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保卫国师大人第314章恶狠狠

2018-11-09 18:48: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保卫国师大人 第314章 恶狠狠

先前在天元香舍,傅灵川用右手提杯喝酒;这会儿在车里,他右前方就是一组八宝箱,因此取茶用的是左手。

左手上戴着一只戒子。

鲁平目光从他指上一扫而过,就转去了冯妙君那里。

她低头饮茶,右手托在盏下,食指上的宝石散发着莹润的光泽,更衬得手指纤细。

不过那戒子和宝石的形状,却分明是男子所佩,与傅灵川的款式相近。

冯妙君刚喝进一口热茶,就觉周身蓦地一寒,像是有人恶狠狠盯着她。

那感觉,就像是被恶狼盯上。

她一惊抬头,对面的鲁平正对着她微笑,那笑容和煦而灿烂。

她不明所以:“怎么?”怪哉,方才是错觉?可是她身为修行者,第六感鲜少出错呀。

“您的钗子很漂亮。”他眼里写满认真,“别出心裁。”

冯妙君一怔,顺口回了一声谢。天元香居现今是桃花季,她今日戴着的钗子就是金浚城柯太守贿赂给她的那支月下花开,虽是银钗,然而制工精细,新月下花开并蒂,一蓝一粉,清新而美好。

只不过,当时同行的那个人自动热切机
,现在与她已经天各一方。

再看对面的鲁平,又回头与傅灵川谈话了,似乎只是随口一问。

冯妙君看着他,一瞬不瞬。

她盯着人看的时间有点长,长得傅灵川都微微皱眉,鲁平更是转头笑道:“王上似是有话要说?”

她点了点头:“顺东风怎么样了?”

“嗯?”这问题有些突兀了,鲁平一时没听明白,“顺东风?”

“是呵至尊棋牌游戏代理
。”冯妙君笑得有些感慨,“我在顺东风吃过羊肉炉,果真天下一绝。可惜,前年摊上那件事儿,不知现今如何了?”

印兹城的顺东风是知名老字号,云崕曾经要冯妙君扮作它的掌柜姚娘子,挑起城武卫首领徐文凛和魏使之间的争吵,后来魏使与姚娘子双双毙命。

她之所以问起,乃是因为顺东风的真正东家,就是鲁太师!眼前这人,不应该不清楚顺东风的情况。

鲁平想了想,哦了一声:“还开着呢,生意反倒比从前更好了。”

“有趣,为何?”她虽这样问,却知道鲁平说的是实话。她从乌涪雪山逃离云崕身边之后,就返回峣都住了好几个月,顺东风都亲自去了多回,恶狠狠补上当年没吃上羊肉炉的遗憾,所以对那里的情况是当真了解。

“城里都说顺东风这楼有灵气,其他贵客都安然无恙,唯独魏人走上去就会暴毙。穿凿附会的人多了,慕名而来的客人也就更多了。”

冯妙君奇道:“怪了,当时魏使不是死在楼下么,连台阶都未踏上去。”

“消息一来二去,总会变副模样。”鲁平眼都不眨望着她,“王上似是对当年事件很熟悉,连这种细节都清楚?”

“这就要夸到我们国师大人情报精准了。”她懒洋洋地将傅灵川推出来挡刀。

傅灵川当然知道自己根本没给她递过什么顺东风的情报,不过他当然也不会否认,只莞尔一笑。

长乐对这位峣国来使的态度,好似有些奇怪?与其说是好奇,倒像是打探的成分更多一些。

好在,驿馆很快就到了。

鲁平彬彬有礼向二人道谢,而后就下了车。

他离开以后,车厢立刻就显得宽松起来,不复先前逼仄。傅灵川望着她道:“长乐像是很关注这位鲁公子?”

“总觉得似曾相识,兴许是错觉。”冯妙君揉着太阳穴,“倒是赵允,为什么亲自来了?”

他们在太平城就与赵允达成一致,不谈嫁娶。这样,赵允就能守在都城、守在王位身边。

冯妙君悄无声息逃离燕都,还借着贪腐案为掩护,但燕王是知道前因后果的,必然雷霆震怒。不过这人真是枭雄,心胸甚广,生气归生气,依旧遣使送来贺礼,以向世人表明燕国对于新夏的支持。

反正,小女王跑了就跑了,他拿捏不住她本人,却不想因此与新夏翻脸交恶。否则之前的功夫尽都白费。

她好奇的是,燕王为什么派赵允为使?

“新夏立国已满一年,要履约了。”傅灵川苦笑,“这第一趟,燕王自然要派信得过的人来。”

“履约?”她听着就觉不妙。

“当初我和霏媛游说燕王,从他那里弄来大量钱财、灵石、法器和军武,这才能支持得起安夏对魏的反抗起义。”干革命最烧钱了,他的势力虽然是安夏境内最大的一支,但离统一全境、驱逐魏人还有很大差距。

“当时的安夏,财富几乎被魏人搜刮干净,只余下满目创痍,大片农田荒芜,许多城乡都变作鬼城。那时我能想到的,只有向外求援。”

冯妙君点了点头。她能够理解,当一个地区的经济体系完全崩溃,傅灵川这样的志士几乎无法从本地募来足够的钱款,惟一的办法就是找外援。

“作为回报,新夏立国之后每年要向燕国缴纳九百斤紫金砂,五万灵石,还有包括沪泊城在内的西部六城赋税收入的三成。”

冯妙君倒抽一口冷气。“燕王的胃口也太大了!”这些条件是什么概念,新夏国每年要交掉一半以上的收入给燕国!

“没有足够利益,他怎会出手相助?”傅灵川一声长叹,“我立志复兴安夏,这想法在旁人听来疯狂无趣。燕王既然投入,如今就要求回报。”

高风险就要求高回报。燕王当年慧眼识人,做了一笔在别人看来都要亏本的投资,现在不仅要求回本,还得算上高利息。

“赵允就奉命将第一年的钱款带回去。当然,以后就未必是他来了。”傅灵川同样肉疼二手叉车转让
,却知道这钱暂时是免不了了,“好在东部和中部都有紫金砂矿和灵石矿脉,这两样东西产量不丰,但交给燕国基本足够。”

“新夏也要自用。”冯妙君皱眉,“这协议要持续多久?”

傅灵川伸出两根指头:“二十年,并且定的是血契,不能反悔。”

被这协议拖累,新夏就相当于身上趴着一头巨型吸血虫,想快速奔跑都有贫血危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