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星武狂潮 第0304章 彻底想多了

2020-01-15 09:17:0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星武狂潮 第0304章 彻底想多了

一言玉琴柳眉轻蹙了一下,心中生出了莫名的躁意,因为班铭此刻的平静让她想起了班铭在白天时的表现,也是这样的古波不惊,好像任何事情都不会让他有丝毫动容。

“三天后,你不用去铭雪静院了。”调整了一下心态,言玉琴平静说道。

“为什么?”班铭问道。

为什么?当然是不想让“舒浩”有一飞冲天的机会。

哪怕今天班铭在“斗阵”中展现出了不凡的阵法天赋,但顾元奇给班铭所能争取到的机会,也就只有三天后的那一次而已。

不管什么原因,如果班铭错过了三天后的考核,哪怕再优秀的天才,铭雪静院也不会再将其录取。

这种事情,并非没有先例。

言玉琴的表情和她的声音一样清冷:“没有为什么,你只需要知道的是,如果你不听我的话,就在今天,你会被打得很惨,而你的这位酒醉的朋友,会因为一些意外,被废掉一身修为,而且从此以后厄运不断,或许会去坐牢,至于罪名,也许是抢劫,也许是杀人,又或者是强奸?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和你的朋友,从此以后,都不会有好日子过……我言玉琴说到做到。”

班铭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

“愤怒吗?你的这个眼神我不太满意,我更期待看到你眼中的恐惧。”言玉琴美丽的面庞上浮现着淡淡的笑容,说出的话语却很残忍冷血,和她娇柔的面庞大相径庭:“不要怀疑我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在银河星盟,也许言家还不能自称做到所有的事情,但却至少能做到大部分的事情。”

“言家?好个言家。”

班铭轻轻笑了起来,心中难以平静,有种火气难以熄灭。

神话之门的降临,带来了很多奇遇,乱世中有很多人和势力趁机崛起了,其中有英雄也有枭雄,更有败类。

班铭不敢说,整个言家都是像言玉琴这样的三言两语就可以随意捏造罪名毁掉他人一生的人,但言家能够出现言玉琴这样的人,可见本身便是有些问题的,只是问题眼中的程度有待考证。

“舒浩”和言玉琴无仇无怨,仅仅因为和龙兴天“斗阵”,就被言玉琴做手脚让他溺死。

现如今,又出言以张超的将来做要挟。

哪怕班铭在百年前已经见了不少恶人,也仍然被这个女人的心狠手辣给震惊了,无法想象究竟是怎样的教育方式,才会造就出像言玉琴这样的性格?

如果言玉琴仅仅是针对他而来,班铭还有兴趣慢慢陪她玩一玩,可是她既然以张超做威胁,那就真的没得玩了。

言玉琴见班铭只是眼神颇冷地看着她,却没有多的表示,柳眉再度蹙了下,一个眼神,向刘怀礼和郭元昌示意过去。

这两人当即会意,同时迈开脚步,步入了包间之内,向着班铭二人逼近过去。

“舒浩,识时务者为俊杰,何必闹得那么不愉快呢?”刘怀礼微笑说道。

郭元昌帮腔道:“是啊,和言小姐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还是乖乖听话吧,以你在阵法上的天赋,言小姐将来一定不会亏待你。”

“你们也是第一军院的知名人物了,却甘愿当一个女人的狗?”班铭略有惋惜地叹了口气,眼帘微微垂了下来,道:“不过,既然选择变成狗,那么你们有被打断狗爪的觉悟吗?”

“你说什么!”

“死到临头还要嘴硬?”

