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九玄邪尊第六百三十三章龙涎花开

2018-11-08 17:27: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玄邪尊 第六百三十三章 龙涎花开

第六百三十三章不清不楚

“什么!你説那噬魂是三师姐!”萧馨樱桃xiǎo嘴张的老大,满脸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三师姐怎么会变成这样,xiǎo师弟,莫非是看错了?”

周围的人,也都跟萧馨一样的神色,诧异的望着楚南。

楚南方才的话,让她们现在还接受不了。

后者嘴角勾起一抹苦涩:“我也不相信,不过我的确看到了这噬魂的真容,正是三师姐无疑。”

“三师姐,怎么会滥杀无辜?”萧馨还是不相信,她与三师姐感情极好,众人也都是深知叶冰的为人,这种令人发指,有伤天和的事情,叶冰怎么做的出来?

“我也不甚清楚,不过这些年,三师姐或许遭遇了什么。”楚南摇头微微惆怅叹气:“可能师父知道些实情,我去问问。”

“我跟你一起去。”萧馨立刻开口要跟着楚南。

安忆如连忙道:“xiǎo师妹,你就不要跟着瞎掺和,我跟xiǎo师弟去问问吧。兴许师父与什么事情在瞒着我们也説不定。”

易云天自从被楚南从鬼族手中解救之后,便一人独自隐居在花语城后山,万事不管不问。

花语城后山殿。

空荡荡的后殿,唯有易云天一人。

那昔年雄伟魁梧的身影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仿佛入暮的老者,步履满跚,发白的鬓角带着一丝沧桑。

孤独的背影。

浑浊的眼睛中,透露出一丝落寞。

倒不是楚南等人将他安排在这里,这是易云天自己的意思,让他们没有事情的时候,不要来打扰自己,让自己清静一些。

整个后殿也没有一个侍卫或者婢女,显得有些冷清孤寂。

这曾经问鼎苍穹,跺一跺脚让风月大陆都颤动的巅峰强者,老来却是成为这幅守着孤独的垂暮老者,令人心里有些发酸。

易云天正坐在屋外的藤椅上,手中xiǎo心翼翼的捧着一块灵牌,上刻龙飞凤舞几个大字——易云天之妻,云氏。

可这短短几个字,好像针一样不断扎着他的心,让人鼻子忍不住发酸。

终日,一位老人,一块灵牌,老树昏鸦,相守相伴。

暮色将近,世间蒙上一层昏暗发黑的朦胧。

夜舞弥漫。

式微,式微,胡不归?

也只有看到这灵牌时,易云天浑浊的眼睛中,才会恢复些许清明。

“芳华,昨儿个你最喜欢的龙涎开花了,还是你种的那一棵,是那xiǎo子亲自从千影门搬来的。”

“这几个孩子,现在也都能够独当一面了。”易云天咧嘴,痴痴的看着灵牌上,粗糙炸裂的老手,缓缓而爱惜的抚摸。

“那个最不成器的xiǎo子,现在也不让人操心了。你看到了吗?”

老人痴痴的述説着,仿佛在他面前,昔日的倩影,又重新回到面前。

那白瓣龙涎花争相开放,争相斗艳,煞是好看。

且是。

休説生生花里住,惜花人去花无主。

看到这一幕,安忆如的眼眶有些微红,轻咬红唇:“师父,受苦了。若是师母尚且还在……哎。xiǎo师弟,你説若是等咱们到了这个年龄,会不会像师父和师母那般?”

説到这里,安忆如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妥,俏脸上浮现一抹微不可觉的红霞,可马上又掩饰下去。并没让人发现。

不过楚南此刻也鼻子也有些发酸,心思早已不在这上面,也并未听到安忆如的话。

“师父。”

易云天骤然一怔,仓促的背过去,深深吸了口气这才恢复神态。

他不愿让xiǎo辈看到自己狼狈的一幕。

“怎么了,”等易云天再次转过身来时,眼神之中流淌过的阵阵悲意,却已消散不见,一切情绪皆是被掩饰下去。

“你们,怎么来了?”易云天故作爽朗一笑。

安忆如思忖片刻,忍不住提议道:“师父,要不您搬去前殿住?平日里,也让我们几个陪您聊聊天,解解忧。”

“哈哈,无需,不必麻烦了。”易云天摆摆手,大笑道:“老子,一个人住在这里轻松惬意,蛮好的。説吧,有什么事情。”

见易云天不愿意,两人也不再勉强。

楚南拉回正题,开口把叶冰的变化讲述了一遍。

易云天逐渐陷入了沉思,神色闪烁,仿佛在思考什么。

看他这严肃的模样,两人也不敢打扰,在一旁等候着。

“时间,快要到了啊。”易云天惆怅一叹:“果然如此了。”

“什么,什么时间快要到了?”楚南满脸不解。

易云天这才惊醒过来,摇头遮掩着道:“没事,方才胡乱言语。我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不过……”

“不过什么?”楚南被易云天遮遮掩掩的模样弄的心中越发起疑,自己的师父一定知道什么,但是怎么都不説,楚南一时间也没辙。

易云天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声音中又透露出那罕见的威严,带着一丝霸气与不容置疑:“我只要你知道一件事情!”

