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九阳至尊正文第28章不落下风

2018-11-08 17:11: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九阳至尊 正文 第28章 不落下风

“不要以为你这阵子修为精进就可以肆无忌惮,在我们命武者眼里,你们这些没有感悟出命相的人和蚂蚁无异!”

赵圣陵话虽有些张狂,但说的却是实情,他左手五指张开,向着赵寒摇摇按下。

数丈外,赵寒只觉身体陡然一沉,似在背上多了块无形的巨石,使得他整个人钉入地面,直没到脚踝的位置。

这一下十分突然,而且十分凶猛,若是寻常武者在措不及防之下,没准就被一下子压趴了,甚至就算是有了准备,没有强大的体魄,也逃脱不了被秒杀的下场。

赵寒粗略估算了一下,这突然一下至少有六七千斤的重量,普通的筑基七重武者一身气力不过是十多石,如何能扛得住?

只可惜,赵寒与众不同,体魄之强,这一带的年轻一辈无出其右,四百石,近五万斤的神力,扛起六七千斤的重量,真不要太容易。

见赵寒轻描淡写的就应付下了自己的突袭,赵圣陵脸色僵了僵,随即嘲笑道:“果然不愧是咱们赵氏体魄第一,力量之强,年轻一辈中看来是没有比你更强的了,让我看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就在赵圣陵准备再度发力的时候,赵寒的右手已经搭在腰间,刹那间,一抹雪亮璀璨的刀芒乍现,昏花了旁人的眼,似流星,如闪电,飘渺绝尘,不带一丝烟火气息,惊鸿一瞥间,就到了赵圣陵额前三寸!

快,太快!

赵圣陵原本自信满满的脸庞上现出一抹惊愕,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自己施展手段以后,赵寒居然还有反击之力!

而且反击的如此犀利,如此决然,没有丝毫犹豫和顾忌,直指他的眉心祖窍!

这是要一刀他的修为,将他打落凡尘。

赵圣陵儒雅的面孔先是一红,紧接着变得煞白煞白,衣袍下的身躯气得直打哆嗦,一个蝼蚁一样的小武者居然想格杀位列超凡的命武者?

“碎!”

气急败坏之下,赵圣陵怒喝一声,已经洞穿最后三寸距离,刀尖已贴着他额头的淡蓝色飞刀“嗡”的一声破碎成渣,四下飞散。

说时迟,那时快,从赵寒右手搭在腰带的那一刻,到赵圣陵额前飞刀炸碎成渣,整个过程兔起鹘落,不过是短短一瞬间,而就是抓住了这一瞬间,赵寒双脚一蹬,神力爆发,整个人如出膛的炮弹,向后暴退,同时握在手中的云狼弓左右开弓,六根百煅精铁箭化作六道漆黑无光的寒芒,直插赵圣陵的额头,眼睛,咽喉,胸口和下|阴,角度刁钻,劲道十足。

等到赵圣陵手忙脚乱的解决掉如暴雨来袭的六根铁箭后,赵寒已经稳稳的立在了二十多丈外的屋顶,居高临下,弯弓搭箭,扫视着赵圣陵等人。

尤其是跟随赵圣陵前来的那些随从,被赵寒森冷的目光一看,登时只觉背脊一阵发凉,脚板发软,走不动路。

“好!好!好!好得很呐!”

赵圣陵面如锅底,从牙缝中挤出一声叫好,眼中怒火更加旺盛,整个人就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透着一股强大而暴虐的气息。

先前的一番交锋,他可以说是完败收场,虽然这其中有他自己大意的原因,但能在他灵觉覆盖的范围之内,安全脱离出去,最后甚至迫使他不得不施展灵术来应付,赵寒的行为就像是一记巴掌,狠狠的拍在他脸上。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小辈斗气斗殴,而是事关他的颜面,甚至地位的严重事件。

只是他不知,几日前,就曾有一个超凡六重的老命武者因为小觑了赵寒,最终满心不甘的死无葬身之地。

“不敬长辈,以下犯上,赵寒,这次谁也救不了你!”暴怒之下,赵圣陵仍不忘给赵寒扣了顶帽子,随即踏步上前,准备再度出手。

这一次,他将毫无保留,不将赵寒拿下,誓不罢休。

赵寒立在屋顶,目光清冷,挽弓如满月,弦上三根百煅精铁箭散发着凛冽的杀意,面对紧逼上前的赵圣陵,他将目标选定在了之前在赵圣陵身后亦步亦趋的三名随从身上。

被赵寒用箭指着的那三名随从登时脸色惨白,浑身簌簌,忙不迭的四下散开躲避,同时纷纷向赵圣陵求救。

赵圣陵此刻却是状若未闻,一步步的向赵寒进逼,身上的气息随着步伐越发的狂暴,所过之处,尘埃漫天,枝桠瑟瑟,好似一头人形凶兽,可谓可怖。

赵寒目若寒冰,身若磐石,面对声势骇人,气息恐怖的赵圣陵,正要松手射出铁箭,猛然看到赵圣陵嘴角边的一抹诡笑,心头一动,左肩一抖,手指一送,三根箭矢默然化作乌光分袭赵圣陵各处要害。