刘、郭二人闻言脸色骤变,身上杀气显现。

虽然从身份上来说,他们的确是言玉琴手下的狗,但这个世上估计没有人愿意被说成是狗。

杀气一现,他们身上就陡然有凌厉气势爆发而出,身子向前一倾,便朝着班铭冲了过去。

他们早已经配合默契,刘怀礼十指微捏,将要施展一门擒拿手法,而郭子安则已经握好了拳头,准备往班铭身上招呼。

在他们得到的资料中,“舒浩”是地境下品的修为,这种修为放在阵法系倒还尚可,但如果放眼整个第一军院,只能勉强算是中等。

所以,他们丝毫没有将班铭当成对手。

这一刻,被怒火填满内心的他们,忘记了班铭轻描淡写只掌将所有金属碎片捏成球的那惊人一幕。

班铭仅仅是用手指轻轻扣了下桌面,金属球顿时震飞起来,旋即屈指一弹,金属球陡然爆散还原成数以百计的金属片,朝着刘怀礼二人射了过去,甚至有一部分是朝着言玉琴三人招呼过去。

“啊!”

不禁刘怀礼二人大惊失色,连两片“绿叶”也是花容失色,一时间身子僵硬,彻底呆住了。

唯有言玉琴,脸色仅仅变了一瞬,就恢复了平静。

“好个心狠手辣的小子!”一个冷酷的男子声音陡然响起。

旋即,一股精神力陡然扫荡进入包间之中,刹那间将所有金属碎片都给凝固空中。

刘怀礼二人生生止住身形,看着距离自己仅不到二十公分的诸多金属片,眼中有了惊恐之色。

而在此时,言玉琴的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留着山羊胡的男子。

言玉琴眼神嘲讽地看着班铭,她可是言家的金枝玉叶,身边怎么可能没有人保护?

事实行,在上一次,便也是这名男子出手,以精神力蛊惑已经神志不清的舒浩,使其坠入湖中。

这名男子目光冷然地看着班铭,意念一动,所有悬空的金属片调转方向,缓缓向班铭和张超逼近过去。

沉默之中,有一种无形的压迫。

“三号,废了睡着的那个人。”言玉琴声音清冷,目光戏虐地看着班铭。

顿时,有一部分金属碎片调转方向,着重对准了睡着了的张超。

班铭轻叹道:“我现在开始相信了,言家的确是能够做到很多常人不能做到的事情,而你言玉琴,也的确可以凭借着言家在银河星盟的地位,为所欲为。”

“现在终于后悔了吗?”言玉琴用眼神示意代号为三号的男子停下,嘴角噙着一抹得意,道:“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和龙哥哥作对。”

“龙兴天何德何能,能够得你言大小姐如此倾心于他?”

言玉琴闻言淡淡一笑,目中泛着灿烂之色,道:“对于龙哥哥而言,第一军院只是个小池塘,甚至太阳系也只是个小水洼,他迟早会有腾上九霄的那一天。”随即用厌恶的眼神看着班铭,“而你舒浩,本就该老老实实当他踏入铭雪静院的垫脚石就好,却居然敢羞辱于他,已经是罪大恶极……”

班铭闻言很是无语,虽然不明白言玉琴为什么那么看好龙兴天,但他觉得,如果龙兴天改名龙傲天,或许还真的有点儿搞头。

还是这言玉琴看多了路上那些乱七八糟的,将自己代入到了某个女主角色当中?而将龙兴天当成了自己命中注定的男主?

想到,班铭就不禁又想起了杨雅人。

这丫头,以前为了追他,可是没少花心思,也是看了很多路,钻研各种言情套路,将自己定性为女一号,而将夕梦研打上反派女二号的标签,可是她自己的所作所为,却都更像是货真价实的女二号。

刹那间诸多思绪涌上心头,班铭突然对眼下这种事情没了兴致,挥了挥手,意兴阑珊地道:“你们走吧,如果现在就走,我就当这一切都没发生过。”

听到这话,不光言玉琴一愣,连刘怀礼等人也是个个面色古怪起来,看班铭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因为无论怎么看,这时候的主动权都不在班铭手里,连性命都在三号的一念之间,居然还敢说出这汇总狂言?

