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恶魔法则第六百零九章出征与

2019-01-12 16:28: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恶魔法则 第六百零九章 【出征】

出征rì!

郁金香公爵帅军北上的消息早已经在帝国方面刻意的宣传之下传遍了四方。

在这一天,盛大的出征仪式,也吸引了无数dìdū市民去围观。

就在dìdū城外北边的原王城近卫军团的驻地,调集而来的预备役援军以及抽调集结的部分地方守备军已经完成的集结----当然,地方守备军只是集结了dìdū周围地区的军队,而其他各地调集的守备军,则为了争取速度而就地直接北上。

这种盛大的出征仪式,也是为了激发帝国内部民众的士气,而在这一天,王城近卫军的驻扎军事要塞里,一队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整装出发,排列着一纵一纵的行军队列,在道路两旁闻风赶来的市民围观之下,浩浩荡荡的往北奔赴而去。

眼看这帝国的军队开拔,在军官们的刻意喝令之下,每一名士兵都竭力的昂首挺胸,尽显英武之气,擦得锃亮的铠甲,枭枭的皮靴践踏在大地之上,淡淡的尘土飞扬,如此雄壮的军容,顿时引发了周围无数人的热烈欢呼。

更有一些女xìng的市民,将手里准备好的鲜花往队列之中丢去,远远看去,这一队一队出征的士兵,就仿佛是走在鲜花铺满的道路之上……那欢呼的浪cháo一波接着一波,人声鼎沸,更有人开始带头喊起了“荆棘花万岁,帝国万岁。郁金香万岁”这些口号。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激动和兴奋……

“呼……”

一声叹息,亚洛尔骑在战马上,他穿着一身银sè的骑兵统领军官地铠甲,马上配着刺枪和长剑,头盔上插着一根殷红的长羽,周围那一浪一浪的欢呼,却仿佛并不能激发亚洛尔心中的激动,他看着队列前方,浩浩荡荡正在前进的士兵们。两旁那些激动异常的民众,亚洛尔此刻的心中,却充满了一丝复杂的滋味。

士兵们那一张一张年轻的脸庞----大概是因为都是没有上过前线地预备役里的年轻小伙子吧,这些人的脸上似乎丝毫没有畏惧或者紧张,仿佛充满了青chūn的活力,斗志昂扬。这些从预备役营里训练完毕的新兵,似乎,并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前方将是如何残酷的战场……或许。在这一张张单纯的脸庞下,他们以为战争,就是冲锋,胜利,然后像今天这样接受欢呼和鲜花……

或许,要不了多久,这一张一张的脸庞之中。就会有人在充满了硝烟和鲜血地战场之上杀人或者被杀,就会有人被因为恐惧而崩溃,握着手里的长剑,恐惧的哭喊着母亲的名字……

还都是一些,年轻人啊……

亚洛尔努力摇了摇头。作为军事学院第一期提前毕业的军官,他是为数不多的真正经历过真实战场的人,只有他才知道,当战鼓响起,无论前方是敌人地獠牙或者如丛林一样的刀剑,或者是那狰狞的眼神。你也必须硬着头皮往前冲----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更知道,在刀枪箭影里,当你手里的锋刃切入敌人的身躯里,那腥臭的血液喷洒在你的脸庞上----第一次的时候,那心里是怎样的茫然和恐惧!

他也知道,当你看见自己地同僚一一战死,倒在血泊之中,那种痛心和厌恨,会折磨得你发疯。

他还知道,当你和敌人生死搏斗。对方的武器刺穿了自己的铠甲,突入自己的骨肉里的时候,那种“我要死了吗”这种内心的拷问,会让整个人陷入一种近乎崩溃的绝望……

“亚洛尔,你叹息什么?”身边。一个洪亮的嗓音传来。亚洛尔回头一看,却是一身戎装的加布里。加布里显然也如那些年轻的新兵一样,脸上满是激动和兴奋,虽然骑在马上,一只手还忍不住紧紧地握着长剑。

“我在想……”亚洛尔忽然压低了声音,眼神扫过周围那一张张年轻的脸庞:“我在想……当战争结束的时候,这些鲜活的年轻生命,还能剩下多少能安然活着走回来,回到他们亲人的怀抱里。”

加布里听了这话,不由得轻轻一皱眉,他略微有些讶异地看了一眼这个学员队长----作为唯一一个经历过战争考验地军官,这一期提前毕业的军官里,亚洛尔地军衔最高,被授予的实职也最高,担任了一个骑兵团的统领,统帅足足两千骑兵。他的武技不是这批人里最高的,智慧也不是最强的,但是,在每次的模拟推战之中,他却总是能把握住战机将同僚击败----或许,这就是菜鸟和老兵之前的区别吧。

想到这里,加布里笑了笑,扬起声音:“好了,我的队长,别这么老气横秋的,你也才三十岁而已啊。”

看着加布里年轻而爽朗的笑容,亚洛尔嘴角抿了抿,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只是眼神,依然并不轻松。

“对了,公爵大人呢?他没有来参加这个出征仪式吗?”亚洛尔随口问了一句。

在出征的前一天,在军事学院里进行了一场简单的毕业典礼之后,包括他和加布里在内的十一名学员,奉命提前毕业奔赴军队效力。而从那之后,在战场之上“院长”这个称呼就不允许存在了。战场之上,对杜维这样的统兵主帅,你必须和其他将领一样称呼他的官爵。“院长”这种带有亲昵xìng质的称呼,会让其他非军事学院毕业一系的军官产生厚此薄彼地想法。

“嗯,大人他不随我们出发,而是另有计划。按照约定。我们会在东部防线以南的亚金城集结会师。”

亚洛尔点了点头,他对加布里称呼杜维为“大人”表示满意。一旦上了战场,那么军队里,就不允许有“哥哥弟弟”这样的私人称呼了!