“赵寒,还不束手就擒,看在你爹的份上,或可从轻发落……该死!”赵圣陵见状,先是大喜,暗忖不必自己亲自动手清场,省了无数麻烦,可等到那三根百煅精铁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击过来时,他却是笑不出来。

望着十数丈外施展两道灵术化解铁箭攻势的赵圣陵,赵寒也不停留,身形一阵模糊,眨眼间就出现在了二十余丈外的另一截院墙上,和赵圣陵拉开了接近四十丈的距离。

与此同时,又是三道乌光奔袭而来,瞬息间洞穿了数十丈距离,使得刚刚才应付完前一波铁箭的赵圣陵暴跳如雷,却不得不再度施展出灵术来进行抵挡化解。

一时间,情况变得胶着起来,赵寒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拉开和赵圣陵的距离,抓住赵圣陵每次不得不停下来抵挡的时间不断变换位置,使得对方每每嘶吼狂暴,却只能被动挨打,疲于应付。

这种战术叫做“放风筝”,借鉴了前世游里打BOSS的招数,实则上从小莽山回来后的这几天,赵寒除了服丹苦练夯实基础外,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让自己在现阶段能从超凡级命武者手里逃脱性命?

毕竟,他此刻的形势异常危险,敌人十分强大,彼此间的差距不能以道理计。

思来想去,结合他此刻继承的一身精湛射术,还有多番机缘巧合下得来的一身神力,借鉴了游里“放风筝”的种种特点,创出了这一种现阶段专门用来和超凡级命武者对战的战术。

而送上门来的赵圣陵,就成了赵寒这门新战术的试验品。

院中的那些随从此刻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几疑是在梦中,一个小武者居然用一把弓,几袋箭就能和一位超凡级命武者对抗,而且打得有声有色,不落下风?

这是在做梦吧!

“赵寒,我看你还有多少箭,等你的箭用光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赵圣陵被赵寒堪称猥琐的新战法惹得怒发冲冠,却又无处发泄,甚至还要不断施展灵术应付以免中招,心力交瘁之下完全抛弃了风度,对着赵寒破口大骂。

“我的箭足够了。”赵寒立在一座凉亭亭顶,望着数十丈外,如同一头怪兽般将一道院墙暴力破坏的赵圣陵,嘴角泛起一抹嘲讽似得笑容。

“步伐生疏,招式死板,衔接不畅,心浮气躁,一看就是没有经过多少血火搏杀的嫩鸡,也难怪会被我这么一个筑基七重的武者欺负成这样了。”

“不过,这场闹剧也该结束了吧,不然,整座赵宅都要被拆了。”

望着马不停蹄向自己追杀过来的赵圣陵,赵寒一个跟斗翻下,人在空中,弯弓搭箭,又是三根乌芒激射而出,瞬息即至,让冲杀过来的赵圣陵不得不停下,气急之下,又是一阵破口大骂。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如同闷雷一般在赵寒耳边轰鸣。

“够了,还嫌不够丢人么,莫不是要把整座赵宅给拆了?!”

赵寒刚刚落地,脚还没站稳,这道声音就在耳畔响起,尤其是最后一个“了”字似带有一股奇力,震得他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视线模糊,七窍都渗出血来。

“被暗算了!”

赵寒心头一凛,随即强忍着恶心和乏力,左右开弓,将箭袋里除却十八根天狼箭外的所有百煅精铁箭都激射出去。

霎时间,他整个人就如同暴怒的豪猪,向四面八方包括半空都爆射出一蓬“铁雨”,不求伤敌,只求拖延时间恢复。

“大胆!”

下一刻,半空中那道低沉的声音显得有些气急败坏,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灵压波动,和一阵噼里啪啦的炸响。

当赵寒视线恢复正常,就见自己四周已是一片狼藉,各种断石残瓦,碎木裂砖随处可见,远处一片院墙上更是插着一根根直没三尺,箭尾仍在颤抖的铁箭,十来棵不幸处在赵寒攻击范围之内的树木更是被击穿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窟窿。

更远处的地面上,凌乱的倾洒着一堆堆黝黑的精铁片屑。

十数丈外,一名身着黑袍的威严中年男子正面沉如水的看了过来,在他身旁,灰头土脸的赵圣陵正瞪着一双几欲喷火的眼睛死死盯着他,那模样恨不得将他抽筋拔骨。

赵寒眼神一凝,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此刻从他七窍内渗出的血水未干,使他这个笑容显得分外狰狞。

“四叔,你来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