“呵呵,你觉得现在的你,有说这种话的资格吗?”言玉琴眼睛微眯成了月牙形,像是在看一只做最后挣扎的小老鼠。

班铭仅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我究竟有没有说这种话的资格,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言玉琴秀眉一动,想不通班铭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自信,突然感觉自己耳朵上的镶钻耳钉突然微微一震,视野之中出现了只有她才能看到的来电显示画面。

打来的人,是她的一个堂哥。

略一犹豫,她先连接了通话。

视野中,立刻出现了一个相貌英俊的男人,神色很是严肃。

通讯一接通,这名那人就道:“玉琴,你现在是不是在乐天厨酒店,在一间包间的门口?”

“是啊,堂哥你怎么知道的?”言玉琴愣住。

男人英俊的脸孔一下变得有些狰狞:“你是白痴吗?就在一分钟,南杭市电视台突然受到干扰,变成了你所在的那家酒店的监控画面,你所说的那些话,一字不漏地播放出来了,而且你居然白痴到说出自己的名字?若不是电视台的人紧急切断了信号,真不知道你还会说出什么话来?”

言玉琴脑中顿时嗡一声响,彻底呆傻了,旋即,一张俏脸像是看见了怪物一样,死死盯着开始往自己的杯子里倒酒的班铭,颤声道:“是你做的?”

班铭抿了一口酒,淡淡的目光看着桌面,思绪似乎飘到了其他的地方。

“是你!一定是你!”

言玉琴想到刚刚班铭说的“你马上就会知道了”,就再也无法维持刚开始出现时的居高临下的姿态,失态地叫起来,声音里有了些许不易察觉的颤抖。

她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因为她想起了最开始说的那几段话,开门见山直接用言语威胁,提到要给张超罗列罪名毁掉他的一生,甚至还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又直接打出了言家的名号……那样的话语,听到任何人的耳朵里,都是绝对的嚣张跋扈,目无王法,足以引发巨大民愤!

哪怕言家现在在银河星盟有着颇为重要的地位,但也不是真正的一手遮天,乃至有不少的对手,这段视频现在被播放出去,几乎可以肯定会被这些对手当成利刃,在媒体和络上造势,打击言家声誉!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言玉琴!

言玉琴两腿微颤,后背冷汗直冒。

她虽然是言家子弟,但却不是真正核心的那一种,犯下这样的过错,她简直无法想象,自己回去之后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只是,她想破脑袋都想不通,这里的监控画面怎么会突然直播到电视台去的。

班铭从头到尾都坐在那里,动都没有动一下。

她心中陡然生出了森森寒意,开始觉得,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一个针对她或者针对言家的圈套。

“舒浩”和张超是故意离开学校,出来吃饭,为的就是给她创造机会,让她往里面钻!

为此,早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旦她入,所有准备就犹如雷霆般发动。

敢于这样针对言家,这“舒浩”的背后,必然另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在支撑!

而且,她“霍然开朗”了,终于明白了舒浩为什么没有被淹死的“真相”!

有这样的强大势力做为后盾的舒浩,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弄死?

——从小接受的精英教育,让言玉琴在瞬息间自以为聪明地想到了以上种种。

而事实是,她彻底想多了。

班铭的背后并没有任何势力,有的仅是“能力”。

时代在变化,科技在发展,但很多东西还是万变不离其宗,比如说电视台的信号,还是那种由微电流转化而成的号,只是加密的方式更加先进了而已。

这种加密方法,或许可以让无数的黑客愁出白头发,但对于班铭来说,就犹如吃饭喝水那么简单。

几乎就是几个念头的事儿,就在言玉琴用眼神示意刘怀礼二人出手的时候,班铭就轻轻松松截取了这个酒店里的监控画面,然后截断电视信号,插入监控信号,将先前的画面播放了出去。

他很好奇,在这种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之后,言玉琴还会不会对他出手?或许会主动保护他也说不定,毕竟一旦他和张超出事,很容易就会让人想到幕后主使是言玉琴。

莒南县中医院怎么样
乐平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北京哪家医院最好
酒泉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无锡治癫痫病费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