看来,这个年轻的罗林伯爵,是一个很明白的人。

按照杜维之前拟订的出兵计划,这次的援军一共包括了:预备役一个师团大约两万人,地方守备军各地抽调的军队大约有三万人,可以整合成一个师团。以及杜维用各种名目在军部那里强行要来的一万人地私军名额。

不过北上的路线也分为了四路。一路人,大约是一万四千人,包括了预备役师团的一部分和dìdū附近抽调的守备军,已经于昨晚,就在dìdū的码头直接承载战船,从澜沧运河一路往东,出海之后,从海路直接奔赴北方前线。这样以最快的速度,尽可能的早点让援军到达东部战线。第二路。则是自己现在所在的这一批进行“出征仪式”的军队,是预备役师团地两个团队,加上部分守备军,一万六千人,从陆路北上,因为这批军队大部分都是骑兵,所以速度也不会太慢。

第三路。则是地理靠近北方的地方守备军,不来dìdū集结,直接奔赴北方。

第四路……则是杜维本人带领了一万私军----可是这一路的行军计划,杜维却没有对任何人透露。

城西,跃马镇后,断背山下,郁金香别院。

“这个时候,

恶魔法则第六百零九章出征与

那个无聊的出征仪式应该结束了吧。”杜维叹了口气。

随后他看了看左右,郁金香别院里,是他招募来的数百名魔法师成员。以及他随身一直带着的五百亲卫骑兵。

“那么,我们也准备出发吧。”他笑了笑,然后看了一眼身后那些神sè各异的魔法师成员,这些魔法师们全部都是他最近招募而来地。虽然魔法师大多生xìng桀骜,不过幸好杜维自己也是有魔法师身份,而且还是大陆著名的魔法天才,同时是魔导师甘多夫的弟子的名分,这点上,就基本排除了魔法师对他的排斥心理----历来的战争之中,魔法师之所以不愿意被帝国的军方调遣。哪怕是参战也都是凭喜好去做事,就是因为高傲的魔法师,无法容忍自己被那些普通的军队将领差遣。

但是杜维,就不一样了。

何况,现在自己怎么说也是对杜维宣誓效忠了。还拿了人家那么多上品的装备。

“各位。”杜维转过身来。看着身前地数百名身穿魔法师长袍的“部属”,这些魔法师长袍全部都是赶制出来的。每个人还被授予了一枚郁金香家族的徽章,以示是效力郁金香公爵本人的私属魔法师扈从队。

“各位法师阁下。欢迎大家来到这里,我知道不要吵闹,我把各位召集来到这里,而不是和大部队一起出发,一定有很多人觉得奇怪……嗯,但是我保证,你们今天看到的东西,一定会让大家不虚此行的!呵呵,各位都是魔法师,当然不能像普通的凡是把握不了的事情军队那样的骑马北上,所以,我在这里,准备好的一样特殊地代步工具哦!”

顿了一下,他故意笑了笑:“而且,这件东西,现在还不是公布的时候,所以不适合和大部队一起出征。现在,我们的出征仪式开始……各位魔法师阁下,请准备好行囊,然后我们准备登舰!”

登舰?

有的魔法师不由的就有些面sè古怪----这里是陆地,登什么战舰?

所以为什么每个以普渡众生脱离苦海为宗旨的宗教的教义都离不开叫人修身养性这一点?道理就在这里可是随后,就看着杜维走到了别院前方地巨大地草场上。

接下来一个身穿白sè长袍的魔法师缓缓走了出来。

白sè长袍……那可是大魔法师身份地象征啊!

可是让这些魔法师们疑惑的是,面前的这位白sè长袍的大魔法师,看上去很是苍老,身材瘦瘦小小,白sè的呼吸,脸庞消瘦,甚至还隐隐的带着几分猥琐的味道。

更主要的是……大陆上,任何一个白袍大魔法师,都是极为少见的强者,每一个的名字都是如雷贯耳,这些魔法师不少人之前是在魔法工会里的,可以说对每一个记录在册的白袍大魔法师都应该很熟悉,偏偏面前这个白袍**师,却面生得很,没有一个人认得。

嗯……不会是冒充的吧……

“各位同僚好。”这个一身白sè长袍的猥琐老头子先是用一个标准的魔法师礼仪对大家鞠了一躬,不管真假,其他的魔法师赶紧都低头还礼。毕竟,这些魔法师扈从队里,可没有白袍法师啊。

“现在,大家将要看到的是郁金香家族的新型魔法战争武器,因为它的面目,之前从来没有公开展露过,所以大家请不要太过惊讶。呵呵,当然了,现在它已经不是秘密的,因为随着我们上战场之后,它的面目将会传遍大陆的。”

说完,他咳嗽了一声:“最后,自我介绍一下,本人的名字叫做……格格巫,大陆八级魔法师。”

这位猥琐的白袍老头子,赫然正是那位老鼠宰相格格巫!

经过了这些年的不懈努力,加上绿袍甘多夫的帮助,他的变形术终于有所突破,变回了人身之后,服下了青chūn不老泉固化了形体之后,终于不用再困在一个老鼠形状的躯体里了。

格格巫?

蓝莓饮料代理加盟
豹纹内裤女报价
学气球造型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