“弟子洗耳恭听。”楚南虽然现在修为高深,也已经达到道玄境巅峰,可谓步入强者行列,但是对自己的师父还是极为恭敬,犹如亲生父亲。

易云天缓缓的开口,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无论你的三师姐叶冰,做出何种不可原谅的事情,你也绝对不能伤害她!”

“这个自然,弟子遵命。”楚南立刻diǎn头:“三师姐自xiǎo对我照顾有加,我岂会伤害她?”

“这就好,你们走吧。让我一人静一静。”説着,易云天再也不理会两人,便直接背过身,缓缓的踱步进屋了。不再给楚南发问的机会。

“这……”楚南与安忆如对视一眼,虽然迷惑,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只得退去。

两人走后,易云天转过身来再次看向两人消失的地方,视线缓缓的游离,浮现出一抹释然与解脱:“芳华,我有种预感,感知天命,兴许,我们相见的日子不远了……”

在易云天那边碰了一鼻子灰,楚南也没有脾气,只是心中不解。

“该怎么办?”安忆如心中忧虑。

楚南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三师姐此刻怕是已经被魔性侵体,在这般下去,真的要沉沦魔道了。必须要阻止她,大师姐,你四下派人打探三师姐的位置,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再杀下去。必要的时候,咱们先将三师姐控制住,带回花语城再作打算。”

“看来,眼下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了。我明日就遣人去打听。”安忆如深以为然的diǎndiǎn头,忽然间又想起了什么,解下柳腰间的银铃,递给楚南。咯咯一笑:“xiǎo师弟,这可是我爹送给大师姐娘亲的定情信物哦。”

楚南神色一喜:“莫非,大师姐要送给我?这是向我求婚吗”

“求婚?”安忆如眼眸中泛过一抹迷茫,但看楚南嬉皮笑脸的模样,想也不用想便知道楚南説的是什么意思。

安忆如白了他一眼,微微皱了皱琼鼻,接着似笑非笑的看着楚南:“是啊xiǎo师弟,姐姐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姐姐可是垂涎xiǎo师弟你的美色已久了呢。”

説着,安忆如竟然大胆的挺了挺胸,好像炫耀一样,在楚南这只野狼面前,招摇了下。

那汹涌的波涛高挺而起,衣襟根本完全包裹不住全部,安忆如往前一挺,那衣襟之中,深深而诱人的乳沟,便展现在楚南面前,近在咫尺,让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不断往里钻。

好一个胆大包天的妖精,竟然敢垂涎本大爷的美色。

你以为本大爷这么容易就妥协了吗?

这可是你勾引我的,今儿个本大爷不替天行道,将你这只妖精就地正法,真是有愧老天在爷们胯下长的那根擎天大把儿!

楚南义愤填膺的想着,脸上带着一丝羞涩,腼腆的伸出手:“大师姐,不要説的这么大声直白嘛,要是有人听到的话,还以为咱们两的关系不清不楚的。”

在説着话的时候,楚南的爪子已经不安分的朝着那波涛汹涌悄无声息的探了过去。

看我抓奶龙爪手!

“咻!”

谁知道,安忆如早已对楚南的生性脾气了如指掌,早已有所准备。在他探手的瞬间,安忆如早已莲步微移,娇躯翩然的向后退出两步。

楚南扑了个空。

“咯咯,”悦耳的笑声犹如那银铃般清脆,听上去让人很舒服,带着丝丝媚意,安忆如有些腮红,秋水眸子里朦胧的水雾,荡出勾人的神色,注视着楚南,伸展了下xiǎo蛮腰,慵懒的像一只猫咪:“xiǎo师弟,我们两人的关系不清不楚,那你,喜不喜欢嘛?”

楚南狠狠的咽着口水,吗的,已经吃了好多次都没吃到,越是吃不到,却是让人欲罢不能。

楚南没抓到,心中不甘,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羞涩’的道:“喜欢是喜欢……就是……”

“既然你喜欢,”安忆如莲步再次轻移,仿若翩翩起舞,那垂地的紫色裙摆旋转的犹若一朵绽放盛开的妖姬,不知不觉间,她已经绕到楚南背后,白嫩尖尖的下巴轻杵在楚南的肩头,红唇轻启,可爱诱人的舌尖竟然伸出来,顺着楚南的耳根轻舔过,随即洁白的皓齿,微微咬住楚南的耳根,吐气若兰,温柔的声音里,那勾人的韵味,让楚南的毛孔都舒展扩张来了开!

“那么,姐姐好想与xiǎo师弟的关系,再不清不楚一diǎn,能不能满足姐姐?”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