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反派修仙传 第72章 被挑战

2020-01-15 12:17: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反派修仙传 第72章 被挑战

“令师弟,你我联手将其拿下,到时候我定在相师兄面前替师弟讨要解药!”

申文柏看着天刑草女修,招呼着身后令石安,就要一鼓作气将灵草抢回来。

“哎!师弟?”他话刚说完,见发现令石安并不理睬自己,竟是大步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令石安看着苏苑上次见到时,两人一样同是炼气五层修为,短短数月不见这人竟是连进两层,瞬间将自己炼气六层给比了下去。

苏苑轻蹙秀眉,这二人是被天刑草引到此地,恰巧遇到自己而已。她再怎么自己有辟心隐在身,实在不行就躲起来离开就行了,根本不用惧怕对方。

这位师妹?金叶芝是否在你手上?”

“金叶芝”申文柏喃喃地嘀咕,随后目光看向苏苑,天刑草女修闻言,亦同样将目光放在她身上。

被三人同时看着,苏苑不置可否。

就在令石安张口想说些什么时候,耳中传来同伴申文柏急切地声音:

“石安老弟,哎……又被她跑掉了,我且先行一步。”

原本申文柏还希望令石安在旁能协助一二,但见他二人言语中涉及到金叶芝,指望这位同伴帮忙已是不可能。申文柏哀叹一声,随后法决打出,也不等他回答,便驱使着法器向低空追击而去。

见两道黄芒消失在天边,令修士收了心神继续看向苏苑。

苏苑于天刑草女修并不相识,自然不会在意:“莫非令师兄想抢回金叶芝不成?”

令石安胖脸堆笑:“凡炼气期修士皆会为之动心,更何况那灵药确实与我大有用处!”

“只要师妹能将此物交出,在下绝不会为难。”

“哦?”苏苑歪头看向他,自持修为比对方高上一层并不以为意。

“论修为,在下自然不敢硬拼,但……”

他说着一拍储物袋,数杆法旗蓦然出现,随后袖炮一挥,法旗没入各个方向不见了踪影。

“法阵?”

论修为令石安可能不及,但是他在法阵上还有点研究,也正是凭借有此长处,他才敢与之拼上一拼。

当日,竹林一行,苏苑曾在在五行巨刃阵中全身而退,这对在阵法上一直颇为自得的令石安来说,算是一种挑战。

此时又见对方修为猛涨,竟超越了自己,将替崔高阳报仇的心思放在一边暂不考虑,令石安心中不得不对苏苑实力好奇。

只要法阵启动,必然不能单以修分胜败。令石安心中来回合计盘算,胖脸上更是假惺惺地对苏苑“嘿嘿”一笑。

此时,见苏苑正悠悠然站立原地不动,竟没有丝毫恐慌,令石安心中稍有不快,收了心神面上一沉,粗粗地声音道:“在下并不想与师妹为敌,但这金叶芝却是关乎性命的事,还请见谅。”

这话听来客气,穿到苏苑耳中却有凛然不惧之意,把玩着手指黑棍道:“既然如此,师兄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话间,忽然打出几个法决,辟心隐施展开来,不待令石安做出反应,一眨眼功夫凭空消失不见。

虽然已经将法旗布好,但若要启动却还要时间。

令石安诧异,就在他目光来回扫动间,搜寻瞬间,只觉身前冷风吹过,抬眼再看却是苏苑恍如鬼魅般,出现在他身前一丈开外。

她单手持棍,棍身蓝芒闪动直指自己脖颈,散发出阵阵肃杀之意。

令石安不敢相信,他慌忙运灵力,这就要倒射跃出。

但就在此时,他忽地察觉出头顶低空中,白芒顿显,一丈许大圆环赫然出现,圆环所发白光化出一道白蒙蒙光柱,稳稳将其罩入其中。

一惊之下,令石安面色大变,只觉体内灵力运转停滞,竟不能再如先前般调动发力,肥胖身躯在光柱中来回打转不停冲撞,但任凭力气再大,也不能破出。

苏苑莞尔,这意化决还是第一次使用,但看对方如笼中之鸟,此效果已让她甚为满意。同时心中也暗暗庆幸。当时冯修士修为尚浅,并未完全掌握此法,否则……

这一招致胜的感觉,还是第一次体验,她心中美美再围绕光柱转了圈后,冷笑道:“令师兄,怎么样?”

“师妹,这……这……”

两人虽只是一层差距,但苏苑已经将辟心隐和意化决完全练会,自然强他不少。

“师兄是否还要夺我灵药?”

令石安嘴角抽搐,胖身子轻晃几下,闷头不语。

苏苑冷冷道:“我来问你,与你同来那人为何对天刑草如此紧追不舍?你们收集这等灵物有何作用?”

令石安自知难逃这光柱束缚,踌躇片刻道:“先前已向师妹讲明,我并不想于师妹为敌,之所以这般也是迫不得已!”

“哦?”

“在下不敢欺瞒!”见苏苑并没有马上斩杀之心,令石安也不犹豫,三言两语将自己和申文柏身受禁制,被相师兄威胁利用的事一一讲了出来。

“若非有相师兄胁迫,我与申师兄断不会如此拼命,做出这般吃力不讨好的事。”

“我来问你,照你们所说,这位相师兄用禁制控制你们,那他收集这么多灵药灵草有何用处”?

令石安耸了耸鼻子:“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说完不等苏苑瞪回去,又补充道:“不过,相师兄所用法术甚为奇特诡异,我还从未见过有人如他那般,他所主修功法似乎并不是我门幻天决。至于灵药用处……”

“我并不敢问及此事,不过听他语气似乎是受了极重的伤,想要尽快恢复法力。”

苏苑微微一怔,道:“那他现在修为如何?”

“估计在炼气八层以上。而且这段时间,他一直在闭关,我们只管按吩咐行事换取少许解药,近段时间并未见得他本人。”

“苏师妹,在下确实被迫才敢于你争抢灵药,还请师妹手下留情!”

苏苑抬手将黑棍横在胸前,神色凛然:“哼!相师兄对灵物这般不舍,此次若是放你回去通风报信,岂非给自己凭添后患?我可不想向刚才那天刑草女修一样,被人追的满地找牙。”

令石安有些手足无措,抽搐着胖脸上眼珠一转,慌忙道:

“师妹,想抢你灵药的并非我令石安,而是相师兄。既知你身怀灵药,他又怀抢占之心,即便今日你杀了在下,说不得,来日相师兄还会出关亲自前来寻你讨要。倒时候……”

见苏苑听了这话脸色越来越难看,再偷眼看过后,他声音略缓,道:“在下并非好杀之人,但也并不甘心就这样被相师兄牵制。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帮上苏师妹,就是不知师妹作何感想?”

苏苑将黑棍微微一扬,厉色道:“什么办法?你说出来听听。”

令石安吞了口唾沫,道:“只要师妹这次能放了在下,我愿意将身上全部灵石送与师妹,以做报答。”

“灵石?呵呵,灵石固然不错,但令师兄觉得灵石可以救命吗?”见得对方这般,苏苑先是神色一动,想起申文柏对天刑草那股执着,继续道:“更何况,杀了你,储物袋东西还不是尽数归我所有。”

令石安额上冷汗涔涔,心念急转,道:“师妹,你可还记得当日竹林中,我高阳老弟的五行巨刃阵?”

建平县医院预约挂号
明光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南昌治疗阴道炎医院
榆林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