲。

在妙手馆沙河,它令大家在湍急的河流边,双手插河沙练手上功夫。它说:“要怎么才能抓住河中任意一颗细微的沙子?用神思?用真力?心狠,手才能稳!”

在造化馆山洞教学的炼药课更有意思,虽然课程暂时还处于熟悉设备工具、认识药材和火源的阶段,距离“开炉生火下药材,参天地而同造化”还有段时日。

炼药课老师华螺是个寿星般的白发老头,驼着背,撑着鸠杖,额头高高地突起。在不讲课时,他老年痴呆一般,不断喃喃着各种的药方:“鸡蛋6只,糖呢就两茶匙……”

勤奋的伊月结香都做好笔记,还默默誊写了一份给夏风。

但大家很快发现,华螺说的都是菜谱,原来他老人家去年还是烹饪课老师。

而在驯兽课上,年少的兽师们也学习为已驯服的野兽开智。

这个心灵感知的过程比驯服更难,越强的野兽就需要越强的兽师。新生们的能力只够给兔子、鸽子这些小动物开智,那三头银刺狼都不行。

饱受争议的夏风没有尝试的机会,因此亦是个未知数。

如今许世洪把夏风视为王道院首席兽师了,对他更严格,也教得更多。不过他的课堂表现中规中矩,让盼着他出丑或者扬威的人都好生失望。

“努力啊!期末考核影响的不只是冒险班,还有下学期的驯兽法地位!”许世洪每堂课都提醒夏风一次。

对霸道院残忍的行为见得越多,夏风就越和许老师同仇敌忾,因为他也看不得霸道法。

如果不是头几堂课后,三院分开地方上课,一场始于黑熊教员们的打斗可能已经发生了。

……

当农历九月过去,这年的秋天也要消逝了,十月到来,争鸣学院开始有了初冬的景象。

对于夏风的种种争议依然是小果地的热门话题。

他在修真本身上继续慢得惊人,叶飞扬、欧阳纵、慕大刀这些天才纷纷到炼己二阶了,他还是一阶。

无怪乎消息最是灵通的猴知道公布的“九月份十大争鸣新生”里,找不到疑似是超级天才兽师的夏风。一个月后,十一月到来,在“十月份十大争鸣新生”里还是没有。

伊月结香、田乐瑞这些人都进二阶了,夏风仍困在一阶!

只有在“千大争鸣新生”里才能找到处暑冠军的身影,还要是排在九百多位。

这让争议声渐渐倾向夏风是个水货的那方言论……

其实一连两个月来,除了上各种课扩展自己,夏风都在争分夺秒的苦修中度过,只是超品《争鸣心法》和他的特殊体质使得这条路艰难重重,他唯有扎实地一步步走下去。

而在每个周日的黎明时分,他会来到落石坡,但每一次,慕大刀都比他来得更早。

然后,两人会换上特制装备、拔出刀剑,在山坡乱石间激战一场,三十个回合后决胜负。

每场比拼,两人都打得很爽,却没有哪场比得上今天这场痛快!

天空被风暴肆虐,雷电在地动山摇中怒放,带着初冬寒气的大雨击打着两人,湿透的黑发贴着脸庞。刀与剑激烈的锵铛交锋声,少年的吼叫,少女的娇喝,与雷雨声齐鸣。

他们都舍不得这场较量太早结束,一直打了上百个回合,才慢慢分出生死。

赢的还是夏风,尽管十月份就开始低了她一阶,他继续保持着对她的不败纪录。

之后,夏风从乱石间抱起暂时动不了的慕莯,跃上山顶。待她能坐起来了,两人一边吃野果一边笑语,坐看新一天在暴风雨中到来,却感觉沐有阳光。

他们都从切磋中获益良多,夏风的《乱石剑法》已是突破到了熟练的级别,以慕莯的话来说:“你这样的剑法就是欺负人嘛!”她的《血啸九重刀》也已经练到了第五重,比当初凶猛了不知多少。

两个月来,两人不打不相识,对彼此的了解越来越多。

但他们默契地没有问询对方的隐私,慕莯不问他怎么修炼得这么慢,夏风也不问她为什么过不了撞岩山洞。

互相之间却总归是越发随心,如果无人在周围,打打闹闹的很开心。

“喂,你是不是太卑鄙了,明明这么强,却装得自己是个水货,太不王道了。”

“我有装吗?是那些人自以为是而已。”

“你有,你有装。之前还害得我像个傻瓜。”

“像?你确定?”

……

时间迈进十二月,在这腊月时节,争鸣属地的天空时常飘有小雪,提醒学生们寒冬已至,期末考核越来越近了,然后就会是放寒假过新年。

新生中,天骄们进入三阶,优生们也都二阶了,处暑冠军一阶。

腊月初一这天,夏风收到来自女娲世界大庸城和玄牝洲藐姑射学院的信件。

他一直有和师傅们、瑶柔通书信。师傅们的信总是充满嘘寒问暖渡渡渡的;瑶柔的信则总是稀奇古怪的,这次,她的信纸上只有一个纹路繁密的恐龙脚印。

夏风看不懂,就去语言山找孤零零的龙婉老师问。

它垂下头看着信纸,说道:“意思是‘好朋友,别来无恙否?我过得很好,愿你好。寒假你打算回去凡世过年吗?不管如何,给我红包。’署名为:谢大脚”

寒假吗,夏风还没决定。

他当然渴望回去和瑶柔、师傅们相聚,然而来回的路途都耗时不少,而他现在最缺时间。

冒险班的修为最低要求是:炼己四阶!

瑶柔还寄来一碗冰镇保鲜的腊八粥,是她从卫界城果乐楼买的。

夏风把它煮热之后,吃得心头一片暖洋洋。就是她和师傅们使他在这条艰巨的路上不感到孤独或气馁,只想继续努力!为他们,为自己。

苦修三个月,终于在初一这晚,他要进行二阶的冲关。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